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973章風水樹

第1973章風水樹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0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並不是放之天下而皆準。////

對於某些人而言,就算是死,那也要讓別人懊惱,那樣自己才會覺得痛快。雖然胖老者並不清楚為什麼趙雅和地缺的首領都沒有告訴葉謙,地缺首領到底是誰,但是,他看的出葉謙的模樣真的是一無所知,他覺得自己帶著這樣的秘密死去,看著自己懊惱的樣子,倒也是十分的痛快。

葉謙的眉頭緊緊一鎖,知道就算自己再如何的追問下去,胖老者也不會說了。剛才他是因為惜命,可是如今,明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了生存的可能,又怎麼會將這一切都告訴自己呢?

「好,既然你那麼想死,那我就送你一程。」葉謙冷哼一聲,一把掐住胖老者的咽喉,用力一擰,只聽「咔嚓」一聲,胖老者的頸骨被折斷,腦袋耷拉到了一邊。葉謙彷彿是要發泄自己的情緒,已經唾手可得的東西忽然間從自己的手裡飛了出去,葉謙的心裡自然是十分的不痛快。既然知道胖老者不會再說,那留著他也沒用了。

緩緩的站了起來,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瞥了一眼地上躺著的兩具屍體,冷冷的哼了一聲。普羅杜諾娃轉頭看了葉謙一眼,被葉謙臉上有些凝重的表情給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從心裡升起一股涼意。揮了揮手,對那些手下說道:「把這裡清掃一下,屍體丟出去隨便找個地方埋了。」

「是!」手下們應了一聲,過來將胖瘦兩位老者的屍體抬了出去。

轉頭看了葉謙一眼,普羅杜諾娃問道:「葉先生,你沒事吧?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地缺的人怎麼會來這裡?難道是亞歷山大?索絡維約夫請來的幫手?」普羅杜諾娃是知道地缺跟亞歷山大?索絡維約夫之間關係的,因此,她的這個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如果地缺的人真的是亞歷山大?索絡維約夫請來的幫手,那事情的確會麻煩許多。

微微的搖了搖頭,葉謙說道:「應該不是吧。他們是為了另外的事情而來,是追殺我的女朋友。」

「你的女朋友?」普羅杜諾娃微微的愣了一下,詫異的說道。

「嗯!」微微的點了點頭,葉謙說道:「我差點忘記跟你說了,我女朋友也是地缺的人,上次你見過,就是在亞歷山大?索絡維約夫家中開會的時候,坐在他身旁的那個女孩子。她現在受了傷,在房間里休息。可能要打擾你一段時間,你不介意吧?」

普羅杜諾娃微微的愣了一下,雖然有些弄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既然葉謙這麼說了,她又怎麼能反對呢?「既然是葉先生的女人,住在這裡自然是沒有問題。」普羅杜諾娃說道,「她的傷勢沒什麼大礙吧?要不要緊?」

「傷勢很重,不過,我已經替她簡單的處理過了,應該沒什麼大事。」葉謙說道。想起趙雅,葉謙的心裡還是有些忍不住的疼痛,她如今的樣子,葉謙真的不願意想起,特別是剛才那副血淋淋的模樣,讓人的心裡忍不住的難受。

頓了頓,葉謙又接著說道:「雖然地缺的人不是為了亞歷山大?索絡維約夫的事情而來,不過,他們現在既然已經來了,想必會找亞歷山大?索絡維約夫,而亞歷山大?索絡維約夫也肯定會找他們幫忙,這件事情就變得有些複雜了啊。」

「葉先生對地缺似乎很清楚,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啊?」普羅杜諾娃說道,「剛才你不是已經問出地缺的那些人藏身的地點了嗎?我們不如先帶人過去,將他們殺了,以絕後患。你覺得呢?」

「我對地缺的事情知道的也並不是很多,但是,有一點我可以肯定,那就是你的這些人過去根本就起不了任何的作用。」葉謙說道,「不過,殺了他們是肯定的,我絕對不允許他們在這個時候破壞我的計劃。更重要的是,任何傷害我葉謙女人的人,我都不會原諒他,必須要他血債血償,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應有的代價。」

普羅杜諾娃微微的頓了頓,剎那間覺得葉謙變得越發的迷人了,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霸氣,讓女人無限的著迷。女人,誰不喜歡有一個如此強大的男人,時時刻刻的守護著自己呢?不過,普羅杜諾娃清楚自己是沒有這個機會了,命運弄人,自己跟葉謙是永遠都無法走到一塊的。

