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878章陰晴不定

第1878章陰晴不定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0

人都是有反骨的,都是有逆反心態的,沒有人願意永遠的屈居人下,沒有人願意永遠都被人所壓住,有壓迫的地方就會有反抗,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島國和東南亞一直都在葉謙的掌控之中,對他們的統治者而言,這是無法接受的事情,就好比卡門,心裡都會有反抗,更何況一直視華夏人為敵人的島國人呢。

不過,島國那邊有清風坐鎮,東南亞有峰嵐他們坐鎮,葉謙倒是不必有太大的的,這麼多年的經營,狼牙的很多事情已經上了軌道,不是想要反抗就可以反抗的,就好比當年島國入侵華夏一樣,華夏那也是經過了好幾年的浴血奮戰才將他們趕出了華夏,如今也是一樣,島國想要趕走狼牙,那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更何況,島國各個黨派之間的鬥爭不斷,就更加的沒有可能聯手對付狼牙了。

這也是島國人的一種劣根xìng,他們崇尚強者而甘願做強者的奴隸,絕對不會像華夏當初一樣可以暫停內戰而統一抗rì,就好比國人丟兩顆原子彈在島國,結果,島國人不但不恨他們,還處處巴結討好,乖的跟孫子似的,這就說明,島國人需要打,狠狠的打他幾個耳光,他反而會越發的老實。

沒有多久,車子在霍利雙的別墅外退下來,一旁還團另外一輛車,葉河圖不由的愣了一下,有些詫異,這個車子他自然是認識的,只是沒有想到她會來這裡,是做什麼呢,跟霍利雙談合作一起對付自己嗎,葉河圖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怎麼了。」看到葉河圖的異樣,葉謙詫異的問道。

「沒有,我是覺得有些奇怪。」葉河圖說道,「這個車子是趙心月的,我好奇她來這裡是做什麼,會不會是找霍利雙合作一起對付我,看樣子,他們趙家還沒有死心,不給他們一點顏sè看看,是真不行了。」

呵呵的笑了笑,葉謙拍了拍葉河圖的肩膀,說道:「別想太多了,進不就都清楚了嘛,在這裡瞎猜也沒什麼用,說不定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樣呢。」

對於葉謙的話,葉河圖向來都是聽從的,點了點頭,朝別墅內走去,門口的守衛攔住了他們,厲聲的說道:「我們老闆正在裡面會客,不見人,你們走吧。」態度傲慢而又無禮,他們自然是認識葉河圖的,也正是因為認識,所以充滿了敵意,是想表現一下獲得霍利雙的讚賞也好,還是多年的兩家鬥爭積澱下來的仇恨也好,他們都是對葉河圖充滿了敵意的。

葉河圖的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不管怎麼說,他的身份那也是不允許這些人隨意的刁難和玷污的,因為他們還不夠那個資格,冷冷的哼了一聲,葉河圖一個耳光重重的打了過去,冷笑了一聲,說道:「瞎了你的狗眼,你們老闆沒有教你怎麼做人嗎。」

一石激起千層浪,別墅內的守衛紛紛的圍了上來,一個個怒視著葉河圖,劍拔弩張,不過,言語上挑釁他們倒是敢,但是,卻是誰也不敢輕易的動手,因為後果是他們所承受不起的,沒有霍利雙的命令,他們哪裡敢亂來呢,一個不小心的話,很有可能連自己的小命都耷拉進去。

葉河圖也不說話,任由著這些人叫嚷著,因為他們還不夠資格,跟他們吵,只會降低自己的身份,葉謙點燃一根香煙,靠在牆上,優哉游哉的抽著,也不說話,一副弔兒郎當的涅。

片刻,霍利雙從別墅內走了出來,隨行的還有袁瑋良,在葉河圖的預料之中,趙心月也從別墅內走了出來,只是,沒有想到李偉也跟在身後,這倒是有些出乎葉河圖的預料了,就連葉謙也不由的愣了一下,這小子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不會是已經把趙心月給搞定了吧。

李偉沖著葉謙偷偷的賬一下眼睛,顯然是在暗示著葉謙裝著不認識他,葉謙撇了撇嘴巴,扭過頭去,袁瑋良看見葉謙,眉頭微微的蹙了蹙,顯然是有些很不忿,不過,卻也沒有發飆。

「都幹什麼,不知道這位是鼎鼎有名的西北王葉先生嗎,你們也敢攔著他,眼睛都瞎了啊。」霍利雙假意的責怪了自己的手下幾句,然後轉頭看著葉河圖,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葉老闆大駕光臨,正是讓我這簡陋的地方蓬蓽生輝啊,不知道是什麼風把葉老闆給吹過來了。」

