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850章 失蹤人口

第1850章 失蹤人口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21

「再者,從住民的回答來看,柳宅大火只持續了不足半個時辰就燒得乾乾淨淨。我們實地看過,柳宅這幾百年來一直往外擴張,佔地少說也有五畝,就算失火,就算風乾物燥,要把這麼大的宅子燒盡,至少要兩天的功夫。」

寧小閑點了點頭。確是只有修仙者的真火,才有這麼可怕的殺傷力。

「殘垣中有多處被翻動過的痕迹,應是鎮上居民來過這裡,所以現場是被破壞過了。」隱衛可惜道,「除此之外,並未找到有用線索。」

消滅線索最好用的辦法,就是放把火燒盡一切。真火焚燒過後,什麼也留不下了。殺人、放火,可見兇手的手段之果決。不過這同樣也說明,他想掩蓋線索,不為人知。

這就值得推敲了。一個小小的天師家族,有什麼值得高階修仙者動手滅口呢?「柳家人,當真死得一個不剩?」

「那把真火太猛烈,宅子里的人被燒得連屍骨都不見了。我們用了點法子,測定焚場里的土地當中,的確有人類的組織留存。」隱衛也說得很客觀,「除此之外,無法定論。」

寧小閑嘆了口氣:「罷了,你所說的另一件大事呢?」

「東明渠最近有人失蹤。從柳宅失火算起,到我啟程來拜見二位大人之前,已經有八人無故失蹤。那消失方式,與池大人如出一轍!」

包括花想容在內,眾人都支起了耳朵:「怎麼說?」

「這幾人均是外出之後,從此未歸,再沒人見過他們。」隱衛得寧小閑許可,蘸著酒水在桌面上畫了幅草圖出來,「我和同伴將收集起來的資料作了歸納,發現他們可能消失的位置都很相近。」

他草草幾筆將東明渠地圖的大致輪廓畫了出來,然後在左上角的流水標記旁邊點了一個小點:「即是這裡,大岩河畔。」

「失蹤人口裡面有個齊娘子,據說當天要回門探親。她的娘家,就在大岩河邊上。」

「又有個廚子姓鄭,他拿手的是酥皮點心,所以每天正午吃過飯後,都要從河邊經過,去城南的酒樓做工。據他老婆所述,他就是上工途中不見了的。」

「還有兩人,卻是這附近的潑皮地痞,時常欺壓商鋪小店。他兩人失蹤很久都無人注意,還是我倆探訪出來,才聽最後見過他倆的目擊者,也就是被他倆敲過一筆竹杠的店家說道,他倆拿著抵充安金的幾筐糧物走了,取道方向正是大岩河畔。」

安金即是保護費。這東明渠地方不大,卻也像其他城池同樣有著不為人知的陰暗一面。這些地痞混子經常以保護為名,向中小商戶勒索定期的安金,若不從即騷擾、恐嚇之。

花想容插口道:「或者店家受壓榨不過,將他倆殺掉滅口,而後藉機把這兩人推入失蹤人口當中?」

隱衛瞥她一眼,見寧小閑並不反對,才答道:「我們對那店家也用了些……手段,確保他說的是真話。」

「刑訊?」嚴刑拷打,其實往往得不到最真實的情報。

「不,吐真劑。」隱衛低頭,「凡人根本無法抵擋這種的藥力。」

寧小閑細細端詳桌上草圖:「所以,這幾個人很可能都在大岩河畔消失?」

「是,這是我等的推斷。更重要的是——」隱衛一字一句道,「我們下榻的客棧距離大岩河畔不過六十丈,夏季時河兩岸楊柳依依,也是這客棧後方一景。因此池大人消失的位置,也在這附近!」

「我們沿著河畔搜索了三天時間,卻是一無所獲。那地方因為屢屢有人失蹤,東明渠本地居民已經不敢靠近大岩河畔了。」在小地方,消息總是傳得特別快,尤其這種神秘事件,不過三、五天功夫,大家都識得其中利害了。家裡有孩童的,當然更是嚴加看管,不許溜去河邊玩耍。

「以上,即是事件經過。」隱衛肅然,「我等辦事不力,還請大人責罰。」

長天淡淡道:「怠責誤事。待找著另外兩衛之後,你們三人都要各斷一臂,再回中州候審。如果池行已死,你們就追隨他而去吧。」隱流一向以嚴刑酷法聞名,長天也是一貫重賞重罰,像這般嚴重的失職,無論有什麼理由都不能輕易饒恕,這也是隱流所有妖怪都看在眼裡的明典正法。

這名隱衛面色蒼白,卻依舊應了聲「是」。長天揮了揮手,他即向兩人行禮後退下,很快消失在人海之中。

這酒樓依舊喧囂熱鬧,渾不知就這麼幾句話的功夫,這桌上的人就決定了一頭道行深厚的妖怪的命運。

「這兩件事都發生在東明渠,又是一前一後,柳宅剛剛失火,鎮上就走丟人了,很難不將二者聯想在一起呢。」寧小閑抬眼,等待長天的決斷:「如何?」

「眼見為實,走一趟罷。」他抬起酒杯,慢慢啜了一口。

她鬱鬱不樂:「不知池行是否無恙。」那少年頭腦靈活,詭思多計,和寧羽一樣是很得她器重的左右手。

「他沒死。」

這麼輕描淡寫的三個字,頓時令她眼睛放光:「咦,你怎知道?」

「他在我神國之中的投影還在。」池行身為隱流麾下幕僚,當然信奉撼天神君,因此其他虔誠的信民一樣,在巴蛇神國中自有一席之地。

她當即鬆了一口氣:「還活著就好。能尋到他的具體方位?」上一回他們要尋塗盡,結果長天的神國大門未開,追蹤不得。這一回,總可以了罷?

他默默感受片刻,才搖頭:「有東西隔絕了我對信仰之力來源的追蹤,池行與我之間的聯繫異常薄弱。」

「不是因為距離太遠罷?」

「不是。你功課又沒做好。」長天藉機責備她一句。寧小閑吐了吐舌頭。神境內容的功課,她真有必要學習嗎?「只要我的信民還在大千世界,我就能探知他的方位和狀況。」這種神人與信民之間的微妙關係,實不足為外人道也。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