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2913章值得尊重的敵人

第2913章值得尊重的敵人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4-06-21 17:12 | 本章字數:3265

「砰砰」門外響了幾聲敲門聲,接著白冰推門走了進來,說道:「老闆,下面出事了,郝總被人挾持了。」

韓冬的眉頭微微一皺,竟然還有人敢來未央會所鬧事,還真是奇怪,「知道是什麼人嗎。」韓冬問道。

「看他的身手,應該是受過訓練的,我看應該是退伍軍人。」白冰說道,「老闆,我們要不要出手。」

「不用,吩咐下去,我們的人誰也不要動手。」韓冬說道,「讓郝雷發吃點苦頭也好,不知好歹,報警吧,我們看戲就好了。」

郝雷發在唐人街也算有些實力,做一些外貿的生意,每次回國的時候那都是被人捧上了天,而且,跟韓冬在生意上也有些合作,因此,他的生意也沒什麼人敢去搗亂,自然也就賺了不少錢,可是,人有時候就是這樣,貪心,當他覺得自己越來越成功,地位越來越高的時候,他就覺得,韓冬這個不出一點力氣只是拿乾股的人有些沒用,為什麼要白白的給錢給他賺呢,所以,就想著要踢他出局,為了這件事情,雙方最近鬧的也非常的不愉快,只是,還沒有完全的撕破臉皮罷了。

「是。」白冰應了一聲,掏出手機撥通了警局的電話。

在某些方面,多倫市警方的辦事能力還是相當的不錯的,白冰的電話還沒有打出去的時候,南城分局的人就已經來了,在弄清楚是什麼情況之後,負責這次行動的燕舞立刻請求特警的幫忙。

因為,裡面的匪徒可不是一般的人啊,燕舞也不敢掉以輕心,不過,好在對方似乎並非是那種殘忍的匪徒,除了未央會所的一些保安人員因為阻攔而被擊斃之外,匪徒並沒有傷害未央會所里的其他客人和工作人員。

刑警、特警已經將整個未央會所團團的包圍了起來,燕舞在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後,很快的弄清楚了匪徒的身份,並且,也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可是,這件事情還是十分的讓她頭疼啊,已經派人強行的攻進去過兩次,可是,都是損失慘重,好在對方似乎無心傷害警察,槍槍都是擊中在警察的腿上。

人群之中,白冰站在韓冬的身邊,輕聲的說道:「是阿爾法特種部隊的人,叫蘭尼·凱特利,曾經在國際僱傭軍學校接受過為期半年的培訓,老闆,我們這樣做會不會壞了我們的名聲啊,畢竟,有客人在我們這裡出事的話,對我們的影響可不好,要不,我去解決他吧。」

淡淡的笑了一下,韓冬說道:「凡事都有兩面,未央會所在唐人街這麼久,根基那麼深,不會因為這麼一點小事就足以動搖的,況且,郝雷發在道上向來都為人所不齒,沒有人會為了他的死而嘆息,更重要的是,如果郝雷發死了,我們就可以趁機吞了他的產業了,你說,這對我們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呢,好好的看戲吧,我可不能讓你為了郝雷發而去冒險。」

白冰微微的頓了頓,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心裡卻蕩漾起一抹感動,目光落到中央,只見一輛軍用吉普疾馳而來,一個緊急剎車,停了下來。

「沒有迴旋的餘地嗎。」葉謙的眉頭微微的蹙著,看了喬吉·馬博特一眼,深深的吸了口氣,問道。

喬吉·馬博特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已經沒有辦法回頭了,現在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不要讓他再錯下去了。」拍了拍葉謙的肩膀,喬吉·馬博特說道:「這樣對他來說,也是一種解脫。」

或許別人不明白,但是葉謙卻是可以感覺的出喬吉·馬博特心中的那種痛苦,可是,這卻已經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了,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目光流轉,看見不遠處的燕舞,微微的愣了一下,詫異的問道:「她怎麼在這裡。」

「你認識她。」喬吉·馬博特微微一愣,隨即說道:「哦,我差點忘了,昨天晚上是你幫他抓住那三個劫匪的,她是這裡的負責人,自然應該在這裡了,具體的情況我也還不是很清楚,我們過去問一下吧。」

燕舞也看到了喬吉·馬博特,慌忙地走了過來,當看清楚喬吉·馬博特身旁站著的葉謙時,不由得愣了一下,臉色冷了下來,狠狠的瞪了葉謙一眼,顯然是因為昨晚的事情還在記恨著葉謙呢,女人都是很小氣的,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頓了頓,燕舞說道:「你怎麼在這裡。」