深深的吸了口氣,普羅杜諾娃的目光移到了別墅草地的中央,那棵自己花高價買來的參天大樹已經倒在了地上,頓時的怒火大盛,吼道:「慢著!」手下們微微的愣了一下,抬著胖瘦兩個老者的屍體停了下來,轉頭看著她。

葉謙也不由的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普羅杜諾娃為什麼忽然間發這麼大的脾氣,讓他覺得有些詫異。

「說,那棵樹呢?為什麼會斷了?是誰做的?」普羅杜諾娃憤憤的吼道,「知不知道那棵樹是我花高價移植過來的,為了讓它活過來我費了多少的心思。風水大師跟我說過,那棵樹關乎到這裡的風水,是誰把它打斷了?」

那些手下微微一愣,都尷尬的愣在那裡,有些不知所措,難道讓他們出賣葉謙,說是葉謙做的手腳嗎?葉謙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普羅杜諾娃小姐,其實,現在很多所謂的風水大師都是跑江湖的,不可以太相信。以我看,你也不要太相信了。」

「葉先生,你不知道。」普羅杜諾娃說道,「這位風水大師很有名的,而且,這棵樹是我從國外花高價買來的,費了很多的功夫和精力,好不容易讓它活了下來,就這樣的被人弄斷了,我心裡怎麼能咽得下這口氣。」

葉謙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原來這棵樹對你這麼重要啊,那是應該報復。樹是他們兩個打斷的,如今已經死了,你的仇也算是報了。」那些手下愕然的看了葉謙一眼,發現葉謙沖著他們眨了眨眼睛,也多乖乖的閉上了嘴巴,不敢多話。把這事推到兩個已經死去的人身上是最好不過了,如果真的告訴普羅杜諾娃,是葉謙把樹打斷的,只怕普羅杜諾娃不會責怪葉謙,而把罪責全部的怪責到他們的身上吧?所以,他們聰明的選擇了配合葉謙的話。

「哼,死了也難泄我心頭之恨。」普羅杜諾娃憤憤的說道,「把他給我丟出去,讓野外的狼把他們的屍體咬的支離破碎,吃的屍骨無存。」

「是!」手下們應了一聲,如豁重釋似的慌忙的一溜煙跑了。

葉謙訕訕的笑了笑,吐了吐舌頭,說道:「好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再生氣也沒用了。改天再找那個風水大師過來看看唄,或許還有解救的辦法呢。」看到普羅杜諾娃那麼生氣的樣子,葉謙也是暗暗的吃了一驚,如果讓普羅杜諾娃知道這一切是自己做的,還真不知道她會是什麼樣子。會不會提著菜刀追砍自己?

憤憤的哼了一聲,普羅杜諾娃轉身朝別墅內走去。她的心情明顯的十分不悅,看樣子那棵樹對她還真的是很重要啊。葉謙暗暗的吐了吐舌頭,不敢再繼續的糾纏這個話題,舉步跟了上去,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之後,葉謙岔開話題,說道:「怎麼樣?去見庫洛夫斯?安德烈一切順利吧?」

微微的嘆了口氣,普羅杜諾娃說道:「庫洛夫斯?安德烈倒是什麼也沒有說,表示一切會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不過,我卻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

微微的愣了一下,葉謙詫異的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也沒有,什麼事情多沒有發生,一切都很順利。」普羅杜諾娃說道,「不過,我卻總是覺得事情似乎有點不對,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似的。就是有這種感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淡淡的笑了一下,葉謙說道:「會不會是你太在乎太緊張這件事情,所以,胡思亂想啊。既然庫洛夫斯?安德烈都已經答應你了,還能有什麼事情啊?你就不要多想了,一切按照計劃進行就好了。」

微微的搖了搖頭,普羅杜諾娃說道:「不行,葉先生,真的,我覺得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似的。雖然我也說不上來,但是,我總感覺好像有什麼問題。如果不弄清楚的話,我心裡始終都不踏實。」

微微的沉默了片刻,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這樣吧,改天我陪你去見一下庫洛夫斯?安德烈,讓我確認一下他是不是有什麼問題,這樣行了吧?」

「我看就不用等了,不如明天吧,明天咱們就去,行嗎?」普羅杜諾娃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

「這麼著急?」葉謙苦笑了一聲,說道,「可是,雅兒受了傷,我明天得留下來照顧她,讓她一個人在這裡我不太放心。你就別那麼緊張了,是你自己多想,等雅兒好一點,我們就過去見庫洛夫斯?安德烈,可以嗎?」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