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3264章七羽侯

第3264章七羽侯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4-12-09 06:05 | 本章字數:3445

葉謙雖然不知道狼牙其他人是怎麼想的,但卻明白,至少李偉、劉天塵、林楓,他們都是和自己一條心,葉謙的抉擇,就是他們的抉擇。

至於燕舞和廖和東,因為他們背後一個有自己的師傅,一個有自己的父親和宗門,他們的立場,其實早已經確定,只不過暫時加入狼牙,參加這傭兵小隊的比賽。

至於小小,因為秦王和迦樓羅王,還有七羽侯的出身不同,秦王一直都是中立,不攙和任何的宗門勢力的糾葛之中,所以,小小的態度也比較敏感,葉謙不能夠讓小小陷入是非之中,更不能夠讓秦王麻煩。

一時間,葉謙也理不出頭緒,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最後只跟穆蘭法老說他回去好好想想,答應穆蘭法老,在這之前會繼續以古藺法老使者的身份,還有召喚師一脈代表參賽傭兵小隊的身份處理任何的事情。

葉謙這個回答,雖然沒有明確的回復穆蘭法老,是不是徹底歸屬召喚師一脈,但至少表明,在頂級傭兵大賽的時間裡,他是以召喚師一脈的身份出現的。

有了這個回答,穆蘭法老已經頗為滿意了,這至少說明了葉謙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至於最後葉謙的抉擇,誰也不能夠左右。

葉謙告別了穆蘭法老,回到了自己居住的房間,果然,斷斷續續就不斷有人敲門進來,有教廷一脈的人,有惡狼谷一脈的人,也有吸血鬼一族的人,幾乎六大勢力,都來人找了葉謙,目的都是要拉攏葉謙和狼牙傭兵小隊。

不過,葉謙都用相同的理由拒絕了,他說自己沒有想好這個問題,現在只是一心要準備比賽,歸屬的問題一切等他結束後再說。

「咚咚。」

突然,葉謙的房門又再次響起,葉謙已經不記得這是第幾次有人敲門了,人怕出名豬怕壯,或許就是這麼一個道理,今天他的房門接見的人最弱都是准候級的強者,甚至還有一位將候級的強者親自過來表達他們的誠意。

「燕舞,怎麼會是你。」葉謙打開房門,見到來人居然是燕舞,多少有些意外。

燕舞含笑道:「嘻嘻,可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還有鬼狼。」

果然,只見廖和東也走了過來,出現在葉謙的眼前,看著兩人的到來,葉謙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說道:「你們不會是代表了獵魔者公會過來的吧。」

燕舞無奈的聳聳肩,廖和東苦笑了一句,說道:「沒辦法,誰讓你現在是個人積分榜的冠軍呢。」

「饒了我吧。」葉謙苦惱不已,今天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波來拉攏自己的人了,現在,自己狼牙的隊員,居然都來拉攏自己了。

「狼王,對不起,我們也是身不由己,師傅他老人家都開口了,我這個做弟子的沒有理由拒絕。」燕舞無奈的看著葉謙,一臉為難道。

「好好好。」葉謙知道躲不過去,說道:「說吧。」

「我師傅要見你。」

「我父親說要見你。」

燕舞和廖和東幾乎同時說道。

葉謙心中莫名一顫,沒想到伽羅王和七羽侯都要見自己,伽羅王的地位和穆蘭法老差不多,七羽侯的地位也比較特殊,那可是上品宗門粽羽門的掌門。

「我是先去見你師傅呢,還是先去見你父親。」葉謙白了一眼兩人。

「這件事不用分先後,因為我師傅和七羽侯是老朋友,他們兩現在在一起。」燕舞呵呵笑道。

伽羅王和七羽侯都是獵魔者公會的巔峰強者,他們的立場倒是沒有多大的衝突,加上兩人是多年的老友,在整個異能者世界也不是什麼多大的秘密。

葉謙跟著燕舞和廖和東,見到了伽羅王和七羽侯,伽羅王留著鮮亮的光頭,看上去有幾分電視里常見的苦行僧的氣質,而七羽侯則是看上去多了幾份儒雅的氣質,有種武學宗師的風範。

「葉謙見過伽羅王、七羽侯。」葉謙連忙行禮,燕舞和廖和東送葉謙來了之後,也坐在了一旁,顯然他們是要打親情牌。

「果然是後生可畏,早就聽燕舞提過你,今日一見,還真有些七羽侯你當年的風采呢。」伽羅王含笑說道。

七羽侯微微點頭,笑道:「葉謙,不用拘禮,坐下說話吧,燕舞和犬子都是你狼牙的隊員,說起來,咱們都是一家人。」

果然,七羽侯這話一出,葉謙也不由的鬆了一口氣,同時燕舞和廖和東都朝著葉謙使眼色。

「是。」葉謙點頭,這才靠著廖和東和燕舞坐下。

「來人,上茶。」伽羅王隨即讓人給葉謙送上來剛剛泡好的茶水。

「多謝伽羅王。」葉謙起身,面對這些個異能者世界的大能,葉謙總是覺得不自在。

「狼王,不用多禮了,以你和我徒兒的情義,我可是沒把你當外人,所以啊,我也就不繞彎子了,這次找你過來,就是想要問問你今後的歸屬問題。」伽羅王也不繞彎子,開門見山的說出了自己叫葉謙過來的目的。

