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834章三個刀手

第1834章三個刀手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0

每個人的身上都有著一段故事,平凡也好,jīng彩也罷,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段故事是否在一定的程度上改變了一個人,影響了一個人,小刀的故事,由他的口中說出來,略顯平淡,沒有過分的氣氛渲染以及語言烘托,但是,卻可以給人一種很深的共鳴,葉謙可以感覺的到,當時小刀所面臨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景,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情。

一個跟隨了霍利雙那麼久,為他出生入死,最後所面臨的卻是在有危險的時候,霍利雙毫不猶豫的將他推出來作為替罪羔羊,可想而知,那時候小刀的心情會是什麼樣。

「後來呢,你怎麼跟了河圖。」葉謙倒是有些被小刀吊起了胃口,問道。

「老闆走後,霍利雙卻並沒有善罷甘休,責怪我沒有把事情辦成,還引來了老闆,以為是我出賣了他,其實,那時候誰不知道最想讓老闆死的人就是他啊,霍利雙將我趕了出去,並且還下令以後不讓我在西京市待下去,否則,見一次就打一次。」小刀說道,「那一段日子我不知道是怎麼挨過來的,像喪家之犬一樣四處的被人追著,那一次,霍利雙的手下將我圍了起來,雙拳難敵四手,我被打的失去了知覺倒在地上,我以為我死定了,那一刻,我感覺到我的生命竟然是如此的脆弱,死亡竟然離我是那麼的近,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身影竟然是老闆,是老闆救了我,他沒有計較我以前想要殺他,救了我,從此之後,我就跟在了老闆的身後。」

「選擇一個合適的老闆,才能發揮出自己的才能。」葉謙拍了拍小刀的肩膀,說道,「好好的干,有我在,沒有人能整倒河圖,將來你們肯定有更好的前途。」頓了頓,葉謙擺了擺手,說道:「好了,我該走了,這邊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河圖不在,你現在就是這樣的頂樑柱,必須要拿出魄力來,震懾住他們別讓他們亂來,必要的時候,可以用一些雷霆的手段。」

小刀微微的愣了愣,點了點頭,默默的看著葉謙離開了辦公室,就在剛剛的那一剎那,小刀感覺到葉謙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強大的氣勢,一種上位者的強大氣勢,壓的他有些喘不過氣來,這一刻,他才真正的明白,為什麼葉河圖無數次的在他的面前好不掩飾的表達自己對葉謙的那種崇拜之心,這,才是真正的大梟。

夜幕降臨西京市,黑沉沉的,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夜風有些凄冷,如冰涼的水。

jǐng局的看守所,葉河圖靜靜的坐在那裡,嘴裡叼著一根香煙,這是他問曹智新要來的,不管曹智新此刻是如何的想自己死,但是,只要自己沒死,他就必須有顧忌,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葉河圖的眉頭緊緊的鎖著,他也清楚這起事情的嚴重xìng,而且,來的有些太突然,讓人防不勝防,jǐng局幾乎是將他封閉了起來,禁止有人探望,很顯然就是不想讓自己安排事情,不想讓自己有翻身的機會,不過,葉河圖在等,他不急,還沒有到最後一刻,他不想馬上就動真格的逃出去,他知道,小刀一定會著手準備的。

這兩年來,葉河圖覺得自己做的最正確的兩件事,就是收了小刀和玫瑰這兩個得力的助手,一個好漢三個幫,做到葉河圖這個地位的人,如果沒有幾個衷心於自己的手下,那可真的就是白混了,也很難混下去。

看了一下手臂上的煙疤,血已經結了痂,看上去有些噁心,葉河圖的嘴角微微的勾起一個弧度,一抹冷笑,眼神里閃爍著陣陣的殺意,他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單純的農村孩子,而是一個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一段時rì,在這個血腥的鬥爭中一步步爬起來的人,他,有著自己的決斷和毅力,殺意和霸氣。

他永遠記得葉謙跟他說的一句話,「如果你想走這一條路,那麼,你就要有覺悟,殺人或者被殺,任何時候都不能有片刻的慈悲。」這句話,雖然不是完全的正確,就連葉謙也沒有做到,但是,卻有著一定的道理,那個時候,葉河圖還是太過的單純,葉謙必須如此的告訴他,否則,他的單純和善良很有可能會讓他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砰……」牢房的大門被人打了開來,咣咣噹噹的,聽的有些讓人煩躁,葉河圖的眉頭微微的蹙了蹙,撇頭看去,曹智新親自押解了三個犯人進來,眼神十分暴戾,看上去就彷彿是那種殺人不折的儈子手,葉河圖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目光從他們的身上一一的掃過,暮然,在其中一人的衣角處,看見一個圖案,玫瑰圖案,葉河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冷笑。

