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808章 歡濃

第1808章 歡濃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84

她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地,最後還只得忍氣道:「讓我看看。85novel.coM$棉、花『糖』小『說』r?an?e?n?.ranen`」

輕輕撩開他上衣,她立刻輕抽一口涼氣。原本已經半閉合的傷口,被她這一推居然又重新開裂,至少有三、四道都重新沁出了金色的血液。再看他臉色,比原先還白了兩分,金眸半閉,長長的睫毛在眼窩上覆下一片陰影,帶出來罕見的病弱美感。

她一言不發,湊近了替他換藥。長天任她施為,抬手去撥她肩上的秀髮。

她一扭頭,避開了。

他也不氣餒,伸手去攬她的細腰。寧小閑身子一躲,忍不住叱道:「別動手動腳!」這麼一動,正在擦拭傷口的力氣就大了些,長天垂首在她耳邊,呻|吟一聲:「疼甚。」這聲音低低切切,竟有三分撒嬌的意味。

他這會兒倒知道痛了?寧小閑橫了他一眼,手底使力卻輕柔了很多:「坐正,我見不著傷口了。」他都快趴到她身上了,流瀑般的長髮披散下來,將她的視野都擋住,幸好她的神念可以視物,否則這治療根本進行不下去。

長天卻似知道她心懷愧疚,變本加厲地在她勁間輕嗅兩下,一側首含住了她的耳垂。她嬌軀一顫,待要掙脫出來,長天已經環住她的纖腰,將她牢牢定在原地。他記取從前教訓,知道若真讓她跑了,後頭麻煩就是無窮無盡。

她氣得去推他肩頭,他又是一聲悶哼,狀甚痛苦,唬得她趕緊住了手。

明知道這傢伙的脆弱九成九都是裝出來的,寧小閑還是不敢使力。85novel.coM他這一身傷無時不刻提醒她,是他在歸墟里拚命回護她,不惜與兩大閻羅交手,也是他在最後一秒趕到,將她從湮滅之力的包圍中救出,免於殺身之禍。

他為她負傷累累,她又怎能抽身而退?

她心緒煩亂,卻不妨礙手中熟練地給他上藥包紮,將繃帶纏上去時,又不可避免地貼近他胸口,這才能環過他開闊的背部。長天知道她一旦收工,下一步就是藉機逃走,於是順勢將她納入懷中。寧小閑做好包紮,將手撐在他肩頭,這回不敢再用力了:「還有哪裡不適?」

這純粹只是醫師對於病人的關心,結果他點了點頭,抓住她的小手順著小腹一路往下、往下,低聲道:「這裡難受得緊。」

指尖觸著一物,嚇得她急急縮手,啐了一聲:「流|氓!」翻身要起,卻被他反手按住。

她方才起身時,衣裳都未合攏,只是虛虛掩起,兩人糾纏一陣便又散開,他只一低頭就能望見方才親吻過的地方,還沾有點點水光,就覺口中更是乾渴得厲害,不禁低頭去攫她的唇。

寧小閑閃躲了兩下,恨恨不已:「你還有閑心想這個!」

長天抵著她的額頭道:「小心掙開了傷口。」這一句極是靈驗,她果然放鬆了力道,只氣得兩頰鼓鼓地像小倉鼠,他不由得低聲道,「求大慈大悲的寧仙師為我療傷。」

熱氣都灌進她敏感的耳中,她後背頓時酸軟,一時沒了力氣。長天哪肯放過這樣的好機會,順勢將她壓到身下,咬住櫻唇。

寧小閑被他壓得動彈不得,又不敢使力去推,這麼一猶豫間,就感覺到他的悍然入侵。

她這身體已經一年有餘不曾承|歡,疼痛不輸初夜。又痛又氣之下,她張開編貝細齒,啊嗚一下咬在他肩膀上,眼淚卻流了下來。

那實是她心底最深處的創口,被碰觸一下就痛不可遏。

長天也知她怒極而泣,只是自己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因此停住了不動,捧著佳人俏面一遍一遍親吻。寧小閑扭頭躲開,他就順勢將她眼角的淚水都輕輕舐去。那味道又苦又澀,其實與他現在的心境如出一轍。

「我不該如此,是我錯極。」

寧小閑閉目,理都不理他。

不過她能閉起眼,卻堵不住耳朵,尤其他開始輕移慢動,低柔醇厚的聲音一邊絮絮灌來:「然我真非有意,寧姑娘大人有大量,可能饒過我這一次?」

不能!她在心底回道,連眼皮子都不翻一下。可是無論她心底多麼記恨,身體卻作出了最誠實也最羞人的反應,幾次嬌吟險些脫口而出,都被她勉強咽了回去。

他自然感覺到了,腰上開始使力,口頭也絕不氣餒:「你得我諾,日後我再不這般喚你,否則日後心魔作……」

她不得不睜眼,打斷他道:「住口!」氣恨歸氣恨,她卻不願他拿修行來許諾。這要真應了誓,可不是好玩兒的。

她的聲音都啞了。長天在她額上親了一口,心疼道:「我決不再犯。我眼中,從來沒有第二個女子,現在如是,以後也如是。」

她和他四目相對,那雙鳳眼裡金波蕩漾,果然盛滿的都是誠意,令她不時怔忡。他的動作又越來越快,她捱受不住,終有細細切切的嗚咽逃出紅唇,傳入了他的耳中。

此聲一開,便一發不可收拾。長天也決意令她無暇傷心,極盡繾綣伺弄。

這一番溫存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在不知白天黑夜的昏昏噩噩之間,她心頭郁忿終是慢慢都付流水,漸漸行遠不再。

直到某一次醒來,她才突然回神:

他後面動作之激烈,遠遠勝於她那一推,怎地就沒見他的傷口再開裂了?

然而此時她身子已經軟得快要化水,哪還有氣力去找他麻煩?只輕輕捶了他兩下,咬牙切齒道:「魂淡!」她實是累極,連那一點恨意都漸飄漸遠,終至伸手再不可及。

長天似是模糊一笑,緊緊抱著她,將俊面埋在她散亂的秀髮之中。

----水雲有話說----

時隔大半年,點心君又回來啦。正版全訂的水粉們請在超v群水粉大本營里領取,入群方式見起點書評區置頂帖「粉絲驗證樓」,來自雲起和qq閱讀等其他渠道的小夥伴也不用著急,只要出示全訂和粉絲值截圖,同樣可以進群,么么噠大家。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