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788章苗南的難堪

第1788章苗南的難堪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183

大局已定,陳旭柏的心裡也總算是安心下來,言計豐已死,自己少了一個後顧之憂。至於莫長河,雖然還沒有找到,但是在陳旭柏看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了,只有莫長河一個人,翻不出什麼浪來。

現在要對付的,是鄒雙和其他四大宗派,他們才是自己的對手。今天叫他們過來觀禮,本來就是準備給他們一個下馬威,顯示一下自己的威風,可是,沒想到言計豐竟然真的敢在今天鬧出這樣的事情出來。現在已經解決了言計豐,陳旭柏自然是要過來跟他們證實一下自己的實力,讓他們不敢小覷。

身為一派之主,如果一點都不能讓別人重視的話,那自己所領導的宗派也勢必會被別人壓制住。今天雖然被各派看了一點笑話,但是從另一個方面說,自己也顯示出了自己的實力,證明給了他們看,寒霜宗派以後都是自己說了算,自己的態度是強硬的,誰也別想挑戰寒霜宗派。

到了偏廳內,陳旭柏環視了眾人一眼,微微的笑了笑,說道:「不好意思,讓各位見笑了,沒想到宗派內出現叛徒,實在是慚愧啊。不過,事情已經解決,從今天起,我就是寒霜宗派的宗主,希望以後寒霜宗派能和各派融洽相處。我已經讓人在餐廳準備了午宴,還希望各位宗主可以賞臉。」

「恭喜恭喜啊,恭喜陳長老榮升宗主。」沈友呵呵的笑了笑,站了起來,說道。

「呵呵,其實,這也沒什麼可恭喜的,站的位置高了,身上的擔子也就重了啊。如果不是少主非要我做這個宗主,我真的是沒什麼興趣。不過,既然少主對我寄予了厚望,我也不能辜負她的期望啊。」陳旭柏說道。

「據我所知,寒霜宗派的宗主應該是由你們少主白玉霜繼承才對啊,這也是我們武道的規矩嘛。如果上一任宗主沒有親自任命,那就應該有她的子女繼承才對。陳長老不會是使了什麼手段吧?」魏寒元淡淡的說道。

陳旭柏的眉頭微微的皺了皺,接著呵呵的笑了笑,說道:「魏宗主說笑了,按照規矩的確是應當由少主繼承宗主之位才是。不過,我們少主考慮到某些宗派某些人可能會以為她小,就容易欺負,處處的針對我們寒霜宗派,所以,讓我暫時的做這個宗主。既然是少主的吩咐,我們這些人自當是聽命行事的,也好斷了某些人的不良念頭。」

這話,分明是在指桑罵槐,在座的人自然是聽的出來。不過,卻也不好表現出來,只得訕訕的笑了笑。

看到這些人勾心鬥角的模樣,葉謙心裡無奈的搖了搖頭,呵呵的笑了笑,說道:「我看,有必要在各位宗主的面前說清楚啊,玉霜是真心實意的讓出宗主之位的。論才能論謀略,陳宗主是宗主最適合的人選。陳宗主也願意臨危受命,為了寒霜宗派著想,這讓玉霜十分的欣慰。所以呢,也請各位不要在胡亂的猜測,也別想著挑撥離間了,好吧?寒霜宗派好,大家都好嘛,何必非要弄得大家都不愉快呢?是吧。」

陳旭柏有些感激的看了葉謙一眼,在這個時候葉謙願意站出來替自己說話,這讓陳旭柏覺得自己沒有看錯葉謙,果然是一個值得培養的小子。

「這裡什麼時候有你說話的份?你真的把自己當成了武道的盟主了嗎?」苗南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

葉謙微微一愣,接著淡淡的笑了笑,說道:「這裡好像是寒霜宗派,而不是苗宗主的青龍宗派吧?嘴巴長在我的身上,我想說話就說話唄,難道還能被限制自由嗎?苗宗主似乎對我有很大的意見啊。」

「哼,我是覺得可笑。有些人連仇人和朋友都不清楚,真是可笑。」苗南冷哼一聲,說道,「據我所知,當年寒霜宗派的宗主白玲死的非常蹊蹺,好像跟陳宗主有脫不了的干係。江湖上甚至有傳言說,白玲是被陳宗主害死的,不知道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陳旭柏的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臉色也陰沉下來,冷聲的說道:「我不知道苗宗主是從哪裡聽來的這些消息,這是我們寒霜宗派的事情,就不勞苗宗主煩心了。」