「這位一定是傳說中的霍老闆了,對嗎,久仰大名啊,小弟葉謙,謙虛的謙,有幸認識霍老闆,實乃三生有幸啊。」葉謙嘿嘿的笑著,上前握住霍利雙的手,一臉激動的說道。

霍利雙不由的愣了一下,有些詫異的看了葉謙一眼,他可不認識葉謙,也不知道他是誰,對於葉謙的熱情顯然是有點承受不了,可是,卻也不敢輕易的得罪,訕訕的笑了笑,說道:「不知道葉先生在什麼地方做生意。」

「我,呵呵,全國各地四處跑,混口飯吃而已,哪裡比得了霍老闆你啊,坐擁西京市這麼龐大的資源,享不盡的榮華富貴。」葉謙說道,「不過,這有時候人擁有的太多,眼紅的人就多,那也不是什麼好事啊,霍老闆,你可要小心了哦。」最後一句是湊到霍利雙的耳邊輕聲的說出來,眼神還刻意的往袁瑋良的身上瞥了一下,意有所指。

霍利雙不由的愣了愣,表情有些僵硬。

葉河圖上前一步,說道:「霍老闆,我給你正式的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大哥葉謙。」

霍利雙渾身一震,愕然的看了葉謙一眼,尼瑪,原來是在裝逼啊,霍利雙暗暗的想道,竟然是葉河圖的大哥,卻在這裡裝鑷樣的說什麼做生意的,草,仔細的想想,霍利雙彷彿想起了什麼似的,葉河圖坐牢的時候趙昱忽然被處死,難道就是這個葉謙做的,想到這裡,霍利雙不由的仔細的打量了葉謙一眼。

轉頭看了袁瑋良一眼,葉謙呵呵的笑了笑,說道:「袁大公子,還真是緣分啊,沒想到我們竟然在這裡又遇見了,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緣分呢,呵呵。」

袁瑋良的表情很不屑,撇了撇嘴巴說道:「應該算不是冤家不聚頭。」

「哎,袁少,這麼說可就不對了啊。」葉謙呵呵的笑著,走過去,一把抱住袁瑋良,使勁的拍了拍他的背部,差點將袁瑋良拍的吐了出來,連連的咳嗽了好幾聲,尷尬不已,葉謙呵呵的笑著說道:「袁大公子,你的事情河圖已經跟我說了,我們都是自己人嘛,你做的可是有點不厚道啊,差點害的我兄弟進了監獄。」

「我也不知道他是你兄弟啊,如果知道的話,我就不會這麼做了。」袁瑋良說道,「不過,有葉先生在,他也不會有什麼事情,現在不是安然無恙的出來了嗎。」嘴上是這麼說,但是袁瑋良的心裡卻是憤憤的說道:「草尼瑪的,如果早知道是你兄弟,老子就直接做了他,還費這麼多功夫做什麼啊。」

「大家都是自己人,過去的就過去了,不計較了。」葉謙呵呵的笑著,很大方的說道,「以前河圖不知道咱們的關係,不過,現在既然知道了,你放心,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你怎麼吩咐,河圖就會怎麼做,咱們交個朋友,你看如何。」

霍利雙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他最不消看到的就是葉河圖跟袁瑋良合作,這也是他當初為什麼想要派人去jǐng局殺死葉河圖原因了,如今聽到葉謙的話,霍利雙的心裡自然是有些不安起來,如果葉河圖真的跟袁瑋良合作了,那自己是不是會被拋棄呢。

「我可不敢高攀啊。」袁瑋良陰沉著臉說道。

「哎,這話說的,咱們什麼關係啊,說這些可就有些見外了啊。」葉謙呵呵的笑著說道,「具體的細節咱們以後再慢慢談,今天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辦,記住了啊,改天,改天咱們約個時間好好聚聚。」

說完,葉謙也不理會袁瑋良那醬油般的臉sè,微微的笑了笑,走開了,轉頭看了霍利雙身旁的趙心月一眼,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冷聲的說道:「四小姐,你怎麼也在這裡啊。」臉sè陰沉,跟剛才的那副笑臉簡直是有著天壤之別。

霍利雙不由的愣了一下,沒有想到有人竟然變臉變的這麼快,跟演戲似的,不過,感受到葉謙身上傳來的那股氣勢,霍利雙忍不住的怔了一下,心裡暗暗的想著,好有氣勢啊,不簡單的一個人。

「你們能來這裡,我為什麼不能來這裡呢。」趙心月說道,「葉先生似乎管的有些太寬了吧,難道還要限制我的自由嗎,怎麼,是不是的害怕了,如果是的話,當初就不應該殺了我父親。」

「趙心月,你不要太過分了。」葉河圖眉頭一皺,冷哼一聲,說道,「你不要以為我不敢動你。」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頁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