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3124章燕舞的請求

第3124章燕舞的請求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4-09-30 06:19 | 本章字數:3456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發。「是嗎。」燕舞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你覺得我什麼地方變了。」

葉謙打量了一下燕舞,然後說道:「我從你身上,感應到了一種危險的氣息,這是我以前在你身上從未感受到的。」

燕舞有些驚訝的看著葉謙,隨即笑道:「難怪你能夠這麼快就一統了整個多倫市的**,果然有兩下子,這都被你看出來。」

葉謙呵呵笑了笑,並沒有說話,而是繼續開車,這多倫市的夜景一如既往的漂亮,就好像銀河灑落在這人間,點綴著異樣的美麗。

「葉謙,如果有一天,你發現這個世界,突然變得和自己以前認識的完全不一樣了,你會怎麼做。」燕舞突然盯著葉謙,有些迷茫的問道。

葉謙莫名的身軀一顫,燕舞的這個問題,其實正是這些日子一直困擾葉謙的問題,葉謙活到現在,以前對這個世界的認識,就在不久前,通過秦政的話,完全被顛覆了。

當這個世界,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當你面對的人和物有了巨大的變化的時候,當初的那份價值觀,還能夠繼續引導自己的人生嗎。

「葉謙,我問你話呢。」燕舞見到葉謙發獃,遲遲沒有回應自己的話,當即催促和提醒著葉謙。

葉謙這才反應過來,呵呵笑了笑,看著燕舞道:「你怎麼突然這麼問我,那如果要是換做你,發現這個世界不一樣了,你會怎麼做。」

燕舞莫名的嘆息了一聲,抬頭朝著車窗外望去,街道兩旁的燈紅酒綠,還有那些行人有說有笑,這一幕幕才是他們覺得實實在在的現實。

「我嗎。」燕舞喃喃的說了一句。

「或許,我會繼續履行我身為警官的職責,不管面對的是誰,只要違逆了我心中的法度,那麼他就該受到應有的罪責。」燕舞喃喃的說著,突然目光里閃爍著幾分堅定之色。

「那如果你發現,你的能力有限,無法秉承這種你內心的法度,你又該如何做。」葉謙對於燕舞的這個回答雖然不算意外,但卻心意一動。

燕舞嘻嘻笑了一聲,隨即用堅定的目光望著葉謙,一字一句道:「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葉謙聽到這裡,有些遲疑的看了一眼神情堅定的燕舞,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這是一種態度,更是一種執著。

「我們在前面往左走吧。」燕舞看著前方的交叉路口突然對著葉謙說道。

葉謙微微一愣,說道:「燕舞,前面左轉可不是去你家的路,而是去往郊區的路。」

「沒錯,我想去郊外,呼吸下新鮮的空氣,遠離這喧鬧的城市。」燕舞微微點頭,目光突然有些渙散,不知道她這一刻內心在想些什麼。

但葉謙能夠感受到,燕舞這次特訓回來之後,是帶著滿腹的心事回來的,只是,不知道為何,之前在吃飯的時候,燕舞為何沒有表露出來,而是選擇葉謙送她回去的時候爆發了出來。

葉謙沒有多想,而是應承了燕舞的要求,朝著郊外開去,現在已經是十點多,郊外的公路上有些安靜,過往的車輛比較少見,倒是隱隱能夠聽到野外蟲鳴的聲音。

「停下吧。」燕舞突然對著葉謙喊道,讓葉謙在一處曠野之地將車就地停在了路邊。

葉謙聞言,將車停下,跟著燕舞一起走下了車,來到不遠處的曠野前,只見燕舞抬頭仰望著星辰,今晚的星辰格外的明亮,相信明日又會是一個艷陽天。

燕舞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這才笑看著葉謙道:「你不覺得這野外的空氣遠比城市要新鮮嗎。」

葉謙看了一眼燕舞,他知道燕舞將自己帶來這裡,絕對不是僅僅呼吸這野外的空氣那麼簡單,而是笑了笑,說道:「你有心事。」

燕舞聞言,並沒有意外和吃驚,而是說道:「沒錯,我有心事,可惜你和依依都幫不了我,不過,只要你能夠陪著我,或許我會好很多。」

「你不說出來,你怎麼知道我幫不了你。」葉謙苦笑了一句,說道:「說吧,就算我真的幫不了你,但我一定會是一個合格的傾聽者,只聽不說的那種。」

燕舞看著葉謙,露出了一份甜甜的笑容,喃喃道:「難怪傑茜那時候那麼向著你,現在依依那丫頭也處處護著你,我現在才發現,你除了有一手的好廚藝之外,原來還是個細心溫柔的男人。」

對於燕舞的這個評價葉謙只是笑了笑,並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而是學著燕舞一眼,抬頭望著滿天的星辰,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氣,露出幾分享受的模樣。

