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1817:不要命了

1817:不要命了 (1/2)

小說: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 作者: 冰公主 | 更新時間:2018-09-17 00:35 | 本章字數:3702

「雖然我不太清楚夏先生說的是什麼,我敢保證夏先生現在和我說的事,除了你和我之外,不會再有第三個人知道。」

夏明正看著夏凝許久,然後開了口。

凈舒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女人,半晌後才拉了拉身旁的丈夫:「老公,她不是夏姐對吧?」

「不是,」北堂修調著咖啡:「她是克勞狄家族的人。」

「克勞狄家族……」凈舒喃喃的重複:「這個家族很牛的嗎?」

北堂修有趣的看了她一眼:「世界十大家族之一。小舒舒,你覺得呢?」

凈舒更是驚訝:「厲害哪。不對,我怎麼能說別的女人厲害呢!最厲害的是夏姐!夏姐可是戴維斯家族的繼承者!這個女人比不了。」

北堂修朝她柔柔一笑,托起剛煮好的兩杯咖啡:「我過去了。你乖乖在這裡,易首長在辦正事。」

丈夫言下之意就是讓她別過去搗亂。

凈舒PIE嘴:「好歹我也是鳳主,見過風浪的人,老公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啊?」

「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話說到一半,北堂修頓著了嘴:「咖啡要涼了,我過去了。」

看著丈夫的身影,凈舒很是疑惑。

克勞狄家族和戴維斯家族比起來,誰更牛?

「易首長,珊珊女士,咖啡送到。」北堂修把咖啡放下:「珊珊女士今天貴客到,咖啡小屋準備了新蛋糕,請珊珊女士品嘗。」

北堂修說著,兩個服務生已經將蛋糕放到了她面前。

看著眼前的蛋糕,珊珊臉上沒太多表情:「謝謝。」

北堂修看向易雲睿,易雲睿朝他使了個眼色。

「兩位慢用。」北堂修沒再多說,轉身離開。

易雲睿喝了一口咖啡,拿起小勺:「這裡的蛋糕和咖啡都很好,你嘗嘗。」

珊珊喝了一口咖啡,吃了一塊蛋糕,面無表情的說:「還可以。和別的蛋糕沒什麼大的分別。」

聽她這麼說,易雲睿也沒再多話。

有些人,只是樣貌相似而已。

珊珊喝了一口咖啡,看向易雲睿,半眯著眼睛:「其實能單獨和你在一起幾天,也是很不錯的旅遊感受。」

「是嗎?易某很榮幸。問題明天之後,你的事情會交給溫副官全權負責。」

「溫文清?」珊珊很是詫異:「為什麼是他?」

「溫副官的能力,與我沒什麼差別。」

「差別大了!」珊珊說這話帶著一些慍怒:「想不到你身為一個軍人,竟敢違抗上級的命令。」

「沒有違抗,只是換了另外一種方式執行。」

「陽奉陰違嗎?你就不怕我反映?」

「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如果行軍打扮,是我的事。」

珊珊冷冷的看著易雲睿,許久後輕輕一笑:「不愧是軍神,很有擔當的男人。既然這樣,好吧。我應該相信易首長。你如何安排,我如何接受。只要任務達成就好。」

易雲睿薄唇緊抿,沒有說話。

「易首長深愛自己的妻子,怎麼可能拋下自己妻子五天時間不管。這個我能理解。只要我能安全,誰保護我還不是一樣嗎?」

珊珊這樣說,易雲睿倒是感覺些許的不好意思:「特殊戰略安排而已。」

「好。」珊珊低低的應了一聲,沒再作其它話。

易雲睿輕輕的皺了皺眉,對比起她先前的強硬態度,突然變得如此溫柔,這種感覺……很詭異!

雲凝居。

夏凝眉頭緊皺,看向遠方的眼神沒有焦點。

她在想著夏明正的事。

他剛給了她一個『節點』,節點裡面的消息,非常龐大,也非常恐怖。

恐怖得她不敢輕易觸碰。

就像夏明正說的,誰碰誰死。

要是輕易把節點打開,那引起的動蕩可是全球性的!

但是的確能牽制著希提豐。

甚至可以要挾希提豐。

問題難保不會出現意外。

夏凝深吸了一口氣,沉吟著這『絕世神器』怎麼用。

或者說,她有沒有斤兩,能用得動這絕世神兵。

看著夏凝這種神色,一般的卡羅琳很擔心:「主人,有什麼事情我可以幫你解憂的?」

夏凝嘆了一口氣:「也沒什麼事。對了,近期少磯和逆閻在做著什麼?」

「她倆忙著公司的事。少磯夜夜笙歌。」

「夜夜笙歌?」少磯和她丈夫感情非常不好,這夜夜笙歌意味著什麼?

「是的,近期少磯除了忙公司的事,還想盡一切辦法折磨她的丈夫。」

夏凝嘴角微微一抽:「啊?」

「主人,他倆是冤家。少磯肚子里的孩子,是他丈夫害沒的。」

「什麼意思?難道那孩子不是他倆親生的?」

「是。聽說她丈夫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少磯一氣之下孩子流掉了。」

夏凝心裡一沉,感情少磯現在這樣做,那個男人是活該。

少磯做事手段毒辣,敢情她丈夫沒少受苦。

夏凝剛想說什麼,胸口突然一堵,一口氣猛的喘不上來!

「咳咳咳!」喉嚨幹得可以,心臟跳漏了好幾拍,夏凝手緊緊的按在胸口上,一陣頭暈目眩。

「主人,你怎麼了?」

夏凝臉色一片煞白,仍是咬著牙對少磯搖了搖頭:「沒什麼……」

昨天才發作了一次,今天又來?

「主人,我扶你回房吧。」

「酒……給我酒……」

「都這個樣子了就不要喝酒了!我讓伍軍醫來……」

「別……不要讓軍醫過來。把少磯叫過來,快!」

二十分鐘後。

看到臉色一片慘白的夏凝,少磯眉頭緊皺:「才一個月沒見,你怎麼把自己弄成這樣了?」

夏凝喘著氣,二十分鐘後還沒緩過來:「你……你手上抑制的葯還有多少?」

「還有多少?」少磯挑眉:「你以為是糖,隨便吃啊?」

「咳咳!」夏凝緊緊的捂著胸口:「我……喘不過氣……」

少磯抓過她的手把脈,臉上神色很是難看:「昨晚喝酒了?不對,你近期都喝酒了是吧?」

「喝酒後,睡得快。」

「不要命了是嗎?像你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