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766章出賣

第1766章出賣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186

陳旭柏無疑是演了一場很出色的戲.在場的人.就算是那些不支持陳旭柏的人在聽到他的這句話之後.也都是有點被他所感染.畢竟.沒有任何一個人都是希望自己所在的宗派可以壯大.那樣.就算是以後走在街上也可以昂首闊步一些.跟人說話也可以大聲一些.

只是.莫、言兩位長老此時卻是錯愕不已.陳旭柏不是說好了要跟自己一起分享的嗎.如今.怎麼是他獨自的佔了便宜.而將他們兩個拋之一旁呢.他們很清楚宗主之位代表著什麼.一旦讓陳旭柏登上了宗主之位.那他們的地位就很明顯的要比陳旭柏低一等了.這可不是他們所願意接受的事情.原本是平起平坐的.而如今卻忽然間別人升職了.自己還是原地不動;重要的是.那個升職的人以前還跟自己說的好聽.說什麼以後一起掌控寒霜宗派.此時此刻.他們也都明白過來.自己被賣了.被陳旭柏給賣了.心裡的憤恨可想而知了.

「我反對.」莫長老和言長老對視了一眼.憤憤的說道.被人出賣的感覺很不好受.特別是自己被人賣了.卻還傻乎乎的在幫人數錢.心裡的憋屈就別說了.

這是陳旭柏早就料到的事情.如果他們不提出反對.他才覺得奇怪呢.轉過頭.陳旭柏嘴角掛著一抹冷笑.說道:「莫長老.你有什麼意見嗎.」

「當然有.」莫長老說道.「還有一年的時間.少主就成人了.宗主之位理應由少主繼承.這也是寒霜宗派的規矩.讓你做宗主.有些難以服人心.」

「你說什麼.陳長老做宗主那是眾望所歸.有什麼難以服人心的.我們都是支持陳長老的.況且.少主都沒什麼意見.你憑什麼說三道四.」一個與會的年輕人說道.他是陳旭柏的嫡系.一直都很受陳旭柏的器重.如果陳旭柏坐上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對他自然是好處多多.況且.也需要在陳旭柏的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衷心.所以.毫不猶豫的站了出來.

冷笑了一聲.莫長老掃了年輕人一眼.說道:「這裡什麼時候有你說話的份.簡直是沒大沒小.」

陳旭柏淡淡的笑了笑.並沒有因為莫長老的刁難而又任何的慌亂和緊張.一臉的輕鬆.絲毫沒有把他放在眼裡.轉頭看了那個年輕人一眼.說道:「小五.跟莫長老說話怎麼可以這種語氣.以後注意自己說話的態度.知道嗎.」雖然好像是在責怪那個年輕人似的.但是他的語氣里卻是沒有任何哪怕一點點的責怪.年輕人自然也明白.這個時候惡人自然是自己做.自己做白臉.陳旭柏唱紅臉.那樣才能加的體現他的大度和無私.獲得高的支持.所以.很配合的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對不起.莫長老.」

「哼.」莫長老冷冷的哼了一聲.沒有說話.這點小伎倆他還是看的透的.如何會不清楚他們心裡在想什麼呢.

陳旭柏看了莫長老一眼.說道:「莫長老.我知道我這麼做的確有點不合規矩.不過.這是緊急時刻.也是迫不得已的辦法嘛.我也是臨危受命.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做這個宗主.可是為了少主.為了寒霜宗派我卻不得不扛起這份擔子.身為寒霜宗派的人.這些是我分內的事.」

不慍不火.不怒不爭.說的自己好像十分的委屈似的.而不是自己很想做這個盟主.自己也是臨危受命.是為了寒霜宗派的未來著想.

頓了頓.陳旭柏又接著說道:「如今武道五大宗派之中.就屬我們寒霜宗派勢力最弱.而且.因為我們沒有宗主的領導.使得權利分化.從而沒有辦法統一的調度和支配.甚至.有時候是各做各的事情.這就被其他的宗派有可趁之機了.少主是宗主唯一的骨血.是我們寒霜宗派的未來.怎麼能讓少主在這個時候出任何的危險呢.一旦少主繼任寒霜宗派的宗主.勢必會面對無數的危險.為了少主.為了寒霜宗派的未來.如今這個辦法是最好的辦法.當然.如果大家都覺得這件事情這麼做很不妥的話.那我可以不做這個盟主.只是.你們願意眼睜睜的把少主推到風口浪尖上.讓她去承受那麼多的危險和責任嗎.」

白玉霜面無表情.好像陳旭柏所說的事情跟她沒有半點關係似的.既然已經決定這麼做了.那就是離弦之箭.是收不回來的了.她沒有必要再去為這件事情或喜或悲.從小到大.這麼多年的艱苦.也讓她學會了一些東西.那就是忍耐.葉謙轉頭看了白玉霜一眼.嘴角微微的勾起一個弧度.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真正的高手要喜怒不形於色.那些整天就知道張牙舞爪的人其實都是紙老虎.真正最可怕的.是那些面對敵人也可以做到心如止水.起碼.臉上也要表現出一副很平和模樣的人.

