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785章始料未及

第1785章始料未及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186

言計豐有些措手不及,完全沒有料到,沒有料到自己竟然會在敗在白玉霜的手裡,不過,事已至此,他已經沒有了退路了,不管白玉霜是不是肯站出來,他都必須解決了陳旭柏,甚至,連白玉霜一起解決了。

葉謙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如果要殺陳旭柏,又何必這麼麻煩呢,找一個槍手,當陳旭柏站在台上的時候直接將他狙殺掉,一槍爆頭不就行了嗎,這樣做,動靜似乎有些太大了啊。

「言計豐,你陰謀殺害宗主,等同於叛逆。」陳旭柏冷哼了一聲,說道,「想要除掉我,你還不夠資格,也好,既然你這麼做,那也就怪不得我不講情義了。」陳旭柏也同樣有些沒有料到,是不是自己逼迫白玉霜,他自己心裡十分的清楚,如果換做一般人,在這種情況之下,肯定會站出來狠狠的捅自己一刀吧,不過,白玉霜並沒有這麼做,看樣子是葉謙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陳旭柏轉頭看了葉謙一眼,微微的點了點頭,看來自己還真的沒有信錯這個小子,的確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有了這小子,以後自己統一武道就不是空想了。

葉謙倒不是不想陳旭柏死,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況且,葉謙以為陳旭柏那麼聰明的人,不可能完全沒有準備的,言計豐知道陳旭柏一定會除掉自己,難道陳旭柏會不知道言計豐也一樣會對付自己嗎,所以,葉謙決定等著看一看,如果陳旭柏真的不行了,那自己索xìng就趁著這個機會把言計豐也一起除掉,讓白玉霜坐穩寒霜宗派的宗主。

「哼,想要殺我,言計豐,你還不夠資格。」陳旭柏的話音落去,猛然的撤掉身上的外套,赫然只見他身上竟然穿著一件避彈衣,炸彈威力雖然大,不過,碎片並沒有插進他的要害,所以,他雖然受了傷,但是卻並不大礙,冷冷的笑了一聲,陳旭柏說道:「言計豐,你以為我會一點準備都沒有嗎,你了解我,我也同樣了解你,從那天你沒有站出來支持莫長河開始,我就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跟我玩,你還不夠資格。」

白玉霜不由的愣了一下,暗暗的鬆了口氣,慶幸剛才幸好是葉謙提醒自己,否則自己只怕就做了無法回頭的事情了,白玉霜的確是沒有料到陳旭柏竟然還有這一招,始料未及啊,如果是葉謙的話,他絕對不會選擇是言計豐這樣的做法,因為太過的簡單了,在狼牙的時候,葉謙對付敵人,從來都是打頭,因為那樣才會一槍斃命,打心臟可就未必了,好像陳旭柏現在這樣,身上穿著避彈衣,那就是白白浪費子彈,除非是那種穿透力很強的穿甲彈差不多。

言計豐一陣錯愕,顯然是有些沒有料到,愣在那裡有些不知所措,沉默了片刻,言計豐憤憤的說道:「老狐狸,我真是太低估你了。」

「哼,是你自己找死,可就怨不得我了。」陳旭柏說道,「來人。」話音落下,無數的人從一旁沖了出來,全副武裝,手裡都拿著武器,顯然是早有準備,看到這樣的情形,言計豐也知道自己上了陳旭柏的當,看樣子,陳旭柏讓自己cāo辦這個繼任大典,就是料定自己會對他下手吧,想故意的引自己暴露,他才好有借口。

在座的那些賓客都是微微的撇了撇嘴巴,沒有要上來勸阻的意思,這是人家的家事,哪裡輪到他們管啊,再說,能管他們也不會管啊,他們巴不得陳旭柏和言計豐拼個你死我活,兩敗俱傷呢。

「原來是早有準備啊,老狐狸,我真是太低估了你。」言計豐說道,「這一幕只怕是早就在你的算計之中了吧,你就是想找個借口除掉我,現在終於可以稱心如意了,對嗎。」

「獵物再聰明,也始終逃不過獵人的手掌心。」陳旭柏說道,「如果不這麼做,以你的狡猾怎麼可能會站出來呢,你跟莫長河不一樣,他很衝動,有什麼事情藏不住,會表現出來,而你,卻可以忍住,這就說明你比他要難對付,所以,對付你,就必須要用不一樣的手段,言計豐,束手就擒吧,免得動手,傷了寒霜宗派的弟子。」

