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780章往昔辛秘

第1780章往昔辛秘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276

女孩子的心思就是那麼的讓人琢磨不透,自己沒招她沒惹她的,無緣無故的又說這些話嗆自己,真是讓葉謙有些哭笑不得。不過,葉謙跟冰冰相處了也有一段時間了,知道她的脾氣,知道她並沒有什麼惡意,所以,倒也沒有放在心上。

地下室里有一座鋼鐵鑄就的監牢,看來以前無名利用這裡關押了不少的人吧?還真的有些讓人意料不到呢。就連葉謙在這裡待了那麼長時間,也沒有發現這裡有一個地下室。不過,這也難怪葉謙,畢竟,葉謙沒有想過要調查這裡。

監牢里坐著一個人,正是莫長河,披頭散髮的,跟他當初的形象有很大的差別。看來,不管是哪裡的監牢,都是很折磨人的地方啊,沒有幾個人會跟謝飛那個白痴一樣,心甘情願的跑去坐牢。

看到冰冰走進來,莫長河「呼」的一下站了起來,吼道:「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把我抓來這裡?快放了我。不然等我出去,我一定把你碎屍萬段。」冰冰也不理會他,任他百般辱罵,也不回嘴,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冰冰本就不是一個喜歡說話的人,就算是對待自己熟悉的人,包括天網的那些人話都不多,更別說跟莫長河廢話了。

「冰冰,這可是你不對啊,你怎麼把莫長老給關起來了啊?哎,你真是的。」葉謙一臉人畜無害的說道。

莫長河微微一愣,看到葉謙和白玉霜的時候,整個人忽然的怔了一下,有些詫異。「你們怎麼會在這裡?」莫長河驚愕的問道。

「冰冰,快把門打開,我有話要跟莫長老說。」葉謙說道。冰冰冷冷的哼了一聲,把鑰匙丟給葉謙,轉過頭去。葉謙無奈的笑了一下,過去打開監牢的門,走了進去,說道:「莫長老,不好意思,委屈你了,我也沒有想到這丫頭竟然會這麼沒分寸,莫長老可千萬不要見怪啊。」

莫長河微微的愣了一下,詫異的看了葉謙一眼,就算他再怎麼的衝動愚鈍,此時也能夠猜出一些什麼了。「是你那天讓她來救走我的?」莫長河疑惑的問道。

「不錯。」葉謙微微的笑了笑,說道。

「你為什麼這麼做?」莫長河說道,「讓陳旭柏知道你派人救走我,他可不會放過你?你難道不怕他的報復嗎?」

淡淡的笑了笑,葉謙說道:「怕什麼?既然我這麼做了,又怎麼會害怕呢?至於我為什麼這麼做,我想,莫長老應該猜的出來吧?我也實不相瞞,之所以把宗主令牌交給陳旭柏,支持他登上寒霜宗派的宗主,那也是沒有辦法的權宜之計。你應該很清楚,陳旭柏的勢力,玉霜什麼勢力也沒有,去跟陳旭柏斗不是找死嗎?只有這樣做,才可以保住性命。」

「是嗎?你不是陳旭柏的走狗?」莫長河冷哼一聲,說道。

「你不相信可以問玉霜啊。她是寒霜宗派的少主,又是你從小看著長大的,她的脾氣你應該清楚吧?你覺得她會是陳旭柏的走狗嗎?」葉謙說道,「這也是暫時保住自己的辦法,如果不這樣做,陳旭柏就不會留下她。只有這樣,我們才有機會。」

莫長河微微的點了點頭,的確,根據自己對白玉霜的了解,她真的不像是那種人。頓了頓,莫長河說道:「既然這樣,那天為什麼你們不站出來?我相信當時只要你站出來,我就更加能站得住腳,言計豐那個小人也一定會站在你那邊,他陳旭柏還能耍出什麼花樣?」

無奈的搖了搖頭,葉謙笑了笑,說道:「莫長老,你覺得真的是這樣嗎?難道你到現在還看不出來,陳旭柏早就是有準備了嗎?就算當時玉霜站出來,也根本就改變不了什麼,只能是讓陳旭柏多了一個借口斬草除根而已。莫長老千萬別見怪,我們這麼做,也只是想保住自己而已。」

「那你救我做什麼?」莫長河問道。

「其實把莫長老關在這裡,也是為了莫長老好。現在陳旭柏四處的派人打探你的消息,如果讓他知道你的下落,肯定不會放過你的。我們又害怕莫長老衝動去找陳旭柏,所以,只有出此下策了。」葉謙說道,「我們之所以救你,道理很簡單,因為,我們需要一個幫手去幫忙對付陳旭柏,單單依靠我們,根本就不足夠。」

