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820章 七日談

第1820章 七日談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473

這個辦法果然可行。85℃免費小說網

可是止步於此,他又不甘心。因為經過了眾多試驗之後,他發現這種怪病最大的問題在於,起效太慢,從感染致病一直到疫發身亡,至少是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如果要將它作為妖族的武器對抗蠻人,那麼見效快、殺傷力強大、造成的痛苦劇烈,這幾個特點都是最起碼的要求。

和許多妖怪一樣,文思仙人本身和蠻人之間也有夙怨,決不肯放過這個機會,不過這時候蠻人開始反攻,他也不得不帶著自己的研究成果離開狼毒山地界。

等他有機會再顧狼毒山,又已經過去了數百年。不過這一回他驚訝地發現,籠罩著整座大山的神秘詛咒似乎消失了,因為蠻人已經住到了山腳下,而那神秘的疫病並沒有發威。

他暗中尋訪,才知道當年他離開不久以後,新的蠻軍湧入進來。這支來自南方的隊伍當中有蠻王的御用大巫凶,神通廣大,在聽說了當地存在的這種疫變之後,當即意識到這種疫病的可怕之處,於是想也不想就將病人集中到一處,全部殺掉,隨後令人放火燒山,並且派人專駐於此,一燒就是七年。

他和文思仙人的目標不一樣,後者想從狼毒山提取出致蠻人於死地的病因,而這位大巫凶的手段卻是簡單粗暴:無論致蠻人於死地的是什麼,一把火燒了最乾淨!

他的要求是,火勢不滅、寸草不生。

果然這七年當中,整座狼毒山都是寸草不生。

這七年中,再沒有一例新的傳染病例;七年過後,狼毒山草木重新繁茂,怪病並沒有捲土重來——神秘的病因和滿山植物一起,被大火一把燒盡。

粗暴的方法,的確有效。

不過他沒有料到,怪病的樣本早就被文思上人帶走了。聽到這裡,花想容忍不住問道:「咦,這般看來,文思仙人的試驗是已經……」

「對。」寧小閑頜首,「已經成功了。」

她輕吸一口氣:「我習藥理時,嘗聞上古之戰後期,蠻人依舊強大,不露敗象。然而妖族得道多助,天降怪病於蠻族之中,中者無可倖免,即使是族中大能,可保不死,戰力卻被極大削弱。妖族趁此時機進攻,終於抓住這場浩大戰爭的拐點,一舉扭轉了形勢,這才步步緊逼,終於贏得了最後的勝利。」

在雙方勢均力敵的局勢下,這種疫病就是天秤上頭壓垮蠻族的那最後一個砝碼。

「這都是我初習丹術時聽過的傳聞了,那會兒只當是傳奇軼事,聽過就一笑了之。如今看來……」看來,這場可怕的疫病就是出自文思上仙之手。

這個時候,上古之戰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妖族和蠻人之間的仇恨與爭鬥交織在一起,譜寫出許多壯麗的篇章來。

這些篇章中,就有專屬於文思上人的一頁。

要說妖族得道多助也未嘗不可,或可看作天道假文思仙人之手,將蠻族直接推入了無底深淵之中。

「這種奇怪的疫變經過了數百年的培育,催演出了極其可怕的變種,比起先輩果然更狠、更毒,潛伏期長達十五天,而一旦爆發出來,短短三天之內就能致蠻人於死地,並且發作起來的劇痛,常人根本無法忍受。這已經完全符合了一項致命武器的標準。哪怕是蠻人當中的高手沾染上,這東西也如附骨之明一樣無法治癒,只是不會像普通蠻兵那樣迅速死去。但它造成的痛苦始終不會消失,並且拖耗的時間越久,對宿主的戰鬥力就削減得越厲害。」

「這個時候,怪病也有了名字,並且聽起來相當文雅。」

花想容好奇道:「叫作什麼?」這樣兇狠殘酷地掠奪人命的東西,居然有個好名字?

「七日談。」這自然也是文思仙人記載在玉簡中的往事,說起來也相當令他自豪了,「蠻人當中有位德高望重的大將,在戰中身負重傷,又染上了這種毒疫。他堅持指揮大軍作戰,七日後才亡故。自那之後,這怪名就被稱作『七日談』,一方面是歌頌這位大將的堅忍不拔,另一方面,連他那樣的大人物也免不了病發身亡,挺不到第八天,也體現蠻人對這種疫病的恐懼。」

「戰爭的態勢,原本就如天秤兩端持平,乃是膠著狀態。妖族在自己這頭加了個大砝碼,天秤自然就傾斜過來,再不容易扶正了。」寧小閑沉吟道,「甚至這玉簡中記載,蠻族五位大首領之一的啚伏鎮守神山,以一人之力拖住妖族大軍數日之久,很可能就是沉舟之舉。」

花想容微驚:「您的意思是……」

寧小閑點了點頭:「啚伏當時,很可能已經身染陳痾,否則他身為五大首領之一,至少也是功參造化。嘿嘿,這等大拿,都有以一當萬之能,他又怎會被生生耗死?」她在白玉京望見刺龍戟、第一次聽到啚伏的事迹時,還覺得心馳神搖,恨不得親眼一睹這位大首領當日風采。可是直到長天出獄,巴蛇現出真身,撼動了廣成宮隱仙峰的時候,她才知道這些手眼通天的傢伙,和普通人之間的區別豈止能用「天塹」來形容?

若是昔年鎮守神山的換成巴蛇,莫說數日了,就是妖族花上數月、數年恐怕也攻不下來。啚伏的修為比不上長天,但要對付泛泛妖軍,卻不該在話下。唯一的解釋,就是他的戰力其實已經被削弱至最低了,並且恐怕他到最後並不是被生生耗死的,而是病亡!

花想容這才真正重視起這名為「七日談」的怪病來,想了想道:「怪病如此肆虐,蠻族竟然無力對抗么?」蠻族底蘊何等深厚,族中又是英豪倍出,怎會拿區區一個「七日談」無計可施?

寧小閑聳了聳肩:「那我便不知曉了。無論是長天還是文思仙人,那時都已經被鎖入了神魔獄,都不知道後續的發展。」

話音剛落,就有人介面道:「我知道。」

---致歉---

昨日加更感謝的人名寫錯啦,應該感謝的是朗月童鞋打賞的和氏璧,水雲深表歉意,特此更正!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