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第八百九十四章:守得雲開見月明

第八百九十四章:守得雲開見月明 (1/2)

小說: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 作者: 冰公主 | 更新時間:2018-06-12 17:19 | 本章字數:3956

李寶兒迷迷糊糊的,只聽得耳邊有細微的響動聲,身體好像被什麼拖行著一樣,她想叫,但全身沒力。

意識處在消失的邊緣,一聲輕微的東西鎖上的聲音傳入腦海,隨後,她好像聞到了一些刺激性的氣體。

這種氣味……有毒!

她這種情況,是不是意味著……要死?

要死嗎?

突然,腦海里閃過一幕熟悉的畫面——小寧子還躺在病床上!

小寧子還沒醒過來,萬一小寧子醒過來見不到她怎麼辦?

她捨不得小寧子,她捨不得自己的丈夫!

如果這輩子就這樣錯過,就算到了閻王那裡,她也要把閻王KO掉,然後再跑上來!

慢著,鼻間縈繞著的這種氣味,好像似曾相識……好像是……煤氣!

這個字眼從腦海里突然崩出來,李寶兒就像打了雞血一樣,猛然的睜開眼睛。

天,就算她能從下面上來,身體沒了那也是白搞。

她可不想變成了一隻鬼魂跑到小寧子面前嚇他。

這麼狗血的橋段,絕對是不可能發生在她身上的!

強光入眼的,李寶兒下意識的想用手擋著,問題頭痛得快要裂開。

身後的那個人也不知道給她聞了什麼東西,頭竟然痛成這樣,還全身無力的!

李寶兒眯著眼看了看環境,這個地方是……家裡。

空氣里傳來『噝噝』的細微響聲,李寶兒緩了緩,隨後臉色一片煞白!

煤氣,煤氣開著,空氣里滿滿的都是煤氣味道!

天,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再不趕快離開的話,她是真的要死翹翹了!

一咬牙,李寶兒拚命的撐起身體,身體里湧現著強烈的求生慾望和意志。她不想就這麼死掉,她還要見她的小寧子!

慢著,真真呢?

李寶兒張嘴想叫真真的名字,發現自己這聲音沙啞得可怕,更恐怖的,是根本就叫不出來!

敢情是剛才迷暈她的東西有問題。

不管了,先走出去再說,不然在這裡多呆一秒鐘,就多一份生命危險。

起碼將門打開,如果真真還在屋裡,放些煤氣出去也是好的。

李寶兒咬著牙爬行,離門越來越近,她的意識,卻又漸漸迷糊。

不行,她得要撐下去,要撐下去!

就在她的手夠上門的那一刻,感覺到門那邊的異動,像是有人在外面——

糟了,迷昏她的那個人還在?

想到這,李寶兒本能的想要退後,但身體這個情況,她進不得,也退不得。

這一猶豫間,門已經被打開,她抬頭一看,眼睛瞬間瞪大!

不會吧,她看錯了吧?

她肯定在做夢,她在做夢!

「……」她張了張嘴,發不出任何聲音,就在身體被人抱起帶出屋子的那一剎,她意識一散,身體就像解脫了一樣。

眼睛一黑,她再次昏了過去。

從夜市回到家裡,凈舒都是緊緊的握著自己的手,北堂修知道妻子在想什麼,進到卧室時,將妻子緊緊的擁在懷裡:「寶貝,不要擔心,沒事的。」

說沒事是假的,2億啊,天,200萬都可以讓人瘋狂,何況是2億!

雖然北堂修的命遠遠不止這個價。

「這段時間,能不能只待在我身邊?」

北堂修想了想:「好,我盡量。」

「公司里的事,可以搬到家裡商議嘛。你是董事長,又不用親自動手。」

「好,明天我就把辦公室搬過來。」

「還要查出是哪個下的格殺令,管他是天王老子,讓我知道我肯定讓他好受!」

「要查出來容易,一天時間就行了。搞不好夜魅那小子就知道了。」

凈舒眼睛微微一亮:「那剛才為什麼不直接問清楚?」

「他說的是一個組織,不好弄。」

心裡一沉,凈舒將自家老公抱得緊緊的:「那就將這個組織毀掉算了!」

北堂修緩了緩:「對,這也是一個好辦法。用一個組織的名義對我進行追殺,想我死的那些人肯定非常惜命。如果將事情反過來,那肯定很好玩。」

凈舒眨了眨眼睛:「怎麼反過來?」

「我出3億讓人反追殺就行了。」

「噢……」凈舒似是而非就應著,總覺得哪裡不妥。

「傻瓜,當然是不可能這樣做的,」北堂修點了點妻子的額頭:「一旦這樣,是個人都會說出錢買我的命,然後讓我『反擊』,從中牟利。」

「是這樣沒錯。」凈舒剛燃起的希望整個熄滅掉:「那怎麼辦?難道就一直被動嗎?」

「不會一直被動的,」北堂修輕撫著妻子的黑髮:「就像寶貝你說的,近期我就在家裡,哪也不去。先『躲』一段時間再說吧。」

雲凝居。

夜已深,萬物俱靜,天上高掛著一輪明月,撒下一地的銀光。

從父親家裡回來後不久,夏凝就有一種很累很累的感覺,看了一會寶寶,洗了澡後早早的上了床。

但卻怎麼也睡不著。

她的心好亂,好累,但心底深處好像某種聲音在叫喚著,低低的,讓人有種不甘的感覺。

身後一雙大手穿過腰間將自己緊擁著,隨之溫暖安全的感覺縈繞全身,夏凝本能的放鬆,伏在丈夫胸口上。

「怎麼還不睡?」

「睡不著。」

「我泡杯牛奶給你?」

夏凝搖了搖頭,手撫著丈夫的臉:「你今天和父親說了些什麼?」

「嗯?」

「你不要瞞我,我看見父親的臉色,有點難看。」

「我說什麼,你應該猜得到。」易雲睿將頭埋進妻子發間,嗅著那陣陣的讓人心醉的芳香。

「父親這一路走來很不容易,我們是不是有點過份?」

「過份?」易雲睿冷冷一笑:「要是過份的話,哭出來的人,不是你一個。」

「其實父親他大可以不來告訴我,他還活著。我感覺我們給他帶來了不少麻煩。」

「他不來見你,就只有兩個原因。第一,他不是你父親,第二,他別有所圖。你覺得是哪一個?」

夏凝微微一愕。

不是你父親……另有所圖……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