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835章恐懼

第1835章恐懼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261

葉河圖是誰,那可是巫族的族長萬海的親生兒子,擁有著強悍**的巫族血脈,加上他從小就習武,想要取他的xìng命,哪裡有那麼簡單,這幾年的打拚,葉河圖在地下世界遊走,也漸漸的領悟到地下世界獨有的秩序,對待敵人,那就應該摧枯拉朽,不得有絲毫的留情。

看著躺在地上的三人,葉河圖冷冷的笑了一聲,說道:「做人,如果連最基本的形勢都看不清楚,那是最可悲的,剛才我已經勸過你們了,既然你們不聽,那也就怪不得我了,放心,你們會沒有痛苦的。」話音一落,葉河圖猛然一腳踏在其中一人的胸口,一聲慘叫,那人頓時的腦袋耷拉了下去。

看守所外,那名負責看守的警察叼著一根香煙,聽到裡面的慘叫聲,沒來由的渾身打了一個哆嗦,無奈的搖了搖頭,嘆道:「曾經可以在西京市橫著走的人物,卻也是落得這樣的下場,哎。」

他還以為,叫聲是從葉河圖的嘴裡發出來的,所以,默默的抽著煙,沒有進去,這是曹智新交代好的,他自然是不敢隨便的闖進去,自己看不見那也就罷了,真的看見了,那就要阻止,到時候破壞了好事,自己的飯碗估計也保不住了,他可沒那麼傻。

「你們都以為我葉河圖如今是喪家之犬嗎,誰都可以欺負我嗎。」葉河圖冷哼了一聲,說道,「我告訴你們,不管什麼時候,不管我葉河圖走到哪裡,那都是滄海里的一條蛟龍,你們,還不夠資格陪我玩。」

話音落去,又是一拳,狠狠的砸在其中一人的胸口,地板,都被葉河圖強大的力道震的碎裂開來,那人的胸口完全的凹陷進去,內臟破裂,大量的出血,連叫聲都來不及,眼看著是不行了。

剩下的一人,不由的渾身一陣哆嗦,原來,死亡竟然離自己是這麼的近,死亡就在自己的身邊,沒有人是不怕死的,只是,在某個階段,或許他沒有了其他的退路而已,剩下的那人哆哆嗦嗦,雙眼驚恐的看著葉河圖,此刻,在他的眼裡,葉河圖就宛如是一個地獄裡出來的惡魔,是那麼的猙獰,恐怖。

「害怕嗎。」葉河圖微微的笑著說道,「可惜,就算你害怕,你也沒有了任何的退路了,不過你可以放心,是霍利雙害死你們的,遲早,我會送他們下去陪你。」話音落下,葉河圖一腳猛然的踏下。

蹲下身子,葉河圖在他們的衣服上擦了擦自己的雙手,接著緩緩的起身,走到一邊坐下,點燃一根香煙,吧嗒吧嗒的抽了起來,不是葉河圖感xìng,其實,這麼多年來,每次殺完人,他的心裡都不好過;但是,既然走了這條路,那就沒有了選擇,就只能這樣的走下去,殺人,或者被殺。

解決了三人,葉河圖的心情並沒有輕鬆起來,眉頭依舊是緊緊的蹙著,他看到了玫瑰給他留的那個暗示的口號了,衣角處那朵玫瑰,這說明是霍利雙想要殺自己,竟然想著要在jǐng局裡殺自己,葉河圖心裡自然是憤怒不已。

未幾,外面的那個看守的警察聽到看守所內已經沒有了聲音,這才舉步走了進來,當看到地上躺著的三具屍體,不由的愣了一下,驚詫不已,說道:「你……你都幹了些什麼,居然在所里,你還敢殺人,葉老闆,你……你這是讓我如何的交差啊。」

不屑的笑了一聲,葉河圖說道:「我知道你也只是聽命行事而已,不過,你也要掂量掂量,得罪我的後果可能會比得罪你們曹副局長更加的恐怖,難道只有我死了,你才能交差嗎。」

警察微微的愣了愣,哆嗦了一下,眉頭微微的一蹙,不再說話,葉河圖微微的笑了笑,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剛剛一走,他們三個就互相的打了起來,結果就這樣了,我也愛莫能助啊。」

警察雖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卻也無可奈何,這種事情不是他一個小小的警察就可以處理的,他所能做的,就是盡量的自保,不要讓自己牽扯進去,否則,後果是自己所無法承擔的,微微的嘆了口氣,警察走到一邊,去給曹智新打了電話過去。

