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2017:不能婦仁之仁

2017:不能婦仁之仁 (1/1)

小說: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 作者: 冰公主 | 更新時間:2018-09-17 00:35 | 本章字數:3436

易雲睿頓了頓,嘆了一口氣,緩緩的說:「我將她從死人堆裡帶回來,從小到大,她的思維都很簡單。也很單純。對她來說,只要有得吃,只要不餓死,那就一切滿足了。只是她長大了,知道了世間的人情冷暖,也嘗過了感情的滋味。她正改變,這種改變可能讓她在短時間內不清楚自己,也不了解自己。上次莫離的事,我只是給她一個警告。告訴她對著某些人某些事要認真思考。這一回事情會怎麼發展,我不提醒她,看她怎麼解決。」

「如果她自己都不清楚呢?」

「她長大了,有些事情必須要有決擇。我們不能一直在她身邊,她也不可能一直單純。因為這個世界不允許,因為這個環境不允許。」易雲睿說這話時心一直在隱隱作痛。妻子不也如此嗎,以前天性善良簡單的她,現在不得不未雨綢繆。

他這個丈夫做得極其不合格。

只是環境如此,世間如此,哪能一切盡如人意。

他只能盡自己最大的能力,護好他所愛的人,他身邊的一切。

夏凝沉默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未來形勢兇險,對著這場戰爭,誰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勝利。未知因素太多,敵人太狡猾。

「我明白了,老公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易雲睿伸手將妻子擁進懷裡:「這陣子,累著你了。有什麼事,什麼想法一定要和老公溝通,老公不想你太累。」

「嗯。」

市人民醫院。

經過幾天的休養,易雲逸的傷勢好了不少,顧若若一直在旁照顧著,幾天下來倒是瘦了一圈。

看得易雲逸心都擰成一團:「老公沒事了,不是有很多護工嗎?你讓他們做就好,你回去好好休息。」

「你是我男人,他們不懂你。」顧若若一邊說,一邊將煲好的粥倒進碗里,端過來仔細的喂易雲逸吃下:「小心燙。」

吃著妻子煲的粥,易雲逸心裡暖暖的:「我的意思是,你多點休息,不用整天守著我的。」

「在家自己一個人睡不著,你不在我不踏實。」

易雲逸忍不住抬手輕輕摸了摸妻子的發:「老公好得差不多了,再等幾天就能回家。你不要太擔心。你看你這幾天瘦成什麼樣子。」

顧若若正要說話,病房的門被輕輕敲了幾下,易雲睿和夏凝走了進來。

「二哥,二嫂。」夏凝將果籃放下。

「易,首,長,小凝。」

幾人相互打了招呼,客套了一下,易雲睿看著易雲逸的臉色:「恢復得不錯,再過幾天就能回家了。」

「我看還是再觀察一段時間吧,」顧若若不免憂心:「真正恢復了再說。」

「是,老婆大人說的對,我在醫院多待一段時間。這樣你就放心了。」

「二哥,你今天氣息好了些,我過來是想問一下關於那天晚上的情形。那個殺,手是怎麼傷到你的?」

「那個人……」易雲逸想了想:「那個人身手很厲害。出招不留餘地,而且手法極其精準。擅用極短的小刀。絕對是一等一的精銳。」

「依你看是希提豐的人嗎?」

易雲逸頓了頓:「不像希提豐的手法。希提豐出手不會這麼明目張胆。而且也不可能只派一個人過來。這個組織要做的事,絕對是有謀劃的。這樣的進攻太貿然了。」

「按二哥的意思,不是希提豐,難道是私仇?」

易雲逸想了好一會:「我在這個職位上是得罪了不少人,也不至於下這樣的狠手。再者那些人也不一定敢出手。」

「不是私仇,不是希提豐,那就是……」說到這,易雲睿眉頭微微一皺:「那就是,棋局已經開始了。對方過河卒,先下手為強。」

「一個男人,下手快准狠,可以肯定的是對方想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敵人。然後迅速撤退。而且得手後,所有人肯定都查不到是那個人所為。」

聽著易雲睿和易雲逸的分析,夏凝很是佩服,易園的男人不愧是易園的男人,單是靠邏輯思維,也能精準定位敵人的方向,手段,目的。

「如果是游離在外的敵人,要揪出來並不容易。」易雲逸吃完粥,顧若若幫他擦著嘴:「謝謝老婆。」

顧若若瞪了他一眼,夫妻都做這麼久了,還這樣客氣。

易雲睿笑了起來:「二哥,二嫂,你們不用擔心。凶,手很快會查出來,給我一個月的時間。」

「一個月太短了,兩個月。」對上顧若若詫異的眼神,易雲逸握起妻子的手:「親愛的,我不是那個意思,別誤會。既然『蛇』已經出洞,我們動作慢一點,可能會把整窩『蛇』揪出來。」