「葉謙,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吸血鬼的存在嗎,你知道狼人並不是傳說嗎。」燕舞說出了對她父親都不敢說的話,這一刻,她似乎真的很想找個人說說心裡的震驚和詫異,舒緩對於這個突然而來的真相的壓力。

葉謙聞言,臉色一變,有些詫異的看著燕舞。

「嘻嘻,你是不是覺得我在說胡話,我多麼希望這一切都是假的。」燕舞還以為葉謙這詫異的表情,是覺得她說的話過於荒謬。

然而,燕舞根本不知道,這一切葉謙也一樣早就知道了,和她一樣,對於這個突然而來的世界真相,一時間無法接受,更不知道將來該如何去面對。

「不,我相信你的話,因為,我親眼見過吸血鬼,甚至還和吸血鬼交過手。」葉謙認真的看著燕舞。

這回輪到燕舞詫異和震驚了,可很快燕舞就笑了,笑的很純樸,喃喃道:「沒想到你也知道了這個世界的真相,難怪我見到你之後,就一直想要將這件事跟你聊,原來是因為我們本就是同一類人。」

「葉謙,既然你也知道了這個世界的真相,那你心中是怎麼想的。」燕舞看著葉謙,似乎想要從葉謙這裡得到什麼答案一般。

葉謙笑了笑,說道:「其實之前我和你一樣,都很迷茫,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這個全新的,真正存在的世界,可從你說過的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之後,我才幡然醒悟,明白了自己今後要走的路。」

「哦。」燕舞有些意外的看著葉謙,嘻嘻笑道:「這麼說來,你要謝謝我吧。」

葉謙不可置否的點頭,確實,如果不是燕舞的那句話突然驚醒了葉謙,葉謙或許還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夠找回自己的本心。

「你說說,你是怎麼想的,你要如何面對這個全新的,甚至沒有法度的殘酷世界。」燕舞看著葉謙,很想聽聽葉謙的想法。

葉謙也沒有隱瞞燕舞,直接說道:「我就是我,我愛我的親人,我在乎我的朋友,不管這個世界是真也好,是假也好,不管有沒有法度,不管我有沒有那個能力。」

「為了兄弟我可以兩肋插刀,為了親人我不惜血濺五步。」葉謙說這話的時候,眼眸里閃爍著幾分堅毅之色,一股莫名的氣息,從葉謙的身上迸發出來,讓燕舞不自禁的有了幾分心悸。

燕舞心中一顫,盯著葉謙,一時間居然沒有說話,心中卻暗道:「這個男人我要怎麼評價他,自私,洒脫,或者說他天生就是個隨心所欲的人。」

突然,燕舞身上散發出來幾分森冷的寒意,雙目盯著葉謙,讓葉謙從燕舞身上感應到了一絲危機感。

「我突然覺得,我們或許不是同一類人。」燕舞咬了咬嘴唇,似乎隨時可能因為葉謙的某一句話,從此兩人形同陌路,甚至可能刀劍相向。

葉謙和燕舞,從來都不是同一類人,這些,其實葉謙和燕舞應該早就明白了,燕舞之前是警察,而葉謙是**的大哥,燕舞是個黑白分明的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而葉謙,在他的世界裡,沒有絕對的黑,也沒有絕對的白,在他的世界裡除了黑和白,還有著不能夠缺少的灰色,而葉謙也一直行走在灰色之中,介於黑白之間。

葉謙明白燕舞的意思,隨即咧嘴笑道:「你還記得我當初跟你說的話嗎,這個世界存在著灰色,而且永遠都不會褪去,除非有朝一日人性沒有了**。」

「至少,我們有一點是一致的。」葉謙說道:「我們都痛恨黑色,只不過我們處理的方式會不一樣。」

燕舞微微皺眉,看著葉謙,神情有些複雜,最後笑道:「我不管你是黑,還是灰,只要有一天,你成為了我心中的黑,那麼,我會親手殺了你。」

葉謙這次選擇了沉默,不過他堅信自己有一天,會得到燕舞的認可。

兩人在無邊的曠野坐了下來,靜靜的看著夜空,偶爾會有流星划過,一閃而過,短暫卻絢麗。

「葉謙,你能夠幫我個忙嗎。」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沉默之中,燕舞突然看著葉謙。

葉謙看著燕舞,遲疑了一會,隨即點了點頭,甚至都沒有詢問燕舞要他幫什麼忙,葉謙就這樣不負責任的點頭。

「你這兩天將手裡的事情儘快安排妥當,然後我會來找你,咱們要離開多倫市一段時間。」燕舞含笑看著葉謙,目光里有著幾分柔情。

葉謙說道:「好,我會安排下去。」

「嗯。」燕舞點頭,隨即說道:「咱們回去吧。」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