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3145章誰真誰假

第3145章誰真誰假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4-10-10 15:31 | 本章字數:3426

「到底誰的話是真的,誰才是叛徒。小說來源:85小^說 網https://www.85novel.com」年輕傳教士看了看那孩童,又看了看坐在主座上的美婦人,一時間居然完全分不清誰是誰非。

「葉大哥,他們各執一詞,我們現在相信誰。」燕舞看向了葉謙,頗為焦急。

葉謙微微皺眉,看著主座上的美婦人,又看了看眼前的孩童,兩人的話完全不同,他也一時間不知道該相信誰。

而那孩童在說完這番話之後,居然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甚至眼神都沒有朝著葉謙等人看去,他似乎就在等著葉謙等人做最後的判斷。

既然是那法老的考驗,葉謙等人自然也不敢大意,考驗通過自然能夠直通最後,有機會得到那大預言詔書,如果考驗不通過,以古城顯示的諸多古怪情況來看,多半最後要命喪於此。

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都在苦思冥想,似乎要找出兩人的話語之中,究竟誰在說謊,誰才是真正的叛徒。

可隨著時間的流逝,五人心中就越加的著急,要知道這個通道之前可是進來了一個四品武者修為實力的異能者,而這裡並沒有那異能者的屍體,這說明那異能者已經通過了這第二個大殿的考驗。

最重要的是,當初那法老可是說的很清楚,廣場上的四個通道,都是通往最後的大預言詔書的地方。

「不行,再這樣等下去,等我們找出誰是叛徒的時候,只怕那大預言詔書早就被人捷足先登了。」年輕的傳教士似乎有些沉不住氣了。

「葉謙,他們說的沒錯,這樣等下去,等我們過關,別人只怕已經帶著大預言詔書離開了。」克魯爾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氣氛有些莫名的壓抑,而那美婦人和孩童,自從各自說了一番話之後,就沒有再說過什麼,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似乎他們之前所說,根本就沒有那麼一回事一般。

「葉大哥,我們怎麼辦。」燕舞看著葉謙,她也知道這樣等下去根本不是辦法,他們對這裡一無所知,如何判斷兩個人的話語是真是假。

而葉謙擁有的測謊的本事,對這美婦人和孩童,也一點作用都沒有,葉謙也覺得一時間根本理不清頭緒。

「葉謙,我們沒有時間等下去了,不如大家搏一把。」年輕的獵魔者看向葉謙,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這是個好主意,反正是二選一,我們並不是沒有機會,總好過什麼也不做。」年輕的傳教士當即就贊同了年輕獵魔者的建議。

克魯爾則是微微皺眉道:「你也說了,是二分之一的機會,如果錯了,只怕我們都會死在這裡。」

「機會從來都是留給敢拼搏的人,而不是貪生怕死之徒的。」年輕的傳教士冷哼了一聲。

克魯爾眉頭一皺,面露憤然之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是說我怕死嗎。」

「我可沒有這麼說,是你自己承認的。」年輕的傳教士不冷不熱的冷笑道。

「你這是在挑戰我狼人的尊嚴,你要為此承受我狼人的怒火。」克魯爾一向自傲,豈會容忍那傳教士的羞辱,說著,當即就要動手,卻被葉謙攔住了。

「現在不是內鬥的時候,我們應該說說各自的看法,解決眼前的困難才是。」葉謙瞪了一眼那年輕的傳教士,顯然對於那傳教士的口無遮攔有些生氣。

那年輕的獵魔者見狀,說道:「我的想法很簡單,既然是考驗,就說明我們有機會通過,而那美婦人和孩童,不管他們說的話,誰是真的,誰是假的,我們可以反過來假設一番,便能夠知道誰是叛徒的可能性大。」

「你什麼意思。」燕舞看著那年輕的獵魔者。

「如果我們的敵人是美婦人,那可是一位大巫師,就算只是留下一些殘缺的意念,我們五人有把握殺了她,她剛才僅僅氣息威壓,都讓我們寸步難行,更不要說殺死她了。」年輕的獵魔者解釋道。

「沒錯,如果叛徒是美婦人,那我們根本沒法打,還不如直接返回去,相信那法老的考驗不會這麼讓人絕望,不然也不會讓我們進來了。」年輕的傳教士十分贊同那年輕獵魔者的意見。