雖然葉謙早就對陳旭柏的陰險狡猾有些了解.但是.卻還是不得不佩服他今天的表現.無疑.這讓他在眾多寒霜弟子的面前掙足了分數.獲得了很大的支持.莫、言兩位長老跟他一比.很明顯的相形見拙了啊.

胡可也是一位商場上的高手.雖然不像宋然那般遊刃有餘的指揮整個昊天集團.可以在對南美實施金融打擊的時候仍然面不改色;但是胡可卻是也算得上是一位人才.否則.當初的金碧輝煌也不會在她的打理之下而那麼的出色了.商場上.人性百態.什麼樣的人你都有可能遇到.所以.她自然也清楚陳旭柏是一位陰謀家.一個很善於將自己擺在劣勢獲得同情分.也是一個很善於在適當的時候表現出自己的強勢.獲得信任感的人.

莫長老卻是冷冷的笑了一聲.說道:「你不必跟我說這麼多大道理.我不懂.你自己心裡清楚.你到底想什麼.不要把自己說的多麼的偉大.論實力、論智慧.你根本就不配做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我不知道你是用了什麼手段去威脅少主的.不過.少主是寒霜宗派未來的繼承人.她理應承擔起這份責任.不管再危險都好.她都必須要去做.」接著.轉頭看向白玉霜.說道:「少主.你告訴我.是不是陳長老威脅你.如果是的話.你說出來.我和言長老一定替你做主.我們跟隨了宗主那麼多年.打下寒霜宗派.我們絕對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寒霜宗派落到別人的手裡.」

說的大義凌然.卻忘記了到底是誰當初跟陳旭柏陰謀計劃著要殺害白玉霜.可惜.這些東西他沒有辦法說出來.因為如果說出陳旭柏想殺白玉霜的話.也就等於是說自己想殺白玉霜了.這個罪名還是不小的.說完.莫長老轉頭看了言長老一眼.希望可以得到他的支持.那樣的話就是二對一了.況且.自己被陳旭柏給賣了.言長老也是.所以.此刻兩人應該站在同一條陣線之上.卻對付陳旭柏.

然而.言長老的反應卻是非常的平淡.只是尷尬的笑了笑.卻是什麼話也沒有說.莫長老微微的愣了一下.眉頭緊緊的蹙在了一起.臉上浮起一抹濃烈的憤怒之色.他知道言長老在想些什麼.無非就是想作壁上觀.看著自己跟陳旭柏廝殺.他好坐收漁人之利.心裡卻是狠狠的將言長老罵了一頓.連他祖宗十八代的女性都問候了一遍.這都什麼時候了.還玩這些小把戲.等自己被陳旭柏給滅了.他還能活嗎.最重要的是.莫長老覺得從一開始自己就被他給賣了.是他用眼神示意自己說話的.可是結果他卻是選擇沉默不說.這分明就是擺自己一道嘛.

陳旭柏雖然是一副很淡然輕鬆的模樣.不過.這卻是外松內緊.這個時候他是絕對不允許有任何的意外發生的.所以.也一直的注意著他們兩個的表情變化.將他們的眼神盡收眼底.嘴角不自覺地勾起一抹笑意.他明白是怎麼回事.這也是他的一個依仗.幾大長老都是不合的.勾心鬥角.都恨不得別人打的頭破血流.自己坐收漁人之利.言長老這樣的反應.陳旭柏心裡卻是十分開心的.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只有這樣.自己才能全心的對付莫長老.等解決了他.再集中力量收拾了言長老.分而擊之.是最好的辦法.

聽了莫長老的話.白玉霜的心裡猛然一跳.彷彿升起了一抹希望.是啊.如果莫長老和言長老在這個時候都支持自己.那麼.不就可以趁機除去陳旭柏了嗎.那自己離成功不也是又進了一步嗎.她不由得有些心動.

「我……」葉謙看到白玉霜的表情.知道她想要做什麼.心裡一驚.慌忙地在下面狠狠的掐了白玉霜的大腿一下.白玉霜的大腿豐潤而有彈性.可是被葉謙這麼用力的一掐.還是忍不住「嘶」的一聲.倒吸一口冷氣.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