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1824:手上的籌碼

1824:手上的籌碼 (1/2)

小說: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 作者: 冰公主 | 更新時間:2018-09-17 00:35 | 本章字數:3820

醫生遲疑了一下,看了一眼旁邊的護士。

「病人需要換藥,太太還是先讓你先生換藥之後再說吧?」

「說幾分鐘都不行嗎?」

「這個……」醫生看了一眼護士。

護士把醫護車推了過來:「就算你和你丈夫最是恩愛,也得為他的健康著想。葯換好了你們說什麼都行。」

少磯挑了挑眉,眸里掠過一抹危險的光芒。

「好。」少磯應了一聲,坐在一旁。

護士把吊瓶換掉,醫生幫俞澤宇檢查著身體。

「我覺得你們三個呢,扮醫生還扮得挺像。」

突然的,少磯淡淡的開口。

醫生和護士猛的一愣!

就是一秒鐘的遲疑,少磯針管在手,閃電般的刺向兩名護士,手彎成了爪,緊緊的鎖住醫生脖子。

兩秒後,護士相繼倒地。

少磯玩味的看著醫生錯愕驚恐的神色:「說,你是來殺我的,還是殺俞澤宇的?」

「我……我……」喉嚨被鎖著,醫生幾乎喘不了氣:「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不知道是嗎?」少磯搖了搖手上的小瓶子:「裡面裝著一樣東西,打進你體內後,你就會老實的招。但是會很痛苦。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醫生眼睛死死的瞪著瓶子,嘴唇動了動:「我……我真的不明白你在想說什麼……呃!」

少磯不和他廢話,直接一拳打在他肋骨上,讓他直接喪失行動力。

拿起旁邊的針管,少磯一臉笑意:「知道么,我最喜歡玩這種遊戲了。我最喜歡一開始不認真交代的人。因為接下來可以讓我很好的玩……你。」

話完,少磯將針管里的針液緩緩的輸進醫生手臂里。

「不……不要!救命哪!」

少磯塞了一團紙進他嘴裡:「噓,想活命的就乖乖交代。不要吵。你叫這麼大聲,警察叔叔來了怎麼辦?你剛才可是想著殺人哦。」

少磯如仙女一樣的臉孔帶著嗜血的笑,一白一黑的反差,帶著無比的恐怖詭異。

醫生眼睛瞪得很大,沒錯,他本來是想了結這對夫妻,現在看來倒是會被別人了結!

「現在的劑量不重,你可以慢慢的告訴我,是誰派你來的。為什麼要派你來。但是記著了,你一定要慢慢說。要慢慢的說。」

「……!」

看著少磯折磨醫生的那抹興奮表情,俞澤宇觸目驚心。

他直直的看著少磯,回想著兩年前的她……

那根本就是一天一地的反差!

從前的她溫柔善良,逆來順受。

現在的她有仇必報,無所不用其極!

想來,是他把她逼成了這樣。

小姬嫁入俞家,也就只是想做好他的妻子。

是他生生把她逼成了惡魔。

問題是……

他現在為什麼要想這些?

他不是很想她死么?

她不在,他全家都安全了。

到這一秒,他竟然還對她有惻隱之心?!

他是不是……傻了?

「怎麼,會可憐我了?」像是知道俞澤宇想什麼,少磯臉上掛著危險的笑。

俞澤宇心裡一跳,感覺這女人應該沒特異功能!

「你怎麼解決這三個人?告訴別人他們是殺,手,然後我們把他們三個打暈嗎?」

「把他們交給警方是一定的。問題我先弄清楚誰膽子這麼肥,敢要我的命。而且用的手法還這麼拙劣。」

俞澤宇沒有說話。

如果能快速弄清楚的話那就最好。

「只要告訴我名字就行。」少磯針尖對著醫生眼睛:「別抖,再抖的話眼睛就瞎了。」

醫生深吸了一口氣,拚命的控制著快要嚇出尿的身體。

少磯笑了:「乖,告訴我名字。」

「她……她是一個女人。是個小孩子,叫……叫斯莉莉……」

斯莉莉。

少磯臉色微微一沉。

這個名字……似曾相識!

慢著!

放開了醫生,少磯眉頭微皺。

那幾個小孩子,長大了?

回來報仇了嗎?

是一個回來,還是三個都回來了?

要真的回來報仇……那就太好玩了。

少磯拿出手機,撥通了號碼:「警察局啊,我是俞小姬……」

雲凝居。

易雲睿手裡拿著一瓶軒尼詩,走到夏凝面前:「聽說你近段時間都在喝這個酒。」

「哦。」

「只是哦?」易雲睿打開了酒瓶:「這酒很烈,為什麼要天天喝?」

「因為好喝啊。所以天天喝。」

「只是因為好喝?」易雲睿湊近妻子:「你以前不喝酒的。」

「現在喝了。」

「是啊,現在喝了。」易雲睿緩緩的倒出酒,卻沒有給妻子,而是自己喝了一口:「老婆,你有事瞞我。」

夏凝心裡一跳,嘴唇微微一抿。

按理說,易雲睿應該還不知道她中毒的事。

不然肯定不會這麼淡定。

早就翻天了。

「是啊,很多心事。不想說出來。所以借酒燒愁。」

易雲睿看了她一眼:「我已經把夏明正送走了。」

「哦。」

「你就只是哦?」

「該送走的送走。留在這裡夜長夢多。」

「夏明正有沒有和你說了什麼?」

「易首長,」夏凝有點無奈的說:「你現在是審問著我嗎?」

「不。我是擔心你有事。」

「我最後一次進去看夏明正,是告訴他我不會再留手。希提豐我必須對付。我肯定不會管戴思君的生死。就這樣而已。」

「戴思君是夏明正最愛的女人,夏明正不會淡定。他對你說什麼了?」

夏凝嘴唇動了動,到嘴的話說不出:「沒什麼。就是警告我求我什麼的。」

易雲睿眼眸微微一閃,妻子沒把話說透。

依夏明正的思想,他應該留有一手。

妻子應該是知道了。

對上易雲睿半信半疑的眼神,夏凝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酒拿出來了就喝吧。」

易雲睿按著妻子倒酒的手:「不能再喝。對你身體不好。」

夏凝把視線從酒瓶上收回:「老公,其實你已經知道誰想對付易園是嗎?」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