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810章 怪病

第1810章 怪病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52

寧小閑一口粥梗在喉間,險些噴出來。花想晴那小子倒是設想周全,知道孟水鯉妖力低微,按照天道規則,他和人類女子很容易生養後代,因此急不可待地生了幾個小半妖出來,只待日後行換血之術,就又是純血的鯉妖了。就算他和花想容都葬身歸墟,孟水鯉一族也不會絕後。

花想容見著她哭笑不得的神色,想起自己那幾個小侄兒侄女也是微笑起來,沖淡了面上的哀傷之色:「回返巴蛇森林途中,我想先去替他們施行換血之術,請大人恩准。」

寧小閑點了點頭。若是花想容也一直無後,恐怕這幾個孩子就要進歸墟了,以壯大真龍的數量。孟水鯉一族的命運也真坎坷,這幾年孩子尚且年幼,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命運可嘆可怖。「去把魯掌柜請來,這粥果然特別。」

頂頭上司有請,魯大掌柜自然來得其快無比。

寧小閑指了指粥碗道:「這香氣很特別,又微有苦澀之味,居然是在粥中八味之外又添加了艾草進去。並且今日施粥已經施出去三千七百斤。魯掌柜,這是何解?」誰會在臘八粥裡面放入艾草?這味道立刻就變得古怪了。而更古怪的是岩炭城居民的反應:他們居然排隊來喝這種粥。

魯掌柜一怔,苦笑道:「大人慧眼如炬,這艾草的確是今年才新加入臘八粥的一味藥物。寧遠商會中,大概也只有我們岩炭城分部才需要這麼做。」

寧小閑以手支著額頭,只道了一個字:「說。」

魯連咳了一聲:「岩炭城地處極北,氣候嚴寒,和南贍部洲中部的花花世界相比,環境自然是艱苦得多。不過住在這裡卻也有一樁好處。」

「哦?」

「那即是疫病罕見。普通人類在這裡連風寒都染不上,城中幾家醫館平時迎接的病人,多半是受了傷處理不當導致傷風,又或者乾脆就是凍傷。其他疾病,甚是出現。」

寧小閑點頭。在她看來,這地方實在太冷,致病的菌類和病毒一般都抗不住這樣的低溫。並且這裡的空氣也是乾燥而潔凈,不利於傳染。

「不過去年發生了一件怪事。」魯連低聲道,「大概也是臘月,有個壯年男子不知從哪裡進城,蹣跚走在路上乞食卻無人理睬。他餓得難受,只得挨家挨戶討飯,不過沒有一戶人家願意施捨。最後這人飢寒交迫,終於倒斃路邊。」

寧小閑聽了卻道:「岩炭城人,不至於這般冷漠。」那男子若真是挨家挨戶乞討,總歸有個把善心人布施,不至於走了幾十家連口飯也要不到。若是一般鎮集,或許真會那般,畢竟在苦寒之地,各家生活也自不易。然而這裡是方圓千里之內最富庶的岩炭城,人類在能餵飽自己之後,多少也還有點同情心的。

「正是,大人明察秋毫!」魯掌柜連連點頭,先拍了一記馬屁,再接著說,「他敲過的門戶里,有一家人就告訴過我,那是大雪紛飛的晚上,這男人上門討飯,房主人原本要送他兩個粗面饃饃,結果這人一抬頭就將他嚇得不輕,他害怕之下,拿燒火棍把這人趕出去了。」

寧小閑想也不想:「長相有異還是妖怪?」

「面貌怪異。」魯掌柜細聲道,「這人的臉,看起來像是滾水裡燒熟的,臉皮腫脹通紅,表面還爛出指頭大的皰疹,滿臉滿脖子都是。」

寧小閑皺眉:「什麼意思?」

「他嘴都腫了,說話不利索。」魯掌柜苦笑道「那幾家人怕他身上有病,會傳染自己,就都將他趕跑了,最善心的一戶也不過是丟了張玉米餅子給他。」

寧小閑瞭然。任誰在雪夜裡見著自己家門前突然冒出這麼個怪物來,第一反應肯定不是布施,而是將他趕出去呵。「然後?」這種地方年年都死人,並且肯定不在少數,和眼下的事情又有什麼關聯?

「不過是個乞兒凍斃路邊,這種事情每年冬天都有,城裡人也不當回事,把他扔到城外亂葬崗也就完事了。哪裡知道,又過了一個月左右,岩炭城裡居然有人開始生病。」

「也是爛臉爛身子?」

「不、不!這些病人的皮膚粗糙得像石頭,也僵硬得像石頭。」魯掌柜顯然在搜腸刮肚地尋找形容詞,「就像是將蛇紋岩雕成了面具,然後戴在臉上。但見著他的人又明知這的的確確就是他的臉,而不是什麼面具。蛇紋岩在我們這裡又被稱為『大花綠』,您可想而知他的面相了。並且患病的人,眼珠子都是灰白的,半夜裡看著只覺膽邊生出一股寒氣。」

「得了這種怪病的,手腳慢慢僵硬,接著是臉部線條硬化,皮膚摸起來像石頭。再過上兩、三個月,這些人也死了。」

「可曾驗屍?」

「驗了。岩炭城居然出了這種事,城主府也很吃驚,還特地從其他大城調來了仵作,來回驗了數遍。驗出來的結果是,這些人肯定不是被毒死的,因為血液和肌肉當中一點餘毒也沒有,並且屍體渾不像一般死者那樣會漸漸發軟、起屍斑,反而越來越硬,到最後身體完全化作石頭,刀鋸斧劈都無效,金屬敲在上面還噹噹有聲。」

「哦?」寧小閑這才來了興趣,「莫不是神通?」

「我原本也以為是神通所致,可是接下來陸陸續續又有人患上這種怪病。最古怪的是,城主大人請來診查病因的修士當中,有一人也不幸中招,同樣沒熬過三個月就死了。」魯連苦笑一聲,「小老兒道行雖然淺薄,卻也知道這世上絕大多數神通都是不傳染的,只有疫病才會如此可怕。」

----水雲有話說----

打針之後,疼得死去活來,好不容易睡著,結果又被痛醒。醫生說打封閉針後有小概率更疼,沒想到被我撞上了,原來來水雲還有這樣的隱藏屬性……昨兒個吃了止痛片,鎮痛效果兩小時不到,只能碼上三四千字,勉強填上今日的更新所用。所以打賞的加更要等到手上的病情稍緩,請大家見諒。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