西京市的夜晚似乎格外的涼,夜風如水,即使是在霓虹燈遍布的街道,夜晚還是顯得那麼的黑暗。

許茂望走在路上,眉頭緊緊的蹙著,一陣夜風吹來,許茂望不由自主的裹緊自己的衣服,沒來由的,心裡竟然有一股寒意,想起今天葉河圖跟自己說過的話,許茂望的心裡有一些害怕,夜路走的多了,總是會遇見鬼的,這些年來,許茂望也幹了許多見不得人的勾當,得罪了不少的人,這次又徹底的跟葉河圖結下了梁子,如果說他心裡一點都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是,情況已經擺在他的面前,他必須要做一個選擇,要麼是跟葉河圖翻臉,要麼就是跟上頭翻臉,無論是哪一種,他都有點難以承受。

正如葉河圖所說,雖然他如今在jǐng局的看守所內,但是如果想要自己的小命的話,那還是輕而易舉的,他的手下不乏一些亡命之徒,走在路上被人yīn一下,那也是防不勝防的事情。

身後突然的出現一個人,或者,忽然的有一輛車從自己的身邊駛過,許茂望都會有一種莫名的緊張,可是,當看到他們只是一些路過的,許茂望的心裡又鬆了一口氣,這短短的一段路,許茂望覺得竟然是那麼的漫長,漫長的彷彿要走一個世紀似的,他的手時刻的擺放在自己的腰間,那裡,有一把左輪手槍。

不過,一直到他的家門口,也沒有任何的意外發生,許茂望終於大大的鬆了口氣,暗暗的想道:「自己真是瞎的了,葉河圖現在在jǐng局看守所呢,又沒有見什麼人,他能做出什麼事情啊。」

「老婆,我回來了。」一邊說,許茂望一邊打開了自家的房門,眼睛隨意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妻子端坐在客廳內,「飯做好了嗎,我肚子餓壞了,趕緊開飯吧。」許茂望一邊低頭換鞋,一邊說道。

不過,他的妻子卻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似的,一句話也不說,許茂望愣了一下,詫異的說道:「怎麼了,吃錯藥了,我跟你說話呢。」一邊說一邊抬起頭來,只見自己妻子渾身有些哆嗦,她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恐懼,許茂望微微一愣,下意識的意識到不妙,慌忙的拔出自己的手槍。

「許大隊長,你回來了。」伴隨著一陣話音落下,從廚房裡走出一個人,手裡捧著一杯茶,一臉微笑的看著自己,「我可是等了你好久了,不好意思啊,冒昧的打擾了,沒有嚇壞嫂子吧。」

許茂望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說道:「你是誰,你怎麼會在我家裡。」

「哦,忘了自我介紹了。」年輕人呵呵的笑了笑,說道,「在下葉謙,謙虛的謙,久仰許隊長的大名,所以冒昧的拜訪了。」頓了頓,又接著說道:「許隊長不會是這麼待客的吧,好像不好啊,小心一點,萬一槍走火了,那可不好。」

許茂望在腦海里仔細的想了一下,並不記得有葉謙這麼一個人,自然是不敢有片刻的放鬆,冷聲的問道:「你到我家來做什麼,快說,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葉謙說道:「看來,想這樣跟你好好說幾句話是不行了啊。」話音落去,葉謙手中的忽然射出一根竹筷,疾如閃電,唰的一下就插進了許茂望的手腕之中,許茂望一聲慘叫,手中的槍掉落在地上,捂住自己的手腕,許茂望強忍住自己的傷痛。

「老公。」許茂望的妻子緊張的叫道。

微微的聳了聳肩,葉謙說道:「怎麼樣,現在可以好好的談一談了嗎。」說完,葉謙緩緩的喝了一口茶,靜靜的看著許茂望,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

「你到底是誰,你想做什麼。」許茂望說道,「我可是刑jǐng大隊的隊長,你如果動了我,你知道會是什麼後果嗎。」

「我剛才不是已經動你了嘛。」葉謙撇了撇嘴巴,說道,「如果我不知道你的身份我也就不會來找你了,我勸你還是好好的坐下陪我說說話,不必用你的身份來壓我,我這人有點受不了別人的危險,萬一激動起來,做出什麼事情那可就不好了,許隊長是聰明人,應該知道該怎麼做,對嗎。」

許茂望上下的打量了葉謙一眼,深深的吸了口氣,緩緩的走到葉謙的面前坐下,說道:「你到底想幹什麼,說吧。」

許茂望的妻子看見自己丈夫的手腕不停的流血,緊張的哭了起來,衝到他的身邊,說道:「老公,你……你沒事吧。」接著轉頭看向葉謙,小心翼翼的問道:「先生,我能不能先給我丈夫包紮一下傷口,不然,他會死的。」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頁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