「幹嘛那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啊,我怎麼說也算是你的恩人吧,見到我,就算你不感恩戴德,起碼也應該跟我笑一下點個頭握個手什麼的吧。」葉謙說道。

「切。」燕舞翻了一個白眼,目光轉向喬吉·馬博特,說道:「喬吉·馬博特隊長,上面已經跟我打過招呼了,這次的行動將會有你們做先鋒,謝謝你們幫忙,不然的話,我還真的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們已經進攻了兩次,可是都被匪徒打了出來,不過,好像匪徒並不想傷害警察,子彈都是打在腿上。」

「閉嘴。」葉謙眉頭一皺,一聲叱喝,說道,「你知道裡面的是什麼人嗎,那是國家最精英的戰士,是我的朋友,你知道他為國家流了多少的血嗎,為了國家,你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嗎,左一句匪徒右一句匪徒,你知道你這是在侮辱他嗎。」雖然葉謙跟蘭尼·凱特利是不同國籍,蘭尼·凱特利也是為JnD國效力,甚至有可能在戰場上相遇的時候還是敵人,但是,就算是敵人,蘭尼·凱特利也是一個值得尊敬的敵人,他是一個為了國家流血流汗的軍人,是值得尊重的。

葉謙突然變臉,讓燕舞有些措手不及,不由得愣住了,半晌才回過神來,瞪著葉謙,說道:「我說錯了嗎,他本來就是,不管他曾經付出過多少,現在他已經邁出這一步,就已經是匪徒了。」

「你再敢說一句試試。」葉謙的表情忽然間冷了下來,渾身上下充滿了殺氣,喬吉·馬博特一見,慌忙地出來打起了圓場,說道:「好了,別生氣了,燕舞隊長也只是就事論事而已,不過,燕舞隊長,我希望你尊重蘭尼·凱特利,畢竟,他是為國家流過血的人,不管他犯了多大的錯,也不能遮蓋他為國家所付出的一切,他身上的榮譽。」

燕舞也知道自己剛才的話說的有些過重了,聽喬吉·馬博特這麼一說,也就沒有再爭論什麼,「跟我們說說情況吧,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蘭尼·凱特利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挾持人質。」喬吉·馬博特接著問道。

「根據我們的調查,蘭尼·凱特利的妹妹一直在郝雷發的西餐廳工作,可是,郝雷發借著工作之機,灌醉了她,然後將她……事後,她將郝雷發告到了法院,可是因為證據不足,結果就不了了之,之後,面對外人的指指點點,她終於忍受不住自殺了,蘭尼·凱特利可能就是因為這件事情所以挾持了郝雷發。」燕舞說道。

「該死。」葉謙冷哼一聲,說道。

燕舞一愣,轉頭看了葉謙一眼,對於葉謙今天的表情,她顯然很是吃驚,也是更加的疑惑葉謙的身份,不過,葉謙說出這偏激的話,還是讓她不由的愣了一下。

「看什麼,我說的不對嗎。」葉謙冷聲的說道,「你們這些人就知道欺負好人,面對惡人的時候就什麼辦法都沒了,什麼狗屁證據不足,還不是因為收了錢嘛。」

張了張嘴,燕舞想要說些什麼,可是,仔細的想想,卻又不得不承認葉謙的話說的沒錯,雖然她進官場沒多久,但是從小耳濡目染,對官場的事還是清楚一些的。

轉頭看了葉謙一眼,喬吉·馬博特說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就靠你了,勸他出來投降吧,如果實在不行,就……」喬吉·馬博特有些說不出來,深深的吸了口氣,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動作,淚水也順著臉頰滑落下來,他很清楚,其實,蘭尼·凱特利已經沒有其他的路可走了,唯一的一條路只有死。

微微的點了點頭,葉謙舉步走了進去,他相信,蘭尼·凱特利在裡面已經是可以將外面的情況看的清清楚楚,他也相信蘭尼·凱特利不會對自己開槍,就如同自己不會對他開槍一樣。

看到葉謙就這一個人走了進去,燕舞不由得愣了一下,說道:「喬吉·馬博特隊長,就他一個人進去嗎,這樣是不是太冒險了,剛才我們整支特警部隊沖了兩次都沒有進去,還損失慘重。」

微微的點了點頭,喬吉·馬博特說道:「除了他,沒有人可以進去,就算你再多兩支特警,也一樣無濟於事,蘭尼·凱特利是我帶的兵,我最清楚他的能力,我有點累,想休息一下,你吩咐你的人不要亂動,等待吧。」說完,喬吉·馬博特走進車內,瞬間,再也抑制不住,大聲的哭了起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