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551章 何故相候?

第1551章 何故相候?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27

這人看了桓公替一眼,見他沉著臉不說話,當即對這夥計罵道:「不要叫你上什麼照辦就是,哪來這許多廢話」

夥計飛一般地跑了。過不多時,送上來一具黝黑油亮的烏鐵架,看樣子也不知道在鏜裡頭滾過多少次了。架上掛著七、八塊三指粗的肉條子,已經烤得色澤金黃,此時還在滋滋滋地往下滴油,一放到桌上,熱氣夾著濃香就往人鼻子里鑽。

幾人也不說話,挑起架上的肉,配著烤好的饢餅吃將起來,夥計還送了一盤撕好的皮牙子上來,頓時就見了底。要說現在也不是皮牙子的季節,桓公替點著盤子疑道:「冬天還有這東西」

夥計笑呵呵道:「您有所不知。這附近的山谷里有幾口溫泉,冬天還在冒著熱氣,連帶著附近的地也是暖的。那山谷可深了,寒風灌不進去,鎮里人就在山谷里開田,種了點東西,就有這皮牙子。」

乾清聖殿地處極北,但轄下的府郡冬日裡也有新鮮果疏上供,採用的就是溫室種植的技術,雖說成本高昂,但冬日裡的確就可以吃到這些生蔬。所以桓公替嗯了一聲,也不再計較。

修士對飲食均較挑剔,不過看眾人面上的神情,顯然對這架子肉的味道也很滿意了,又要了三、四架,這才堪堪放慢了吃食的速度。外頭正好飄起了雪,雖說修仙者寒暑不侵,卻不代表他們就喜歡在大雪夜跋涉。進了這小店居然有味道純正的吃食,吞兩塊肉,再撕一口蒸騰著面香的餅子,就覺得從骨頭裡面開始暖出來,所以桓公替也破天荒開口道:「你這店裡居然也做架子」

夥計又遞了一架肉上來,聞言笑道:「那是。我們東家在北方戰線外頭呆過二十年,沒帶回來別的,這北境吃法的架子肉卻是遠近聞名,過關的客人都會來嘗一嘗。」

架子肉要選一歲左右的小羊羔宰殺放血。去了羊皮和內臟,將肉大塊削好,塗上秘制的醬汁,再用粉面雞蛋裹起來。塞進饢坑中密封烘烤。這是南部吃不到的粗獷味道,桓公替在北境度過大半生,入關之後只嘗到南方的錦繡美食,這回在雪夜中見到故鄉的物產,卻是親切得很。

夥計說到這裡。指著角落那一桌的客人道:「這兩位客人說了,今晚還有貴客將至,所以小店今日才特地開到現在。」

話音未落,幾人紛紛變了臉色。

能預知自己到來的,必定是綴在乾清聖殿後頭許久了。這荒郊野嶺地,跟上來的人能安什麼好心

桓公替目光掃過去,沉聲道:「二位」神念掃過,卻探不出這兩人虛實,他心中更增警惕。

結果這兩人轉過身來,其中一人沖他微笑:「桓副殿主。好久不見。」

這人唇紅齒白,他正對著圍塘,跳動的火光幾乎將他的黑眸都映成了金色,相貌是一等一地好,卻沒人敢將他當作白面書生,只因身上英氣勃發、富貴逼人,又有一種自在從容,彷彿有他所在的地方,就算是漏雨的茅屋也要蓬壁生輝,賽過了金馬玉堂。

他板著臉看人的時候。誰都覺得他身上威煞太濃。不過這麼一笑,卻又如沐春風。

桓公替眼神一凝,疑道:「鏡海王,你怎會在這裡」

這個穿著黑皮裘子的人。居然是皇甫銘

桓公替和他在中京打過多次照面了,也曾談笑晏晏,但在這荒山野店中相遇,心裡可沒敢有半點鬆懈。

皇甫銘笑了,露出一口白牙:「方圓百里,就這家的架子肉烤得最好。我不來這裡,卻又要上哪去吃」

桓公替對鏡海王府近年來的作為也有耳聞,並且因為陰九幽的緣故,對這蠻人血統組建的宗派知根知底,也曉得這兩、三年來風頭甚勁的鏡海新王並不是個能以常理揣度的人。所以皇甫銘這般答話,他也不惱,只提起了十二分警惕道:「鏡海王好胃口,只是這大雪夜地,怎會紆尊降貴到這荒山裡頭來」

皇甫銘返身自架子上取了一塊肉條,用小刀削作一片一片入口:「乾清聖殿又為什麼到這裡來」

桓公替的臉色陰沉得幾乎要滴下水:「洗劫我城池的之事,莫不是與鏡海王府有關吧」

皇甫銘這才微微動容:「乾清聖殿的城池被劫了」側頭想了想,突然笑道,「她這回居然也拾人牙慧了,沒有新意呢。」

桓公替當即抓住他話中的敏感詞:「她是誰」

皇甫銘訝然道:「你不知道你將她的秘密公諸於眾,她自然要找你算賬呵。」

桓公替心下一冷,後背汗毛直豎。散播流言這事情,他自認做得隱秘之極,聞無命知道了還能說是乾清聖殿一把手之故,怎地皇甫銘也能知曉他放在桌上的手掌握成拳頭,聲音當即轉冷:「鏡海王是來替她辦事的」

皇甫銘抿唇一笑:「桓副殿主說笑了。姐姐將我蒙在鼓裡,這筆賬我回頭還得找她算呢。」

聽他話里之意,並不站在隱流那一邊,桓公替面色微松:「哦,那麼鏡海王來此為何」

「事情的始末,我原本只能推斷個大概,幸得你一個手下將前因後果說與我聽,順便將隱仙峰大戰之後的見聞源源本本地告訴了我。」皇甫銘沖著身邊的侍從點頭示意,後者即從儲物戒里拎出一個黑色的布包,扔到地上。

「啵」地一聲輕響,這布包沒系牢,落地之後散開來,露出裡面一樣血淋淋的物事。

卻是一顆被擰下來的狼頭,呲牙咧嘴。

桓公替瞳孔一縮,身後的屬下已失聲道:「老六這不是老六么」

桓公替拍案而起,厲聲道:「皇甫銘,你這是什麼意思」地上那狼頭,是他手下一名狼妖的腦袋。這是跟在他身邊超過了三百餘年的下屬,說是上下關係,其實親如兄弟,不分什麼尊卑,乃是他真正的心腹。未完待續。

ps:

求月票~求推薦票,下一更2時前發布~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