「陳宗主這話可就不對了啊,白玲宗主也算是我們的老朋友,她的事情自然跟我們有關係。如果真的是陳宗主害死了白玲宗主,讓你做寒霜宗派的宗主豈不是笑話嗎?豈不是讓人覺得我武道根本就是一個不講理的地方嗎?」苗南冷聲的說道。看來,苗南是鐵了心的想要挑撥陳旭柏跟白玉霜的關係了,又或者,是想找一個借口聯合其他宗派對付寒霜宗派也說不定。打著替白玲報仇的名號,卻做一些滿足他們自己私慾的事情。

白玉霜的表情變了變,苗南的話無疑有點刺中了她的內心,她已經確認了自己母親的死跟陳旭柏有關係,本就是對陳旭柏充滿了恨意。此刻,卻還要假裝跟陳旭柏多麼的要好,她忍的很難受,如果不是葉謙和胡可的話,她早就發作了。

看到白玉霜的臉色異樣,胡可慌忙的在背後悄悄的碰了一下白玉霜,給她丟過去一個眼神。葉謙的目光也一直的關注在幾位宗主的身上,除了鄒雙之外,其他幾位宗主似乎都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只有鄒雙,在聽到苗南說出這件事情的時候,表情微微的變了一下,不過,很快的就恢復原樣。

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葉謙暗暗的想道,看樣子鄒雙之前真的跟陳旭柏有什麼勾結也說不定,說不定陳旭柏當初也是被鄒雙利用了。

「哼,苗宗主,說話可要有根據,一些謠言也可以拿出來說話嗎?你知不知道這樣一句話很有可能惹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煩?」陳旭柏說道,「如果這些話也可以拿出來的話,我也可以說出一堆。據我所知,當初苗宗主的妻子似乎對你很不忠,有人說你的兒子根本就不是你的親生兒子?我是不是也可以說,是你殺了葉盟主呢?」

葉謙不由的一愣,似乎意識到一些什麼?陳旭柏的話里似乎透露出了一些消息,忍不住暗暗的想道,難不成苗南的老婆當初喜歡自己的父親?甚至還出軌了?所以,苗南才會參與到殺害自己父親的行動中嗎?

苗南的臉色瞬間的陰沉下來,這件事情一直是他心裡的一個石頭,如鯁在咽。這件事情當初讓他在武道很沒有面子,甚至有點沒臉見人,自從自己的妻子死後,葉正然死後,沒有多少人再提這件事情,他的心裡也總算有點漸漸的淡忘,可是,如今陳旭柏竟然舊事重提,這讓他那些不堪的回憶瞬間的又涌了出來。

當初,自己那麼的深愛著自己的妻子,可是自從自己的妻子見過葉正然之後就彷彿著了迷似的,無法自拔。絲毫不顧及自己的身份和形象,甚至可以說是有點不知羞恥,一次次的去找葉正然,結果卻是一次次的被拒絕。苗南勸過她無數次,可是,她不但不聽自己的,甚至還要跟自己離婚。為了這件事情,苗南跟她不知道吵了多少次,可是,她彷彿就是吃了秤砣鐵了心,就是沒有辦法改變。

最後,有一天,苗南回到家的時候,看見自己的妻子躺在床上,手腕上被划了一道很深很深的傷口,鮮血流了一地。這件事情,成為了苗南心裡永遠也無法磨掉的陰影,也對葉正然充滿了憤恨,他根本就沒有去找究竟是什麼原因,為什麼自己的妻子會那麼的喜歡葉正然,而是把一切的責任都推到了葉正然的身上。

「陳宗主,你以為自己坐上寒霜宗派的宗主,現在就可以目中無人,胡亂說話了嗎?有種你再說一遍?」苗南臉色陰沉的說道。

「怎麼?苗宗主,你覺得我是目中無人嗎?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說出那些話呢?」陳旭柏冷哼一聲,說道,「我覺得大家的位置平等的,想要別人尊重你,首先你要學會尊重別人,不是嗎?」

苗南憤憤的哼了一聲,扭過頭去,沒再說話。在語言上,苗南顯然不是陳旭柏的對手,如果再繼續的說下去,倒霉的還只是自己。而且,舊事重提,苗南的心裡也有些很不是滋味。

「大家都別爭了,都是一些過去的事情了,何必糾結這些呢?」鄒雙微微的笑了笑,出來打起了圓場,說道,「既然今天大家都在,選日不如撞日,咱們今天就繼續的討論一下武道盟主的位置歸屬的問題唄?」

「沒有什麼好討論的,武道不需要盟主,我們也不需要盟主。」苗南冷聲的說道,「如果鄒校長是繼續的想讓葉謙做武道盟主的話,根本就沒有必要再談下去。我不管是不是有人想對付武道,總之我就是不同意。」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