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786章狡猾的老狐狸

第1786章狡猾的老狐狸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213

胡可的忍耐xìng比較的高,她也很是看不慣這種風騷成xìng的女人,只是,胡可有點清高,覺得沒有必要跟這樣的女人去爭風吃醋,去攻擊她,那樣只會是抬舉了對方貶低了自己的身份而已,可是,白玉霜是一個小孩子,本來也就有點衝動,看到薛芳紫這樣,心裡自然是極為的不舒服,所以,冒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男人,要懂得在適當的時候閉上自己的嘴巴,雖然這話是白玉霜所說,但是葉謙看的出來,這隻怕也是胡可的心裡話吧,如果自己出言的話,很容易一不小心連雙方都得罪了,女人的戰爭,還是讓女人自己去解決吧,葉謙扭過頭去,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什麼都沒聽見的模樣。

薛芳紫微微的頓了頓,並沒有生氣,只是淡淡的看著白玉霜,笑了一下,說道:「小妹妹,吃醋了,你不知道男人都喜歡風騷一點的女人嗎,那樣在床上才夠味,你要不要學一下,姐姐免費教你。」

這麼多年來,薛芳紫不知道聽到多少人這樣說過自己,早就已經不在乎了,又怎麼會因為白玉霜的一句話而發怒呢,如果真的動怒了,那就代表自己承認了對方的話,代表自己認輸了。

白玉霜憤憤的哼了一聲,說道:「是,男人是喜歡風騷一點的女人,可是只是願意跟她上床,卻不願意付出感情。」

薛芳紫微微一愣,隨即笑了笑,沒有再理會白玉霜,轉頭看了葉謙一眼,舉步離去,「不知羞恥的女人,哪個男人喜歡她真是瞎了眼了。」白玉霜說道,頓了頓,看了葉謙一眼,接著說道:「我罵她你沒有生氣吧。」

「呃,什麼。」葉謙一副茫然的樣子,彷彿什麼都不知道一樣,訕訕的笑了笑,說道,「生氣,我生什麼氣啊,跟我沒有關係。」

「哼。」白玉霜憤憤的哼了一聲,接著說道:「我們要不要把言計豐也救走,他會是我們以後的一個幫手,現在讓他死了,似乎有點便宜了陳旭柏。」

「不用。」葉謙淡淡的說道,「言計豐跟莫長河不同,他太狡猾,就算我們救了他,他也不一定會跟我們合作,而且,很有可能暴露我們的身份,而且,莫長河的事情因為引起了陳旭柏的懷疑,如果這個時候再救走言計豐,以陳旭柏的jīng明很有可能會聯想到我們的身上,那可就是真的太不值得了,反正言計豐也該死,就讓陳旭柏動手除掉他,免得以後我們動手,也省去了很多麻煩。」

白玉霜看了胡可一眼,顯然是想胡可幫忙說幾句話,在白玉霜看來,能救莫長河,為什麼不能救言計豐呢,即使言計豐成不了自己的朋友,但是可以讓陳旭柏多一個敵人,那對自己也應該是有好處的啊。

胡可拍了拍白玉霜的肩膀,說道:「葉謙說的對,言計豐跟莫長河不同,他太過的狡猾,留著他不但不能成為我們的朋友,很可能會成為我們的敵人,與其如此,倒不如現在就讓陳旭柏解決了他,也省得我們rì後麻煩。」

見胡可也這麼說,白玉霜仔細的想了想,沒有再堅持,雖然她還並不是能夠把事情看的很透徹,但是,她心裡很清楚的明白葉謙和胡可是不會傷害自己的,所以,既然他們都堅持這麼做,她也沒有理由再繼續的反對。

鄒雙和幾位宗主被帶進了偏廳休息,有人給他們沏了茶,不過,顯然他們都並沒有心思去聊天,也沒有心思喝茶,目光不時的往外看,可惜,卻是什麼也看不到,沒能看見這麼jīng彩的一幕,他們都覺得有些遺憾啊,至於誰贏誰輸,他們並不關注,因為無論是誰贏了,對他們沒有好處也沒有壞處,最好是兩個都一起翹辮子了,那才是最好的結果。

這幾個人也都是各懷鬼胎,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十分的和睦似的,可是,都是恨不得對方死在自己面前。

「苗宗主,怎麼你的風格有點變了哦,令公子被那個葉謙打成那樣你都能忍,我算是佩服你了,如果是我的話,我可忍不了,不殺了那小子怎麼泄自己的心頭之恨啊。」魏寒元嘲諷道。