「是啊。」不等葉謙說話,七羽侯就說道:「這個歸屬問題可是關係了你今後的命運,也關係了你狼牙傭兵小隊的前途,這可是件值得深思的問題。」

葉謙點點頭,說道:「兩位前輩說的沒錯,不瞞兩位,今天問我這個問題的人很多,其中就有穆蘭法老前輩。」

「穆蘭這老傢伙,肯定不會放過賢侄你這樣的人才,只是,他們巫術師最擅長的是巫術,而賢侄你是古武者,倒是和我們獵魔者比較接近。」七羽侯半開玩笑的說道。

「七羽侯,別讓小輩笑話你沒風度,在背後說人閑話可不好。」伽羅王故作生氣的說道。

七羽侯不以為然道:「伽羅王,我可沒說錯,就算他穆蘭在這裡我也這麼說。」

葉謙多少有些意外,畢竟七羽侯只是八階異能者的將候,而穆蘭法老可是九階異能者的王侯,七羽侯敢這麼說穆蘭法老,多少讓人有些意外,要知道,王級強者和將候級強者的實力差距,葉謙也算是親眼見過,秦王對上撒曼爾,秦王甚至都沒有出手,就逼得那撒曼爾自殺,這需要多大的實力差距才能夠做到。

葉謙略微有些尷尬,說到底,他現在可是代表的穆蘭法老的召喚師一脈在參加比賽,而七羽侯一點也不顧及的當著葉謙的面就說穆蘭法老,看來這七羽侯的性子和廖和東恰好相反,直爽的有點過頭了。

「父親。」廖和東發現了葉謙的尷尬,有些看不過去,當即提醒了一下自己的父親。

聞言,七羽侯當即就不樂意,居然從椅子上跳將起來,指著廖和東罵道:「好你個臭小子,有你這麼和父親說話的嗎,你入狼牙才幾天,這麼快就向著別人,指責其你父親來了。」

廖和東臉一沉,看了看葉謙,又看了看上面坐著的伽羅王,哼了一聲,轉過頭,不再說話。

燕舞這個時候,嘴巴動了動,似乎想說什麼,可又顧忌伽羅王,最後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給葉謙投去了一個歉意的眼神。

葉謙苦笑不已,沒想到七羽侯的性子居然這麼張揚,當著自己的面,就這麼不給廖和東的面子,指著廖和東的鼻子就罵。

「七羽侯,這倒不是廖兄向著別人,在背後說人是非,的確有失強者風範,廖兄這是向著你呢。」葉謙含笑說道。

葉謙這話一出,頓時讓伽羅王和七羽侯臉色微微一變,要知道葉謙不過就是六階古武者,而他們兩人,一個是將候級強者,一個是王級強者,他們才是異能者世界的真正巔峰強者。

葉謙敢在七羽侯面前說七羽侯的不是,光是這份勇氣,就不是常人能夠擁有的,而且,葉謙所說,又是在為穆蘭法老找面子,也是在給廖和東台階下,忠義並存。

七羽侯短暫的失神之後,隨即冷笑道:「好啊,葉謙,你以為你拿了個比賽的個人積分冠軍,就能夠挑戰一個將候的尊嚴了嗎,你可知道,就憑你剛才的話,我就算是殺了你,也沒有會為你出頭。」

面對七羽侯凌厲的眼神,葉謙不偏不倚的對了上去,說道:「個人積分冠軍,對我來說只不過是運氣,但一個有恩於我狼牙的人,一個我葉謙的兄弟,足夠讓我用性命來維護他們。」

「好小子,你不怕死。」

「你以為我真不敢殺你。」七羽侯強大的領域力量,瞬間將葉謙籠罩,殺氣騰騰。

「我們華夏有句古話:人固有一死,有輕於鴻毛或重於泰山,如果因為這件事我死在七羽侯您手裡,那我勉強也該算是死的重於泰山,倒是七羽侯你,或許會因為這件事,而被天下人嘲笑,說你聽不得真話。」葉謙感受著體內的血液都被壓制的沸騰了,面紅耳赤,看得出來,只要七羽侯一個念頭之間,葉謙的性命恐怕就真的要報銷在七羽侯的手中了。

將候級強者和六階異能者的差距,猶如天地之別,葉謙根本無從反抗,倒是廖和東和燕舞臉色大變,本以為七羽侯就是嚇嚇葉謙,卻萬萬沒有想到,七羽侯居然連領域都釋放了出來,尤其是此刻七羽侯臉上表現出來的殺機,那可是一點不假,似乎他真有殺死葉謙的心思。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