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541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

第1541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4638

的確,在離開了雲夢澤之後,這個宗派和她之間已經沒有直接的仇恨了,連利益糾葛都談不上,現在為何要和她、和隱流對著干?

「說來我運氣不錯,乾清聖殿要散播這流言而找到的凡人,有一個本就是奉天府的手下,他即把此事上報給我。?.`」奉天府利用應聲蟲,在人間組建起了龐大的情報網路,這種流言蜚語的傳播正好就在網中。

難怪他追查起來的度,比塗盡更快。「乾清聖殿何必要與隱流作對?」她腦子裡轉過這個念頭,不意居然把它說了出來。

開了口就好。汨羅嘴角輕揚,勾起一個微小的弧度,卻不去逗她:「再順藤摸瓜去查,才知道布下計劃在全城泄密的,不是乾清聖殿的殿主聞無命,而是副殿主桓公替。怎樣,這一下就恍然了吧?」乾清聖殿的秘密,是那麼容易被打探的么?在他授意下,奉天府不知耗費了多少力氣去查,還折損了幾名好不容易安|插進去的內應,到了他嘴裡,也只用了「順藤摸瓜」這四個字就輕描淡寫地一筆帶過了。

原來是桓公替。寧小閑的確恍然了。

桓公替和她有殺子之仇,至今未能得報。人類有一種情感叫做移情,又叫愛屋及烏,同樣地也有一種情感叫移恨,又稱恨屋及烏,他不知道蠻祖就寓居在皇甫銘識海之中,因此蠻祖殺掉了桓松玉後,桓公替只能給自己的仇恨尋找寄託的目標,那即是撼天神君和寧小閑。

「乾清聖殿的殿主聞無命並不打算與隱流為敵。偏巧這消息傳上去的時候,正好撞在桓公替手裡,他情知如果報與聞無命,恐怕後者為乾清聖殿著想,會將這秘密暗中壓下,不使人知。聞無命此人喜歡謀定而後動,就算他能出手奪神魔獄、征討隱流,估計也是很久以後的事。桓公替恨你入骨。等不及那麼長時間了。」

乾清聖殿一直居北,在中京並不像奉天府那般經營久遠,可是要散布一個流言也是輕而易舉。那麼最後一個問題來了,「桓公替怎會接到這個消息?」為何偏偏是乾清聖殿?並且他們拿住狼獾妖吳婆婆之後。塗盡搜索了她的記憶,也確認余英男並未向其他人再透露這個秘密,至少在吳婆婆出來辦事之前。

汨羅沉默了一會兒,似也在細思。

雪下得越來越密了,卻不能在兩人身上停駐。他們一前一後走在這十里長街上。氣度自不凡,尤其汨羅形貌異於人類,猶如天人。咳,天人的意思其實也就是非人,所以旁邊凡人都下意識地紛紛避讓。

汨羅突然道:「前兩天在白玉京內墜亡的小女妖,是靈浮宮的侍女吧?」

她輕輕「嗯」了一聲。`

「許是她走漏的?」

寧小閑搖了搖頭:「我截住了她往皇甫銘包廂的消息。」

只這一句話,汨羅就能解讀出來許多訊息,不由得向她豎起拇指:「好手段。」像天上居這樣的大商會最重名聲,辦起事來一定強調公正不阿、一視同仁,居然還肯給她偷開方便之門。這姑娘也真有本事。不過他旋即道,「那麼她往乾清聖殿的消息呢?」

「我……」她只說了這麼一個字,就卡住了。

汨羅一語驚醒夢中人。

果然是旁觀者清。她身在局中,就撩不開前面的重重迷霧。

是呵,侍女既能訊給皇甫銘,為何不能往乾清聖殿?像白玉京這樣的大型賣會,隨時都有新拍品臨時加入進來,所以大宗派都會派人在摘星樓內定點守候,乾清聖殿想必也在其中。

陰九幽的分身潛入青陽居找上余英男的時候,要她將秘密透給乾清聖殿。余英男被仇恨蒙蔽了心智。並不聽從,卻想以蚍蜉撼樹,這般自不量力的結果就是當場橫死。她在逃離虯閏包廂的那一刻,是不是後悔不迭。這才重新記起了陰九幽分身的交代,決心撥亂返正?

至於走漏出去的消息,經過汨羅這麼一點撥,寧小閑也已豁然開朗。侍女既然能將消息給皇甫銘,為何不能同樣一份給乾清聖殿,等若再上一重保險呢?甚至她可以先將消息通過天上居遞給乾清聖殿。而後離開,過上小半刻鐘再通過同樣的方式往皇甫銘的包廂,反正摘星樓內人人佩戴面具、隱去身形面貌,接消息的小廝怎知道她先前來過?

說不定這方法就是余英男交代下來的。都說人有「急中生智」的時候,或許她終於精明了這麼一回。

這也是寧小閑雖然用出了吐真劑,卻沒從小廝嘴裡得到這個重要訊息的原因。吐真劑只能令人說真話,卻不能令人說出自己也不知的情報哪。

想到這裡,寧小閑不由得苦笑。她的確攔截了余英男給皇甫銘的遺訊,卻防不住她的其他動作。

這個女人,連死了也要和她作對。

其實從陰九幽分身遁入青居陽開始,這件事就脫離了任何人的掌控。這麼多年來都有長天從旁悉心指點,她吃的虧不多,這回卻是一個天大的教訓,令她知道有些事情一旦生,後續激的蝴蝶效應就再也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了。

她長長嘆了一口氣:「那天駐守白玉京的,乃是桓公替?」所以這消息才直接遞到了桓公替手中。.`後來這人又謀划了好幾天,這才將流言全面散播開來。他做得也確是隱秘,連魂修一時都查不到真相。若非運氣不好,找來辦事的地頭蛇里恰好有奉天府布下的暗樁,恐怕直到寧小閑離開中京,也還沒查出幕後操控者。

意外,果真就是由一連串的巧合構成。

若她沒記錯的話,乾清聖殿今晨就已經離開了中京,往西南而去。賣會既已到了尾聲,這宗派就要繼續去爭新的地盤,它就如同鯊魚,一定要尋找最肥美的獵物下手。而桓公替選在大軍開拔之前再散播出去消息,顯然是打人一拳的同時還要防人一腳,惟恐她探知真相後打擊報復,所以隨著大軍先走為妙了。留她在中京面對愈演愈烈的謠言。

也就是說,短時間內,她是沒法找這人晦氣了。

不過沒關係,她還有辦法。

汨羅點頭:「恐怕是的。」聽著足下鬆軟的新雪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