苗南的臉sè微微的變了變,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我好像聽說魏宗主的兒子也被葉謙給打過,而且,好像連你也被葉謙扇了一個耳光,我倒是更加的佩服魏宗主,這都能忍,看來,我還是不如你啊。」

魏寒元眉頭一皺,接著笑了笑,說道:「那只是外界的謠言而已,不可信,可是,苗宗主的兒子苗偉被打傷可是我們親眼所見,苗宗主要不要我幫忙,如果需要的話就儘管開口,我有一個師弟,對醫術頗有些研究,說不定可以弄點葯,讓苗宗主老來發威,再中一炮,找個女人添個大胖小子呢。」

「哼。」苗南的臉sè陰沉的可怕,冷哼一聲說道:「魏宗主,你別在這裡說這些風涼話,也不用拿話來激我,我苗南怎麼可能輕易地上你的當呢,你想對付葉謙,你自己去啊,不過你可要想好,人家的背後還有人支持著呢,你殺了葉謙,有人可是不幹了,人家還想著要挾天子以令諸侯呢。」

鄒雙的眉頭微微的皺了皺,自然清楚苗南這是再說自己,雖然對苗南的這種狂妄自大目中無人有些氣憤,不過,卻還是忍耐下來,淡淡的笑了笑,鄒雙說道:「苗宗主這話怎麼說,你以為我扶他做武道的盟主是為了自己嗎,他是葉盟主的兒子,我扶他坐上武道盟主,順理成章,而且,我這也是為了武道好,難道你們希望看到武道被滅嗎。」

「明人不說暗話,鄒校長,在我們的面前你又何必偽裝自己多麼的偉大呢。」苗南說道,「葉盟主是怎麼死的,你應該比我們都要清楚吧,你會扶植葉盟主的兒子做武道的盟主,簡直是笑話,如果那個葉謙真的是葉盟主的兒子,只怕你早就對他下手了吧,你會留著他。」

冷冷的哼了一聲,鄒雙的臉sè陰沉下來,冷冷的說道:「苗宗主,有些話不能亂說,你應該很清楚的,這件事情爆出來,對你有什麼好處,你可別忘了,你也動了手。」

「我只是看不慣有些人假裝自己多麼的偉大似的,什麼為了武道,說穿了還不是為了自己。」苗南冷哼一聲,說道,「葉家的人在華夏是有很強的實力的,如果被他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們都會吃不了兜著走,可是,你擔心,我卻不擔心,大不了魚死網破唄,你想做武道的盟主,那是不可能的,我們為什麼要屈居你之下,你們說呢。」說完,苗南的目光掃過其他幾位宗主的身上,顯然是讓他們也說話。

「是啊,如果還要有什麼盟主的話,那我們倒是寧願跟隨在葉盟主的旗下。」魏寒元說道,「鄒校長,你想做武道的盟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我們根本不相信你。」苗南微微的愣了愣,詫異的看了魏寒元一眼,沒想到他竟然會幫自己,不過,卻也沒說什麼感謝的話,這件事情本來就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情嘛。

薛芳紫的臉sè也是微微的變了變,看向鄒雙的眼神有些殺意,不過,卻是一閃即逝,什麼話也沒有說,沈友只是一臉曖昧的笑容,看著他們爭吵,也不說話。

「你們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我說的卻都是事實。」鄒雙雖然心裡十分的憤怒,但是此刻卻也不得不壓制下來,嚴肅的說道,「天網、地缺,以及華夏的高層對想消滅我們武道,如果我們還像現在一樣勾心鬥角的話,那我們的結果只能是被滅亡,我知道你們不相信我,所以,我才找了另一個人來接替盟主的位置,而他也的確就是葉盟主的兒子,當年的事情,葉家的人不知道,他就更加不知道了,只要我們守口如瓶,他一輩子也不知道,等我們渡過了這個難關,想要除掉他,還不是簡單的事情嗎,我這也是為了武道好,我不希望我一輩子的心血就這樣毀於一旦。」

「你說我們就相信你啊,就憑他長的跟葉盟主有點相似,我們就可以認定他是葉盟主的兒子,這簡直就是笑話。」苗南說道。

「其實,對於你們而言,他是不是葉盟主的兒子有那麼重要嗎,他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呢,我們現在需要的是有一個人站起來,需要一個人替我們去承擔責任,去承擔風險。」鄒雙說道,「華夏的高層對我們武道這些年的做法十分的不滿意,我已經受到消息,華夏政府已經有意要解散武道,武道雖然強,可是我們終究是沒有能力跟國家機器斗,不是嗎,與其如此,我們不如捧一個人出來,讓他去替我們承擔責任,只要給華夏高層一個滿意的表示,他們也就會不了了之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