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522章 乾坤壺入手

第1522章 乾坤壺入手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4578

王大娘風寒初起,口舌寡淡無味,因而想吃些甜食油葷。

小姑娘大喜,接過東西道:「小姑娘自是信得過言先生的。先生真是好人,蜜糖我過幾天、過幾天就還。」

言先生「嗯」了一聲,不再接話。

小香眼珠子轉來轉去,有心對著他再多說幾句,卻望見木桌上碗箸還未來得及收起,顯然人家正在用飯。她臉皮薄,不好意思再耽擱下去,只得道:「我,我先回去給娘親煎藥。先生這裡若缺用了什麼,只管告訴我。」

言先生溫和道:「會的。」

他一笑,小姑娘臉就紅了,吶吶了兩聲,回身出了院子,帶上門走了。

言先生剛轉過身,就見月娥站在背後瞪大了眼盯著他,不由得一怔:「怎麼了?」

月娥看看門外,再看看他,突然道:「小香對你有意?」

言先生走到缸邊給自己打了杯水,喝了一口:「有意?」月娥說話好像從來沒這麼婉轉過,嗯,也算一大進步了。

哪知她下一句就跟上了:「對,她想和你交|媾。」

「噗!」言先生剛喝進去的一口水,這下全噴了出來,「咳!月娥你……」

「我斷不會看錯。人間幾百年男歡|女愛皆是如此開場。」月娥一本正經道,「只是人類這物種太過古怪。其他動物都是雄性向雌性求|愛,只有人類女子會主動追求男子。」

言先生囧了,撓了撓頭,第一次不知該說什麼好,只得又咳了一聲:「未必,未必都是如此,小香只是感激我罷了。」

「只是感激你,為何看著你的時候,她的心跳突然加快一倍?」

「這個……」言先生只能苦笑。

「交|媾的滋味,當真如此之好?」

這句話才當真是神來之筆,戳得言先生險些第二次被嗆住。月娥就看他罕見地瞠目結舌。遂道:「你臉紅了。」

外頭北風呼嘯,屋中兩人獨處,面前花容月貌的妹紙突然問了你這麼個問題。言先生雖然自詡見多識廣,閱歷豐厚。老臉也是忍不住紅了。

偏偏月娥不依不饒:「你還未回答我的問題。」

言先生只得艱澀道:「我不知道。」行走世間這麼多年,他早就封閉了自己的情感。說到底,他和月娥似乎也沒什麼不同。

月娥更奇怪了:「你不曾做過的東西,哪怕你眼見別人做過千百遍,也掌握不了其中訣竅。」這是原話奉還給言先生了。「你見過這世上千萬生靈繁衍,為什麼不自己嘗試?」

這一下,言先生連苦笑都笑不出來了。稚齡童子都知道,天道之外,還有人倫。可是月娥作為天道化身,秉持的是客觀待物,怎麼能理解「人倫」這種主觀的情感和道德呢?世人眼中的悖德之事,只要不違理、不背法,對她來說就不值一提。

他這算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一陣北風吹來,在院中打了兩個旋兒。捲起落葉嘩嘩作響,更顯得屋中一片詭異的安靜。

月娥也覺出了他的尷尬,不由得以手支頤。這個思考的動作,是她從寧小閑那裡仿來的,頓時給她增加了一份柔美和天真:「你不想試一試嗎?」

這句話說完,她就看到這個向來智珠在握、溫文爾雅的男子,頭一次在她面前露出了獃滯的神情。

#####

洗秋台是得願山莊湖上的一座小榭,風景是一等一的好,又是亭亭立在水中央,在這裡議事也不怕被人聽了去。

榭與岸之間。由蜿蜒曲致的漢白玉橋相連,如霓虹卧波。皇甫銘大馬金刀地坐在亭中石桌邊,正在舉盞飲茶,就望見寧小閑著一件湖水藍的春衫。自前方的單孔拱橋漫步而下。人面花景交相映,哪怕在夜裡看來,也是嫻靜恬然,分外可親。

她走到亭中,也不言語,只從懷中掏出一個青銅盒子。

皇甫銘黑眸亮了。蠻祖的聲音立即回蕩在他識海之中:「就是它!我要的東西,就放在這盒子當中!」

他說的是「我」。

皇甫銘眼帘低垂,掩去了其中的情緒。等他再抬眼時,面上又已是神采飛揚。寧小閑就見著這少年豎起大拇指,褒讚道:「姐姐好手段,居然真將這東西找來給我了。」

寧小閑似笑非笑:「你原先以為,我尋不著么?」

皇甫銘輕咳了一聲:「姐姐出手,當然馬到功成,我自是信得過的。」方才蠻祖突生感應,雖然與殘臂的心血感應只出現了一下就消失了,卻不妨礙到他立刻識別出它的真正位置,並且這一次方位真是清晰無比,就在得願山莊當中!

接到這個消息,皇甫銘也是吃了一驚,沒料到寧小閑當真能尋到這件寶貝。為恐夜長夢多,他才匆匆趕來。

他口中說話,目光卻不離青銅盒子。寧小閑知他心中焦灼,也就遞給他一副手套:「自己驗貨吧,但不許取出來。這得願山莊風景不錯,我挺喜歡,別讓天雷一下給劈沒了。」

皇甫銘赧然一笑,也不客套,接過手套戴好即啟開盒蓋,探了進去。

這一伸手,即是神情一振,隨後轉為凝重。

寧小閑知道,他應是正與蠻祖交流,確認這段殘臂的真偽。

稍頃,他才慢慢縮回手臂:「好姐姐,就知道你最靠得住!」

看他那副眉飛色舞的模樣,寧小閑就知道這東西是正品。她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甚好。那麼言歸正傳,我要的東西哪?」

皇甫銘拿到這青銅盒子,心滿意足,也是很乾脆地取出一把小小的酒壺放到桌上:「乾坤壺在此。」

這東西只有巴掌大,壺身已經掉了色,變成了微褐,表面卻異常光滑,並且微泛紅光,一看就是長期被人反覆摩挲,充滿了古物的滄桑感。那形狀也不像如今的酒樽,反倒像個矮矮胖胖的提壺。只是壺嘴和把手都很短。

若說這壺子看起來有甚特別之處,那就是壺嘴雕成了一個猙獰的龍頭。龍眼、龍角、龍鱗,龍鬚,都是寥寥幾筆鏨出來。刻工非但稱不上精細,反而有些粗獷狠厲的味道在裡面,卻將這龍頭悲憤而痛苦的神情給描繪了個十足十;壺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