深深的吸了口氣,言計豐說道:「陳旭柏,當天你殺不掉莫長河,今天你也一樣殺不了我,你以為你穩cāo勝券了嗎,好,我也讓你見識一下我真正的實力,我言計豐不是那種束手待斃的人。」話音落去,言計豐拍了拍巴掌,瞬間,從外面湧進一幫人,人數不下陳旭柏的那些人,「你以為我會那麼傻,做事沒有兩手準備嗎。」言計豐說道,「咱們今天就拼個你死我活,看看誰才是寒霜宗派的宗主。」

陳旭柏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說道:「莫長河是你救走的,他現在在哪裡,你可知道窩藏宗派的叛徒是什麼下場。」

「陳旭柏,你這些話用來嚇唬小孩子還可以,跟我就不必玩這些花樣了。」言計豐說道,「別說莫長河不是我救走的,就算是我救走的,你也從我口中問不出任何的消息。」

臉sè陰沉下來,陳旭柏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轉頭掃了在場的賓客一眼,陳旭柏說道:「各位,大家請先離場,我們有些家事要處理,各位宗主可以先去偏廳稍坐,待會陳某再來給各位賠禮道歉。」說完,轉頭看了自己的手下一眼,那人微微的點了點頭,過去引導那些賓客離開。

雖然那些人有些不願意離開,希望留在這裡看戲,但是,既然陳旭柏已經發話了,他們也不好說什麼,再說,過程並不重要,只要知道結果不就行了嗎,所以,那些人還是齊齊的站了起來,跟著那人朝偏廳走去。

葉謙微笑著轉頭看了胡可和白玉霜一眼,說道:「我們也退遠一點吧,別被殃及進去可就不划算了,我們找個遠一點的地方坐下看著就好,這是他們的事情,我們就好好的看著就行。」

「可是,損失的都還是寒霜宗派的實力啊,我們要不要阻止一下。」白玉霜說道。

「能阻止的了嗎。」葉謙說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做大事就需要有犧牲,而且,雙方有很多人都是他們的死忠,這些人不死,對你以後也會是一種威脅,所以,讓他們狗咬狗,兩敗俱傷是最好的辦法。」

白玉霜微微的愣了愣,隨即點了點頭,沒再說話,她知道葉謙說的也有道理,就算她現在站出去,又能做的了什麼,能阻止陳旭柏和言計豐兩虎相爭嗎,能阻止這場戰爭嗎,顯然是不能,她能做的,就只有安安靜靜的在一旁看著。

接著,陳旭柏高高的舉起令牌,說道:「寒霜宗派的弟子聽令,言計豐意圖謀殺宗主,陰謀造反,乃是寒霜宗派的叛徒,大家一起將他拿下,我會重重有賞。」伴隨著陳旭柏的話音落下,首先是陳旭柏最忠實的手下對言計豐發動了進攻,剩下的那些寒霜宗派的弟子對視沉默了片刻之後,也都紛紛的對言計豐發動了進攻,如今,陳旭柏已經是寒霜宗派的宗主,而他們也親耳聽到了白玉霜所說,自然而然的,言計豐就成為了無理的一方,他們不是幫陳旭柏,但是,卻不能放任言計豐這個叛徒。

事已至此,言計豐也沒有了任何的退路,只有硬著頭皮上了,好在他的那些死黨並沒有因為形勢逆轉而叛變,跟陳旭柏的人打在了一起,這點就是言計豐要比莫長河成功的地方,至少,言計豐的手下沒有想莫長河的那些手下一樣,反戈一擊。

擒賊先擒王,言計豐很清楚己方的實力跟對方有著很明顯的差距,如果這樣硬碰硬下去,最後吃虧的肯定是自己,所以,言計豐毫不猶豫的對陳旭柏發動了進攻,只要解決了陳旭柏,剩下的事情就都容易解決了,他的那些人沒有了主心骨,勢必會亂了方寸,自己只要拋給一些適當的利益,他們就都會乖乖的投降了。

言計豐的計策是沒有錯,可是,陳旭柏和他的功夫本就不相上下,想要殺陳旭柏,哪有那麼容易呢,雖然剛才炸彈炸傷了陳旭柏,但是卻也只是輕傷,並不是很嚴重,更重要的是,言計豐要比陳旭柏更加的擔心,擔心萬一拿不住陳旭柏該怎麼辦,而陳旭柏卻是淡定的多了,自己這麼多人,言計豐肯定是休想能夠逃走。

「謙弟弟,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這應該是你一手策劃的結果吧。」經過葉謙身邊的時候,薛芳紫湊到葉謙的耳邊輕聲的說道,那模樣,那態度,都顯得曖昧至極,彷彿他們在說著什麼甜言蜜語似的。

「不要臉,老sāo貨。」一旁的白玉霜有些看不過去了,憤憤的嘟囔著罵道,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