「哼?幫你們?你是想利用我吧?我莫長河雖然不聰明,但是也不至於那麼笨。」莫長河說道。

「不錯,我是想利用你。但是,這也是在幫你,不是嗎?」葉謙說道。

「你倒是很坦誠啊。」莫長河說道。

「既然大家合作,自然要坦誠一些。」葉謙說道,「我想對付陳旭柏,我想,莫長老也同樣想對付陳旭柏吧?就算你不對付他,陳旭柏也容不下你,不是嗎?所以,我們有共同的敵人。」

「沒問題,陳旭柏那個小人,有我沒他,有他沒我。我一定要殺了他,他竟然利用我,陷害我。」莫長河說道,「他也不想想,如果沒有我,他能有今天嗎?他能有那麼大的勢力嗎?他能對付的了柳明立嗎?」

「你那天說的話是真的嗎?是陳旭柏殺害了我母親?」白玉霜見葉謙到現在都在扯一些沒用的話,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葉謙一愣,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他也擔心莫長河也參與了殺害白玲的事情,不肯老實的交代,所以,想一步步的引莫長河自己交代。可是,沒想到白玉霜竟然這麼迫不及待。

莫長河微微的愣了一下,說道:「好,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訴你。不錯,宗主的確是陳旭柏害死的。不單單是他,我、言計豐、柳明立都參與了。」

白玉霜渾身一陣,身上湧出很強烈的憤恨,渾身的殺氣涌了上來,一副要衝上去把莫長河碎屍萬段的模樣。胡可也同樣是氣憤不已,可是,她畢竟要比白玉霜成熟,深深的吸了口氣,將自己心中的憤怒壓制下去。拉了了白玉霜的手,示意白玉霜冷靜。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一五一十的說出來。」白玉霜說道。

「你是威脅我嗎?」莫長河冷哼一聲,說道,「我知道我說出來之後,你肯定不會放過我,我也沒有想過會讓你原諒我,所以,你不用威脅我,沒用。大不了就是一死,我早就豁出去了。」

「你……」白玉霜氣的有些說不出話來。

葉謙轉頭看了白玉霜一眼,示意她安靜。接著轉頭看向莫長河,淡淡的笑了笑,說道:「莫長老誤會了,玉霜沒有要威脅你的意思。你也應該理解,這丫頭聽到這個消息,難免會有些激動。我葉謙雖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是我們既然救了莫長老出來,就不會在這個時候殺了莫長老。況且,我們現在還有一個共同的敵人,不是嗎?如果我殺了莫長老,豈不是便宜了別人?」

「當年宗主生下少主的時候,身體十分的虛弱,那時候宗主十分的信任我,還想著把宗主之位傳給我。而且,也只告訴我她受了傷,傷勢很重,無法痊癒。那時候柳明立在寒霜宗派勢力最大,我為了能夠順利的繼任寒霜宗派的宗主,就去拉攏陳旭柏,並且,把宗主的意思跟他說了,宗主身上有傷的事情也跟他說了。陳旭柏也說的很好,說是一定會支持我。」莫長河說道,「可是,誰知道沒有多久,宗主竟然無緣無故的死在自己的房間里,身上中了好幾刀。」

說到這裡的時候,白玉霜和胡可都不禁有些眼眶濕潤,彷彿,莫長河所說的一幕真實的出現在她們的面前似的。

「我也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會跟陳旭柏有關係,當初我調查的結果是柳明立做的手腳,可是我卻根本沒有實力去對付他,也只好就這麼拖著。可是,那天陳旭柏的表現,讓我很確信,當初的事情只怕跟他少不了關係。」莫長河說道,「柳明立為人沒有那麼多歪心思,一定是陳旭柏煽風點火,柳明立才會下手。否則,柳明立為什麼早不動手晚不動手,偏偏是在我告訴陳旭柏宗主受傷的事情之後呢?如果不是陳旭柏告訴柳明立宗主受了傷,柳明立又怎麼敢對宗主下手呢?」

葉謙的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根據那天周羽的說法,白玲的死應該是跟鄒雙有關係,怎麼會跟陳旭柏也有關係呢?難道說他們之間本來就有聯繫?葉謙的心裡不由的升起一股冷氣,如果真的是這樣,自己跟陳旭柏之間的事情只怕鄒雙也清楚吧?不過,仔細的想想,似乎又不太可能。可能是因為那天的事情之後,陳旭柏和鄒雙之後矛盾越來越深,所以,互相敵對了吧?

「宗主雖然不是我所殺,但是卻是因我而死,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莫長河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是我間接害死了宗主,所以,你們要殺我,我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不過,我不是喜歡束手就擒的人,你們想殺我,也要拿出你的實力出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