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761章 符舒的秘術

第1761章 符舒的秘術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05

也合該符舒走運,阿花自洗劍閣一役結束之後,本該由她的護衛黑嗥帶回大西南地區的,不過這小貓妖卻有些骨氣,中途就離開了。阿花已經習慣居無定所的生活,時隔一年,卻流浪到中州來,恰好就在浧浦頭附近。有寧小閑的靈丹相助,它道行大進,雖然還是個化形期的小妖,但不再是前些年那樣人人可欺了。

寧小閑手裡原本就留有幾根阿花的鬍鬚,她又新習得不少術法,可以憑此與物主聯繫。得悉阿花在附近,寧小閑就知道,符舒逃走的成功率一下子由六成提升到了九成。在白虎眼裡,神境以下的修仙者幾乎都是同樣弱小,因此派阿花前來和派其他任何人過來,效果都是一樣的,反倒小貓妖法力低微,更加不引人注目,更別提他還有些很特別的本事。

符舒從貼身的香囊里,小心翼翼取出兩根白色的長毛,其形如針,手感軟而堅韌。她跟著白虎大半年,這傢伙有時候也變回本尊的,她有機會偷偷收集虎毛,白虎自也知道,卻不當回事。

接下來她靜下心,將一段爛熟於胸的禱文喃喃念出。每吐出一個音節,都覺得身上的精力被剝奪了一分,待念完這短短十五個音節,腦海中就昏昏噩噩,幾乎要倒地睡去。她知道這是自己身無靈力,因此術法只能吸取精力代替的緣故。不過咒聲剛起,她眉心處即現出一根平時肉眼難見的紅線,輕輕蠕動。

這就是白虎下在她身上的禁制,限定她離自己不能超過十七里之遠。

這紅線如同有形,但要伸手去拂的話,卻像拂著影子和空氣,竟是無質無感。不過符舒念咒未盡就取出一隻小瓶,將裡面血紅色的液體塗抹在手指上,隨後駢指如剪,在自己眉心處一夾!

說來也怪,碰著了這液體之後,這根紅線居然化作實質,被她輕易就剪下來一半。這是異獸離俞的血,原是蠻人施放詛咒時必備的藥物,卻也有解除禁制的功效。

被剪下的半截紅線,立刻如同蚯蚓一般劇烈掙紮起來。

這就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她明白這東西一旦掙脫出去,甚至暴露在空氣中再多幾秒,白虎立刻知曉,這回逃跑就算泡湯了。所以她下一秒就將這東西牢牢按在虎毛上,剛好口訣最後一個音節也念完了。

說來也怪,這截紅線碰到了虎毛之後,立刻安分下來,重新滲透進去,轉眼消失不見。

符舒這才長長鬆了口氣,知道蒙蔽禁制這一招成功了。

像這種束縛類的限制,都分為主、仆兩方,禁制就如同繩索將這二者實際連通起來,所以符舒超出白虎限定的範圍,又或者這禁制被移除,他立刻就會知道。她學自平青州奴營的這個辦法,其原理卻是蒙蔽禁制,令它錯誤認「主」,只要把禁制再分流出來,灌入帶有原主人氣息的物什中,比如白虎的虎毛,然後再建立一層符舒與它之間的紐帶即可。

這樣一來,這個禁制其實就多出了一個節點,即是白虎的虎毛。它可作為符舒和白虎本人之間的緩衝,只要符舒將它帶在身邊,禁制默認連通的雙方距離永遠不會超過十七里,也就不會觸動警報了。

接著,她摘下項鏈,正要放到桌上,突然面色一變,慘然道:「不好,就算我棄了這東西,白虎憑著虎毛也能尋到我罷?」

墜子是一枚獸牙,準確地說,是白虎的虎牙製成的護身符,可抵擋修仙者的攻擊。她也知道這東西在逃亡路上肯定用得著,卻怕被白虎循著自己的氣味追上來。

但她卻忘了,留著虎毛在手,也有同樣的麻煩!

對神境來說,自己身上的物件,追蹤起來簡直不要太容易。

她盤算這計劃許久,居然還是百密一疏。符舒面色發白,身體原就疲憊,這下兩腳一軟,險些兒坐到地上去。

窗台上的貓兒卻跳下來,落地變成了個年輕男子,對她伸手道:「莫慌,將虎毛和項鏈都交給我罷。」

符舒失神道:「又有何用?終逃不脫他掌握。我不想連累你,你快走吧。」心灰意冷之下,連話也不想說了。

哪知這小貓妖卻笑道:「只管交來。收進我手中之物,神仙也追查不到。」他很瘦,眼睛卻大,有幾分營養不良的樣子,然而笑容開朗,有謎之自信。符舒見了,也受感染。她雖然精明,終歸是個凡人,不能完全明白化形和神境之間到底有多大差距,否則一定不會將這兩樣東西遞給他。

所以她儘管是將信將疑,卻也依言交了,見他將虎毛和項鏈都貼身藏好,一邊對她道:「快將餘下事情做完,跟我走。」

都到這一步了,聽天由命吧。符舒依舊振作精神走到屋角,先摘下最大的一朵解語花含在口中,又在剩下兩枚花苞上各輕拍了三下。

如聞諭令,下一瞬白花綻放,果然形如小小鈴鐺,嬌美可愛得可以媲美藝術品,並且兩朵小花當中都滲出一顆晶瑩的露水,轉眼就要滴到地上去。符舒不敢遲疑,伸口接了。

約莫十息之後,變化陡起。

#####

深秋了,天黑得很快,再有小半個時辰,月兒就要出來了。

小鎮上的行人明顯減少,反倒路邊的屋舍里,已經傳出陣陣飯菜的香氣。以白虎的耳力,當能聽到凡人們的絮絮笑語。不知怎地,這些原本聒噪的聲音,如今聽來卻不算惹厭。

再往前走,是一條清澈的小河,它穿過浧浦頭,春夏之際兩岸有楊柳依依,也是這鎮上難得的風景。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本就是人類繁衍的前置環節。不過這個時節只剩光禿禿的樹榦,來的人也少了。

少是少,卻不是沒有。至少這個時候,河邊的青石邊坐著一對男女,狀甚親昵。白虎只瞥了一眼,就知道這兩人都是修仙者,並且從服飾來看,大概是附近哪個宗派中的同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