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876章樂極生悲

第1876章樂極生悲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225

用樂極生悲這個詞語,應該是最能形容趙及現在的心情了。剛剛還唾沫橫飛的講述著自己的威風史,可是,轉眼見霍利雙就帶了那麼多人過來。在道上混了這麼久,趙及自然是認識霍利雙的,而且,跟他也打過不少次的交道,以前還是對立的雙方呢。

趙及的父親趙昱,是葉河圖手下的元老,自然跟霍利雙是勢不兩立的。不管趙昱如何的野心勃勃,想要將葉河圖趕下台,自己取而代之,但是,有一點卻是他始終堅持的底線,那就是絕對不會跟霍利雙狼狽為奸。

霍利雙也曾經無數次的找趙昱談過,消他可以到自己這邊來幫忙,可是,每次都是被趙昱決絕≡家三子也從來都沒有給過霍利雙什麼好臉色看,這對一向自以為是的霍利雙來看,自然也是一件很難接受的事情。如今,趙昱已死,霍利雙本來還想著藉助這件事情拉略家投靠自己,那樣多多少少對葉河圖的勢力是一個削弱,可是,如今發生這樣的情形,霍利雙知道是沒有辦法挽回的了,袁瑋良怎麼可能放下自己的恨呢。

陳思思是認識霍利雙的,看到他過來,倒是有些吃驚,顯然是沒有料到袁瑋良竟然跟他勾結到了一起。湊到若水的耳邊,輕聲的把霍利雙的身份簡單的說了一下。

趙及深深的吸了口氣,壓制住心頭的那份驚懼,好歹自己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也不必懼怕霍利雙,料想他也不敢把自己怎麼樣。「霍老闆,還真巧啊,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你。」趙及微微的笑了笑,說道,「怎麼?是過來打抱不平的嗎?」

袁瑋良微微的愣了一下,詫異的看了霍利雙一眼,說道:「你們認識?」

「是的,袁少。」霍利雙湊到袁瑋良的耳邊說道,「這位就是趙家三子趙及,是葉河圖手下的人「兩天,他的父親趙昱就是被葉河圖處死的,本來我還打算拉攏他們對付葉河圖呢。」

趙及微微的愣了一下,他開始看到霍利雙的時候,還以為袁瑋良只不過是他的人呢,現在看情形,似乎不是,霍利雙似乎很忌憚這個人,趙及的眉頭不由的蹙了一下。

袁瑋良冷哼了一聲,說道:「這些我不管,今天我就要他死。我袁瑋良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受過這份氣,如果不殺了他的話,我以後還怎麼見人≡家,趙家算個屁,給我殺了他,有什麼後果我負責。」

「是!」面對袁瑋良的這個吩咐,霍利雙也不敢不聽,能不能對付葉河圖,已經不是自己說了算了,就算拉濾趙家的人,也不一定就能解決。但是,如果得罪了袁瑋良,那可是很有可能連自己的這點家業都保不住的啊。

「你敢!」趙及呼的一下站了起來,憤憤的說道,「霍利雙,你敢動我一個頭髮試試,我趙家絕對會跟你勢不兩立。」

「趙家?哼,你趙家只怕是自身難彼吧?你老爸意圖謀反,葉河圖會輕易的放過你們嗎?他殺了你老爸,就是給你的下馬威。」霍利雙說道,「連葉河圖我都不怕,我還會怕已經走向末路的趙家嗎?你就不必拿趙家來嚇唬我了,你得罪了你不該得罪的人,你只有死路一條。」

「怎麼?害怕了嗎?」袁瑋良得意的笑了一聲,說道,「我可以不殺你,只要你跪下給我磕三個響頭,然後跟我認錯,說不定我心情好,可以放你一條活路。怎麼樣?你自己考慮清楚?命看就只有一條,丟了可就沒了。」

趙及的眉頭微微的蹙了蹙,有些難以抉擇,他也很清楚霍利雙說的話不假。霍利雙怎麼會懼怕趙家呢?就算是真的現在殺了自己,自己也是無可奈何,趙家也是無可奈何。就憑趙家的那點實力,根本就沒有辦法跟霍利雙斗。而且,因為自己父親的關係,只怕葉河圖那邊也對自己有了嫌隙,趙家真的是左右為難了。

「機會可只有一次,錯過了,可就不會再有了。」袁瑋良冷聲的說道,嘴角浮起一抹笑意,這樣的折磨羞辱一個人,那才是痛快的一件事情≡及把自己打成這樣,如果僅僅只是殺了他,那根本就不解恨,只有這樣羞辱折磨他,那才感覺痛快。