「你的意思是,真正的叛徒是那孩童,是琳娜的兒子。」燕舞似乎也明白了那年輕獵魔者話語中的意思。

對付一個大巫師,和一個四階召喚師,兩者之間的難度不言而喻了,五人殺大巫師幾乎絕無可能,但是殺四階的召喚師,多少還有一線希望。

年輕獵魔者的這番話,似乎很有道理,既然是考驗,總不可能不給來參加考驗的人一點過關的機會吧。

「葉大哥,你怎麼看。」燕舞看向一旁的葉謙。

葉謙何嘗不覺得那年輕獵魔者的話有道理,可葉謙始終還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葉謙,我也覺得他們說的話有道理,殺大巫師,這簡直就是自尋死路,殺四階召喚師,這倒還有些機會。」克魯爾也表示認可那年輕獵魔者的話。

「應該沒有那麼簡單。」葉謙卻並沒有完全接受年輕獵魔者的推論。

年輕獵魔者對於葉謙不認可自己的推論,到沒有絲毫的不開心,反而有著幾分期盼,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一旦選擇錯誤,只怕不是沒有通過考驗那麼簡單,還很有可能會為此丟了性命,誰都想要有十足的把握過關。

「你們想想看,如果我們不是五個人組隊,而是單個來到這裡,那豈不是照樣一點機會也沒有,你們有誰能夠認為自己孤身一人,有機會殺死四階召喚師。」葉謙微微皺眉,總覺得他們好像丟了什麼東西沒有考慮進來。

葉謙的這句話,頓時點醒了眾人,那法老當初讓所有人都進來奪取大預言詔書,以法老的本事,肯定知道他們的修為實力,換句話說,法老的考驗,是三品武者修為實力的異能者也能夠通過的才對。

而現在,無論是面對大巫師,還是那四階的召喚師,對於三品武者修為實力的異能者來說,都沒有絲毫的機會,所以,事情絕對不是年輕獵魔者說的那麼簡單。

「葉謙,你有什麼想法沒有。」年輕獵魔者被葉謙的話說服了。

葉謙遲疑了一會,再次環顧大殿,又看看那大巫師和那孩童,突然腦海里似乎想起了什麼。

「這是他們巫術師之間的內鬥,我們為何一定要參與,是法老希望我們站隊表明立場,還是另有原因。」葉謙看著其餘四人。

「對啊,既然這是法老留下的考驗,那麼我們就要弄清楚他留下這考驗的目的是什麼。」年輕的獵魔者也恍然大悟,這麼簡單的事情,居然被他們差點忽視了,而沉溺在分析美婦人和孩童之間誰的話是真的。

要說誰的話是真的,他們兩人的話都不可信,唯一可信的人自然是那位古老的法老,那個留下了大預言詔書,並且留下四大護法守衛這裡的法老的話。

「第一個大殿,法老考驗我們的是對於抵禦誘惑的考驗,我們沒有動那些法器,這才來到了第二關,而這第二關的考驗會是什麼呢。」燕舞若有所思的說著。

「我相信絕對不是武力。」克魯爾在一旁說道:「因為如果是考驗武力,顯然我們都沒有過關的資格,就算是之前那個四階異能者也一樣沒有那本事。」

「不是心智,也不是武力,那會是什麼。」年輕的傳教士皺著眉頭,一時間也陷入了沉思。

「我知道了。」年輕的獵魔者突然露出了一絲笑容,看向了四人道:「是非的判斷理念。」

「誰是誰非,站在不同的立場,有著不同的看法,就好像我們外面各大勢力派別一樣,信仰的不同,利益的糾葛,會讓我們對同一件事情的看法有著巨大的差異。」年輕獵魔師繼續說著。

「而我們來到這裡,不過就是一個外來人,一個中立者,或者更直白的說,我們充其量就是一個信使,一個將大預言詔書帶回去的信使,所以,我們的立場很簡單,無論對或錯,這都是他們的事情,我們為何一定要插手,我們只管自己的職責便可以了。」年輕獵魔者說著,臉上已經完全釋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朝著大殿外的通道走去。

年輕獵魔者這一走,年輕的傳教士幾乎都沒有絲毫的遲疑,緊跟著追了上去,對於那孩童,還有之前還殺氣騰騰的美婦人,直接選擇了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而燕舞和克魯爾,這一刻卻並沒有走,而是看向了葉謙,只有葉謙做出了決定,他們倆個人才會跟上去。

葉謙笑了笑,說道:「他說的沒錯,不同的角度看待相同的事情,總是會出現各種截然不同的結論。」

葉謙說著,朝著那主座上的美婦人走去,畢恭畢敬的行了一個禮,這才說道:「前輩,孰是孰非自有後人評論,公義自在人心,而我們此番一行,不過是受法老所託,帶走大預言詔書,你和琳娜的恩怨,並不是我們能夠插手的。」

說完,葉謙又朝著那孩童同樣說了這麼一番話語,表明了自己的態度,這才準備帶著燕舞和克魯爾離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