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第九百二十三章:一切都在改變

第九百二十三章:一切都在改變 (1/2)

小說: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 作者: 冰公主 | 更新時間:2018-06-12 17:19 | 本章字數:3826

北堂修此刻的眼神,此時的表情,雖然帶著一抹孩子氣般的打鬧,但凈舒看得出,他眼底深處,那種深深的孤獨。

那天晚上,覆滅告訴她,北堂宏自慘劇發生後,整個的將自己封閉了。北堂修甚至連跟自己父親見見面,說句話,也是極困難的事。

北堂修自小就學會了獨立,學會了如何將自己照顧好。

學會了如何讓自己開心。

北堂修,是第一個從北堂本家的傷悲中走出來的人。

是他,帶給了北堂本家一線光明,還有希望。

她心痛啊,北堂修出身顯赫,本應集萬千寵愛在一起,自小卻忍受著連大人都會崩潰的痛苦。

他挺了過來。

還如此的溫柔,如此的陽光。

這樣的男人,她凈舒怎麼捨得!

「傻瓜,我是你妻子啊,這輩子就死賴著你不放了。你小心點哦,以後可別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

聽著妻子這半帶警告的玩笑話,北堂修柔柔的笑著,將信封放下:「來人,給覆滅大叔予北堂本家最高禮儀,下葬。」

「是,家主!」

覆滅大叔的葬禮,幾乎整個北堂本家的人都參與了。甚至還驚動了警方,不少警員在四周巡視著。

以為又出什麼亂子。

但讓人意想不到的,阿紫出現了,陪著她的,是洛文沖。

阿紫身受重傷,在醫院裡只待了一個星期,還是坐著輪椅回來的。這倒是不太讓人奇怪,畢竟大家都知道阿紫跟覆滅,畢竟多年『同事』。

但洛文沖,C市的副司令,卻跟在了阿紫身邊。

一個黑,一個白,一個正,一個『邪』,本應是不兩立的兩人,卻就這樣的出現了。

出現得很『隨意』,也很平淡,卻讓眾人驚訝了好一陣!

敢情洛文沖從前踢過幾次朱雀堂的館子,誰知道他這次又要干出什麼事情來?!

雖然洛文沖在整個葬禮過程當中,一直緊崩著臉,好像隨時會崩斷似的。但是個人也看得出,洛文沖整個注意力,都在阿紫身上。

這個大男人,因為阿紫而改變了。

洛文沖的表現,可是讓小美看傻了眼。

連帶著她身邊的安子皓,也是覺得不可思議。

後來想想哪,愛情的力量,那可是會逆轉乾坤的。

阿紫出現了一會就回醫院去了,這還是洛文沖強行帶她回去的。

「咳,」安子皓低聲對小美道:「小美美,你看你家洛司令,移情別戀了哦。我早說了那人靠不住,看吧,還是我比較靠譜些對吧。我可是非你不娶的呢!」

小美白了他一眼:「說什麼呢,嚴肅些!」

安子皓眨了眨眼睛:「小美美,這你可不對了,你看人家洛司令對阿紫都這麼溫柔,你怎麼整天對我橫眉怒目的……」

「再說話你就給我滾一邊去!」

安子皓薄唇一閉,安份守己。

這場葬禮,大家臉色都很凝重。

最坐立不安的人,當數是況傑。

他知道,覆滅自盡之前,留下了一封書信,上面有寫四神堂的事。

當中也包括他。

他的心,很不安。

所以整個葬禮,他都有點心不在RAN。

最終,北堂修叫了他到後堂。

單獨的。

況傑心裡猛的一提,精神的那根的線,好像突然間崩壞了般。身體『散』成了一地!

看到北堂修和凈舒坐在別廳正中,況傑認命似的深吸了一口氣,跪下,行禮:「家主,少夫人。」

「況堂主,叫你過來,是想跟你說些事。坐下說話吧。」

況傑坐了下來,頭微微的低著,不敢看北堂修。

「相信況堂主應該知道覆滅大叔是怎麼辭世的?」

況傑心裡一涼,點了點頭:「是。」

北堂修微微一緩,淡淡的笑著:「況堂主,從剛才直到現在,你好像都有些奇怪。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況傑嘴緊抿著,沉吟了一會,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一樣,抬頭直直的看著北堂修:「家主,況傑罪大惡極,請家主責罰!」

「哦?況堂主為什麼這樣說?」

「屬下知道覆滅臨死前寫下了一封書信,當中有屬下的名字。家主,如果你有顧忌,那你就下令吧。」

他很清楚北堂本家的實力,也很清楚YHZ的能耐,就算逃,這世界之大,他肯定是逃不掉的。

與其提心弔膽的過日子,倒不如現在了結,乾淨利落。

北堂修與他對望了好一會,輕輕嘆了一口氣:「沒錯,覆滅留下的書信里,提到了四神堂的名字。你是其中之一。覆滅的意思,相信況堂主很明白。」

「……嗯。」況傑有覺悟似的閉上了眼睛。

其實覆滅的話,也等於是老家主的話。

覆滅在北堂本家的地位,甚至比北堂修更重。

既然覆滅留了這樣的書信,北堂修是現任家主,按規矩,肯定是要遵遺囑辦事的……

「但覆滅的那封書信,我已經讓人燒了。」

「呃?」況傑一愣,燒了?

「嗯。燒成灰了。覆滅寫的什麼內容,我已經記不住了。」

燒了……真的燒了嗎?

況傑有些不敢相信。

北堂修笑了笑道:「況傑,我與你自小就是玩伴,你是什麼樣的人,我很清楚。」

因為白虎堂在二十年前的那樁滅門慘劇中當了『逃兵』,所以這二十年來,白虎堂一直是北堂本家的恥辱。甚至連最低下的清潔僕人,也敢公然侮辱白虎堂的人。

故此,白虎堂的人走的走,散的散,這二十年下來,剩下不多。

「況傑,如果要走,你十多年前就可以離開了。也用不著在北堂本家受這麼多的氣。畢竟,人是可以選擇自己生死的。我,不怪你。」

聽到北堂修這句話,況傑心裡一陣翻湧!

他大可以不繼承白虎堂主之位,他大可以『讓賢』,但他心裡總有一股想法。

他不能讓白虎堂的這個恥辱,一直的存在下去。

還記得父親因病去世時,告誡他今後一定要做個守信的人,他記著了的。

為了生存,他不得不巴結青龍堂主,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