「欲擒故縱嗎?二哥的意思,三弟明白。」

在醫院裡和易雲逸多聊了一會,易雲睿和妻子離開了醫院。看著易雲睿若有所思的樣子,夏凝開了口:「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二哥出事,阿蠻那裡來了不速之客。時間上很巧合。」

「你懷疑這兩件事有關聯?」

「太多的巧合就不叫巧合。二哥的事是突然發生的,這陣子我讓子皓查詢二哥的人際關係網,經多方排查。沒有符合的對手。那天晚上二哥家裡的錄像我看過,那樣身手的殺,手,我不可能不知道。易園的人也不可能不知道。而且這個殺,手背後絕對有人,二哥家裡雖然沒多少保安,但安保系統還是正常的。敢下手的人,絕對是做了充分的準備。」

夏凝分析著丈夫說的話:「你的意思是,這個人不屬於任何殺,手組織。也不是二哥的敵人。但是對二哥所在的環境非常熟悉……」

「不單是對二哥,這個人敢出手,對易園的情況也是相當了解。這個人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沖著易園過來的。而且就算得手後,也有十分的把握不讓人懷疑到那。」

「不是仇人,卻很明確的針對易園,你剛才說棋局已經開始,對方用了一招過河卒。也就是說,這次出手的人,極有可能是古先生那邊的?」

「古先生老謀深算,開始下手的話,絕對不會是這招。假如我方出事,很多人就會立刻聯想到他那邊去。情況對他不利。這個殺,手,應該不是古先生所為。」

聽到這裡,夏凝懵了一會,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臉色一變:「你是指,還有第三方『下棋』人?」

「局,並不是我們跟古先生兩人的局。不少人游離在局外,隨便一手都可以影響我與古先生的對局。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坐收漁人之利。」

「你的意思是,有人主動出手,挑釁你跟古先生之間的恩怨,然後讓我們兩敗俱傷?」

「是。」易雲睿沉吟著:「只是局外的人太多,一時之間還不能準確定位。所以二哥說的兩個月時間,就是要引這個幕後黑手出來。他能出一次手,就能出第二次手。就不知道這人到底能忍多久。」

「這麼說來,兩個月時間可能都是短的。」

「嗯。但是只要這個人再出手,我們就能立刻看到。畢竟身手了得的殺,手不容易找。易園的人也不會束手待斃。他一次不能得手,易園肯定要加強防範,二次出手的話,那就不容易了。」

夏凝沒有說話,她的心閃過一絲寒涼。

這可是殺,人遊戲,見著這些你死我活的鬥爭,她感覺十分的觸目驚心。

『利』字右邊就是刀,身為上位者的她,是不是一定也得執刀?

只是人家已經出手了,如果她再不執刀的話,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既然要拼,既然要斗,那就看誰手段更高明。

婦仁之仁的心得要放下,至少在古先生還是敵人的時候,她就不能對敵人仁慈。

「老婆,你在想什麼?」易雲睿一臉憂心:「不要擔心,老公會保護好你,保護好我們這個家的。」

「我想的不是這個,我只是覺得自己這邊,好像還有些事情沒準備好。」

「你不用準備什麼,事情交給男人去做就好。你要記著,你的男人不會輸。」

「老大,」張海的聲音自前方響起:「軍,部有些事情,副首,長說讓你回去走一趟。」

易雲睿眯了眯眼:「上級的人來了?」

「不是,溫副沒有在電話里明說。」

「好,我清楚了,我現在回去。」易雲睿轉頭對夏凝說:「老公先回去一趟,在家好好等我。」

夏凝點了點頭:「我知道,你先忙正事。」

回到雲凝居,夏凝進了書房,打開易雲睿那晚的形勢圖,深思著十八國的事情。

十八個國家,唐皓已經拿下了大半,這是好事,但是真正的敵人在後面。就像現在,敵人已經出手了,截獲了不少的情報消息。

「卡羅琳,你和阿蠻進來。」

很快,卡羅琳和阿蠻走了進來,夏凝看了阿蠻一眼:「你們兩個,跟我去一個地方。」

「是,主人。」卡羅琳應了一聲,一抬眸,接收到夏凝的眼神,頓時心裡明白了幾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