其實,葉河圖也能猜出一些道道來,自己現在可是重犯,那肯定是要嚴加看管的,曹智新幹了這麼久的警察,怎麼會不明白這個道理,怎麼會安排人跟自己一個牢房呢,結論,就只有一個。

葉河圖只是冷冷的笑了一聲,什麼話也沒有說,一副若無其事的涅,曹智新瞪了那三個犯人一眼,斥道:「都給我老實一點,別鬧事,知道嗎,否則的話,我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說完,曹智新轉身走開了。

三個犯人一步步的朝葉河圖走了過來,狠狠的盯著他,到了他身邊的時候,轉身走到一旁坐下,葉河圖微微的笑了一下,抽了口煙,說道:「兄弟,犯什麼事了,得罪曹智新了。」

三人撇頭看了葉河圖一眼,沒有理會他,只是互相的用眼神示意著,彷彿是在交流著什麼似的,門外,守著的警察抬頭看了一眼,接著起身,朝外面走去,也不知是小心還是無意,鑰匙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

葉河圖的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笑容,冷笑了一聲,這做的也太明顯了吧。

看到看守的警察離去,三人對視了一眼,緩緩的站了起來,朝葉河圖走了過去,「我勸你們還是放棄吧,不然真的把命丟在這裡可就不划算了。」葉河圖淡淡的說道。

三人不由的愣了一下,有些愕然,顯然是沒有料到葉河圖竟然會知道他們的來意,不過,事情既然已經挑明了,那就沒有了後路了,最刀手,那也得有刀手的規矩,既然接下了買賣,那自然是要做,成敗與否都得完成,因為沒有退路。

「有人要買你的命,受死吧。」一聲叱喝,三人朝葉河圖沖了過來,在道上混,他們自然知道葉河圖是誰,一個能擁有那麼多產業一直屹立不倒的人,自然是有幾把刷子,不可能會那麼輕易的就被收拾的,所以,他們不敢掉以輕心,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他們的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鮮血,出手就是狠招,絕對不能有絲毫的留情,他們信奉一個道理,只要死去的敵人那才是最安全的,他們絕對不能給對手有任何反撲的機會,否則,很可能死的就是自己。

葉河圖是誰,他從小就跟隨爺爺習武,而且,又是擁有巫族血脈的人,況且,這麼多年的廝殺,讓葉河圖的功夫更是jīng進了許多,心境也穩定了許多,無論面對什麼樣的危險,葉河圖都能保持最冷靜的心。

看到三人攻來,葉河圖冷笑一聲,身子微微一側,一拳狠狠的砸了過去,「砰」的一聲,一拳狠狠的砸中了其中一人的胸口,頓時,只聽的「咔嚓」一聲,那人的胸口凹陷進去,整個人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這一下,讓其餘的兩人大吃一驚,僅僅一招就傷了他們一個人,這讓他們驚訝不已,不過,在這一行幹了這麼久,他們也都是亡命之徒,早就習慣了面對死亡,從進這一行開始,他們也早就預料到自己會有死的那一天,做這行的,不是殺死對方,就是死在對方的手裡,這就是命運。

「我也不想問你們是誰派來的了,既然你們一心的求死,那我就成全你們。」葉河圖冷聲的說道,一條踢出,正中其中一人的耳門,只聽一陣「咔嚓」聲,那人的脖子被踢斷,耷拉了下去。

這才短短的十幾秒鐘而已,就已經折損了兩個人,剩下的那個人心裡不禁的有些慌亂了,有點後悔接了這個買賣,沒有人是不怕死的,即使早就預料到自己做這一行的風險,但是真的面臨這一刻的時候,心裡還是不禁的有些的害怕。

可是,已經沒有了退路,即使前面是萬丈懸崖,他也必須跳下去。

「喝。」大喝一聲,彷彿是給自己鼓足勇氣似的,那人瘋狂的朝葉河圖沖了過去,臨死前的反撲啊,葉河圖嘴角撇了撇,不屑的笑了一聲,差距太大,無論你如何的瘋狂,最後的結果都只有一個。

「砰。」葉河圖一拳,狠狠的擊中了對方的腹部,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