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1915:是死,是活?

1915:是死,是活? (1/2)

小說: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 作者: 冰公主 | 更新時間:2018-09-17 00:35 | 本章字數:4005

「莫先生他……」夏凝無比震驚,半晌才開了口:「什麼時候出的事?」

「屍體剛十分鐘前找到,死亡時間一個月。」

夏凝眉頭緊皺:「阿蠻她知道這事嗎?」

「暫時沒有告訴她。」易雲睿嘆了一口氣:「三個月了,也是時候找找她了。」

「阮小姐的事與莫先生有關,阿蠻是不知道的。要是阿蠻知道莫先生這樣做,她肯定會阻止。三個月時間……應該夠了。」

「犯錯就是犯錯,沒有任何理由。」

「我明白,但是阿蠻跟了你這麼多年,也未犯過什麼錯事。你或者給她個機會將功贖罪?」

易雲睿沉吟了一會:「將功贖罪嗎?」

夏凝點了點頭。

「可以,」易雲睿看向妻子:「你放她出來。」

「我?」

「嗯,她以後就跟著你了。」

「什麼意思?」夏凝想了想:「她跟著我?她是你的兵。」

「暫時不是,過沒有補救回來,她不屬於中,國。軍人。」

夏凝心裡一沉,替阿蠻惋惜。

愛本來沒有錯,她卻是愛上了錯的人。

問題莫先生死得太突然,這時候這種死法,是有人殺人滅口?

阮素雅還沒有醒過來,按著這種情況來看,多半是生物毒藥的作用。

用這種手段犯罪的,肯定不是一個人可以做到的。

那必定是一個組織所為。

當時阮素雅被綁走時,正是阮素雅解析解藥成份時候,難道是有人不想讓她知道藥物組成部分?

不對啊,少磯不是還在嗎?

就算阮素雅沒能成功將藥物成份解析出來,也不用下這麼重手。

真正知道藥物成份的人是少磯。

難道某些集團或者某些人還不知道少磯的真實身份?

或者說不知道少磯的存在?

如果是不清楚的話,對阮素雅下手是極有可能的。

但是上次希提豐就組織了對少磯的追殺,所以希提豐是已經知道少磯的身份了。

那為何又要對阮素雅下手?

而且還把莫先生給……

「老婆,你在想什麼?」易雲睿輕撫著妻子的發,很是心痛:「你傷才剛好,注意多休息,而且有想法,一定要告訴老公。知道嗎?」

夏凝看著自家老公,她忍不住吻了上去,蜻蜓點水似的。

就那麼一瞬間,她伏在易雲睿懷裡:「在想著是什麼人對阮小姐出的手。」

易雲睿整個僵著,他體內的火焰被妻子一個輕吻迅速燃起!

他現在就想要了她!

察覺到易雲睿身體上的異樣,還有氣息的沉重,夏凝不自沉的咽了咽口水。

易大首長好像……有反應了。

「老公,我們快到家了……嗯!」

她話未說完,易雲睿的吻落了下來,欲,望鋪天蓋地的來,讓夏凝措手不及!

身體里的氧氣一點一點被吸走,她的雙手被易雲睿固定在了坐椅上,整個身體被他緊緊的鎖在懷裡,絲毫動彈不得。

她就只能被動的接受他給的愛。

那麼的熾熱,那樣的震撼人心。

「嗯……有人……在……嗯……」她接下來所說的話,都變成了呻,吟。

斷斷續續的,壓抑卻又舒暢。

撩得易雲睿下,身一片堅硬!

他想在這裡要了她!

「老……老公……快……到家了……」興奮得快要失去理智,夏凝拼著最後一點『知覺』,提醒著自家老公。

要矜持。

一車的人哪,天!

易雲睿身體僵直著,他沒有辦法抵擋妻子的誘惑,但他清楚這裡是『公共場所』。

去他X的公共場所!

真他X該死!

他狠狠的,深深的吻了妻子一口,大大的吸了一口氣。

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他將自己的吻收回。

靈魂像是被生生抽離肉體一樣,一陣冰冷氣息襲來,易雲睿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

回家……回家再……做……

老公的身體熱得像火,夏凝喘著氣,伏在易雲睿懷裡不敢動彈。

她怕再次惹火。

後面兩人的騷動提醒了司機必須得開快車。

不然易大首長的火發泄不了,那可是說多危險,有多危險。

……

「你現在滿意了吧?我要滾蛋了!市場部的部長由你來到好吧?!」

被趕出來的向部長大聲咆哮著,他恨不得將眼前的男孩殺了。

這個剛進來公司一個多月的職場菜鳥!

阿心!

「對不起……」被臭罵了一個多小時,阿心不知道怎麼安慰向部長:「部長,你不要氣,或者我找找林董,讓他格外開恩……」

「開個屁啊!」向部長嘶吼著:「想不到啊,真的想不到。我努力奮鬥這麼多年,就讓你小子拉下了台!想不到啊!我一世英名,就毀在一個黃毛小子這裡!!」

阿心咬著唇,後退著:「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你除了說對不起你還會什麼?!」

「不……不會……」阿心連連後退,向部長在他眼裡已經化身成了一隻怪獸,噴著火向他步步緊逼!

「你說,你還會什麼?!」向部長越說越崩潰:「我告訴你,要是我下台了,我肯定不會放過你!!」

「對不起!」阿心大叫一聲,打開門跑了出去。

向部長傻眼了幾秒:「切,臭小子,向我以後怎麼收拾你!」

阿心一路狂奔,也不管撞倒了多少人。

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看到衛生間就沖了進去。

把門一關,鎖上。

「我……我……我做了什麼……」他喘著氣,手緊緊的捂關了胸口上。

「我到底做了什麼……咳咳!」

胸口的疼痛越來越明顯,阿心深吸著氣,忍受著那撕裂身體般的痛苦。

「該死!咳咳咳!」鮮血從嘴裡涌了出來,阿心咳嗽著,感覺生命一點點流失。

他不想死……他還年輕……

但是……

他又不想活。

這樣活著太痛苦。

太痛苦了。

「救……救我……」他喃喃的重複著某句話,卻不知道說給誰聽。

救他嗎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