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642章 何日再重聚?

第1642章 何日再重聚?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4486

?

這一份條約與當初打下廣成宮簽擬的協約完全不同,後者精細到了極致,畢竟有數十家仙宗等著分一杯羹;可是這一份嘛,實是簡單粗暴到了極致,只規定了北境仙宗的領土和物質賠償。

關於割讓的領地賠償,隱奉聯軍要得不多,指名要下來的幾處城邦土地都滿足兩個條件:一是物資豐饒,有地方特產,不是水土特別豐美,就是正好處於交通要道,往來商旅不絕;第二點,也就是最重要的一點,則是它們的原主人都已經覆滅。

長天低沉一笑:「前幾稿條約中,懷柔上人還想將北境仙宗搶來的領地多分些給我們,少補些賠償。」

寧小閑想也不想道:「不可!拿錢最實在。」

這丫頭慣會審時度勢,雖然沒見著談判桌上的景象,卻是瞬間就看透了其中的利害關係。長天捏了捏她的小手以示鼓勵:「呵,小財迷。」

要知道北境仙宗在南方原本沒有任何根基,如今他們佔有的領地,都是在打破了北方戰線入關之後,一路南侵搶掠而得,可說是賊贓盜資。若是隱奉聯軍要走了大量領地,那麼這些地盤原先的苦主找上門來,你是給呢,還是不給呢?給了,自己虧損;不給,還不知道有多少麻煩跟在後頭。

這也就是寧小閑說的「拿錢最實在」的原因。

不過就算沒有她在場,長天和汨羅也想通了其中的關鍵,因此沒有被懷柔上人的伎倆瞞過,依舊是多要賠償少要領地。

他們提出來的賠償數額,那是連寧小閑這等執掌隱流後勤、看慣了天文數字的人,也要瞠目結舌的。她喃喃道:「這真叫獅子大開口,唔不對,應該叫做巴蛇大開口。」

被她打趣,長天低哼一聲,捏了捏她的下巴作為懲罰,卻聽她沉吟道:「我看這一刀切下去,北境仙宗南下辛辛苦苦侵掠所得,至少要拿出一半來。嘖嘖,懷柔上人要真能在這協議上簽字,那他的真身一定不是石頭!」

「哦?」指尖的觸感溫軟滑膩,讓他愛不釋手。

「是屬烏龜的。」她咭咭笑道,「否則怎麼這樣能忍?你殺了北境仙宗四個仙人哪,高端戰力至少去了一半。」

「他若不給,我就殺光剩下的六個仙人。」他戳了戳她的腦門兒:「不多要些兒,聯軍這回傷亡慘重,難道都從我們身上找補?」

他提起這個,寧小閑面上的笑容就淡了下來。的確,這一次隱奉聯軍為護送她到雁沙崗,死傷十萬餘人,除了多是隱流和奉天府的精銳外,還有許多趕來助拳的中部仙宗,尤其七煌劍宗還戰死劍仙一名。這些都要從優撫恤,立了軍功的也要從重犒賞,否則要寒了人心的。

打仗打的是錢,這話說得一點都沒錯。她在隱奉聯軍最不利的時候,向眾人許諾過:「北境仙宗欠我們的血債,一定會雙倍償還。」她當眾代表隱流之主作出來的承諾,其效力等同於長天親言,所以現在就到了兌現承諾的時候。而血債其實未必就要血還的,現在就是殺掉再多北境仙宗的修仙者,於己方已經承受的損失又有什麼意義呢?還不如多要些補償,以便壯大己身,再度招兵買馬。

能在中軍大帳內議事的,都是油滑老練的一宗之主,鮮少有一腔熱血的楞頭青,所以這很快成為大家的共識。

長天緩緩道:「我們漫天要價,他才好就地還錢。」說到底,他們要得多,懷柔上人才給得多。

寧小閑也知道最後的賠償決不是這個數目了,長天和汨羅行事,一個兇猛狠辣,一個千靈百巧,懷柔上人在談判桌上遇見這兩人,真是倒了大霉。

兩人正說話間,外面有人求見。

寧小閑想不到,這個人居然是塗盡。

這人站在大帳外間,斜陽的餘光從外頭映進來,將他的影子拉長了照在帳布上,猶如堅岩。

無論是他的人,還是他的心,一直也如岩石般堅硬。

塗盡詢問過她的傷勢,即肅聲對長天道:「戰事平復,再無用我之處。神君大人,請允我離開。」長天復出,北境仙宗就再也掀不起什麼波瀾,隱流大軍自可以平安返回巴蛇森林。他的任務也全部完成,未留遺憾。

此話一出,寧小閑頓時動容,長天卻平靜道:「何為?」

塗盡遲疑了一下,才道:「當初我追隨神君時,就曾向您懇求過,若您脫出神魔獄,當可還我自由身。」

長天緩緩道:「不錯。」他向來一言九鼎,此刻一字一句,將當日的話重複了出來,「我說過,『你若盡心相助,日後未必沒有重獲自由的一天』,你跟著我打完了廣成宮,又助她潛入了我真身的識海,功德圓滿,可得自由。」

塗盡向他低頭行了一禮。即使以他之心性,此刻也要牢牢握拳,才能抑住胸中的喜悅。一千多年了,他先是被困在上天梯秘境之中,又被月光杯上的禁制所約束,不得不聽從長天的命令。

這一千多年來,每一天都是如此漫長而煎熬。直到今日,他才終於掙得了自由身。從此海闊天空,再沒有人能夠束縛於他!

寧小閑望著他的身影,忍不住問他:「你要去哪?」塗盡忠心耿耿,自西行路以來始終陪在她和長天左右,雖說是受了月光杯禁制所限,但為長天辦事向來盡職盡責,現在也是隱流最得力的臂膀,她一向都將他當作夥伴看待。現在他要走了,她心裡自然捨不得。

塗盡沉默了一會兒,才道:「我要去尋秦素霞,作一了斷。這個念頭通暢了,以後修行之道才能一帆風順。」

那個他愛過的女人,那個害過他的女人,那個饒過他一命的女人。

素霞仙子就是他的心魔。此生若不解惑,他的道藝終不能大進。

長天點了點頭:「你有她的線索了?」

「有。這一趟進京,我在白玉京發賣會上,見著了她的東西。」塗盡的身體綳得很直,「是一枚鎮魔玉符,我能認出上面繪製的陣法,乃是出自她手。」他手裡,捏著一枚玉符,「我知道寧大人當時心中煩亂,就沒有通稟這事,自己買下了玉符。」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