「噗通!」趙及終於還是跪了下來,面對生命的危險,他不得不做出這樣的選擇≡己的未來還長呢,他可不願意把小命丟在了這裡,他清楚,霍利雙是絕對敢真的殺了自己的,他可不敢冒這個險去賭一把。

「對不起,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袁大少爺就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我一條小命吧。」趙及放低自己的尊嚴,哀求的說道〔么狗屁的面子,什麼狗屁的身份,在生命的面前,那都是微不足道的。雖然會讓陳思思和若水看不起,但是,至少自己可以薄性命吧?只要薄了性命,那什麼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砰砰砰!」趙及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砸的自己暈頭轉向,但是,卻也不得不硬撐著。一旁的陳思思和若水,丟過去一個很鄙夷的眼神,有些不屑的搖了搖頭,她們可是很清楚的,袁瑋良被打成那樣,怎麼可能因為趙及一個小小的道歉而就放過他呢?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很明顯的袁瑋良只是想羞辱趙及而已。

「你剛才不是很牛掰嗎?不是打我打的很痛快嗎?怎麼?現在慫了?」袁瑋良得意的笑著,上前狠狠的一腳踹在趙及的身上,將他踹到在地。噼里啪啦的一頓拳頭對著趙及的腦袋打了下去,不一會兒,趙及的臉也腫成了豬頭似的。袁瑋良自己都打的有些累了,氣喘吁吁的站了起來,回頭看了霍利雙一眼,說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殺了他,難道還要等著他來報復嗎?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我是絕對不會給人有報復我的機會的。」

霍利雙揮了揮手,一名手下走上前去,掏出匕首,狠狠的捅進了趙及的心臟≡及一聲慘叫,瞪著袁瑋良,說道:「你……你不受信用。」說完,閉上眼睛倒在了地上。

信用?信用值多少錢?對袁瑋良來說,信用根本就是狗屁,只有權勢才是最重要的,誰擁有權勢,誰就有話語權。袁瑋良也不會給人報復自己的機會,斬草不除根的話,那會後患無窮。如果今天放了趙及,他會咽得下這口氣?下次如果再遇見,說不定遭殃的就是自己了,袁瑋良可不會那麼傻。

上前兩步,走到陳思思和若水的面前,袁瑋良說道:「是不是很好看,很好玩啊?你們兩個丫頭啊,分明的就是想坐山觀虎鬥,覺得這很好玩是吧?上次你們打了我一個耳光,這次又害的我這麼慘,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對你們才好啊?」

「袁大少爺,你說這句話可就不公道了啊,我們可是一直站在你這邊的。」陳思思說道,「剛才如果不是我故意的騙這小子來咖啡廳,說不定他現在早就溜了,你連他是誰都不知道,你怎麼找他報仇啊。」

「哎呀,思思,我們好像忘了一件事情哎。」若水忽然一驚一乍的說道。

微微的愣了一下,陳思思詫異的說道:「什麼事啊?」

「你忘了?這小子還沒有賠錢給我們呢?我們去哪裡找人賠錢給我們啊?這不是虧大了嗎?」若水說道。

「是哎,我怎麼給忘了啊,這小子撞壞我們的車還沒有賠錢呢。」陳思思說道。接著轉頭看向袁瑋良,說道:「袁大少爺,你殺了他,我們現在找誰要錢去啊,我不管啊,這錢你得賠給我們。」

陳思思就是故意找事而已,她哪裡會在乎那個啊,反正車子又不是她的,就算是撞壞了再還給人家,估計蘇宏潔也不敢說什麼,只能是啞巴吃黃連。

一旁的霍利雙倒是有些驚訝,愣愣的看了兩個丫頭一眼,暗暗地猜想著她們的身份,究竟是什麼人,竟然一點都不忌憚袁瑋良,而且,還跟他鬧起來。霍利雙的目光不由的轉向袁瑋良,想看看他究竟會有怎樣的反應。

冷笑了一聲,袁瑋良說道:「這些可不是我的事了,你們愛找誰找誰,不過,現在你們還是跟我走吧。」

「跟你走?為什麼啊?我都不知道你是好人還是壞人呢。」陳思思說道。

「是啊,誰知道你是什麼人啊,萬一你把我們騙回去然後把我們賣了,那我們不是虧大了?我們這麼漂亮的姑娘肯定有大把的人想買我們的。」若水說道。

「你們最好乖乖的聽話,不要逼我動手,我可不想傷害你們。」袁瑋良冷聲的說道。

「我……」若水張了張嘴巴,正準備說些什麼,陳思思卻是對她賬折睛,後者頓時會意。其實,若論功夫,眼前這些人,陳思思和若水自然不會放在眼裡,不過,既然陳思思還有什麼詭計,若水自然是奉陪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