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852章 不想見的故人

第1852章 不想見的故人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84

所有人的視線順著這男子的眼神,chua地一下集中到長天身上,再也挪不開了。

「郎宗主。」長天緩緩放下茶杯,沖他微一頜首:「托福。」

撼天神君在此!

他這寥寥幾字,就是承認了自己身份。周圍頓時泛起一陣微小的、壓抑的騷動。

他們方才議論了半天的男主角,竟然同在酒家裡。難怪長髯客話音剛落就滿嘴掉牙,原來是正主兒出手懲戒。

這煞星好大的名頭,有些人驚得立刻酒醒,仔細回憶方才自己是否大放厥詞,隨後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背上滿是冷汗。

這裡的桌子很小,只容四人落座,並且花想容又壓根兒沒有讓座的意思——她好歹也是堂堂仙人,雖然是新晉的,但這份屬於仙人的傲氣卻也正在迅速建立中——所以這高大男子幾人只能站著和長天說話。

不過他顯然毫不介意,微笑道:「神君何往?」

「殊途同歸。」

別人聽不明白,他卻一下就懂了:對方和自己一樣,也要參加十五宗密會。只不過這裡人多耳雜,話也不能挑明了說。他望見坐在寧小閑身畔的花想容,不由得道:「這位是?」

花想容微一側頭:「我姓花,歸屬寧大人座下。」

這男子有禮道:「失敬,失敬。」這姑娘面貌嬌美,看起來年紀輕輕,身上的道行波動卻極深厚,至少也是渡劫前期以上了。這等修為,已經值得他以禮相待。

他知道這是妖怪變化而成,卻辨不出是哪一個妖種。他手中的情報,可沒寫明隱流當中還有這麼一號人物。

他身邊那女子一直盯著寧小閑,這時突然道:「聽聞隱流走失了一名幕僚,如今可是找到他了?」她的聲音也和人一樣,嬌嬌弱弱地,話中滿是同情之意,花想容卻不知怎地,對她提不起好感。

消息傳得真快,這次所謂的密會到底還有沒有秘密了?寧小閑也笑了,櫻唇微啟道:「快了,有勞小閣主挂念。」

這女子,赫然就是天凌閣的小閣主,晏聆雪。

晏聆雪咬唇道:「是誰這樣大膽,敢在隱流頭上動土?」

寧小閑奇道:「小閣主犀利,怎知池行就是被人擄走的?」

「寧妹妹說笑了,好好一個大活人,還能走丟不成……」晏聆雪看著寧小閑,慢慢變了臉色,「慢著,寧妹妹可是以為,你那走丟的幕僚還是我動的手不成?」

「這個嘛——」寧小閑轉動手上的杯子,「目前還未可知——」

「還未可知」這四個字的意思微妙得很。晏聆雪在雲夢澤中暗算寧小閑,反被她將了一軍,若是就事論事來說,兩人也算扯平了。不過寧小閑對晏聆雪可是始終不存好感,並且她也明白,自己令晏聆雪永遠失去了追求長天的資格,所以這女子對她可不僅僅是心懷厭棄了,用憎恨來形容都嫌太輕。

相比之下,她反倒覺得像金滿意那樣喜怒形於色的姑娘更可愛些。

寧小閑聳了聳肩:「——說不定,不是你。」目光卻往她身邊的男子一瞥。

此時此刻能和小閣主比肩而站的,當然是西夜宗的宗主郎青。這是南贍部洲中北部宗派裡面湧現出來的新貴,只用了區區兩年不到的時間,西夜就從三千人小宗一躍而成現在的豪門大派,坐擁四萬門徒,不可謂不出挑。

郎青好美|色,天凌閣要錢財也要靠山。在沉夏的婚典上,她就見到這兩人走得很近,既是郎有情來妾有意,雙方背後又有互惠合作的利益,那麼時隔一個多月再見到這二人出雙入對,似乎也不奇怪。

晏聆雪被她氣得絞緊手中帕子的時候,郎青臉上的笑容終於也有些掛不住了。難怪晏聆雪每次提起寧小閑,哪怕強自遮掩,眉目間都忍不住有恨意流露,實在是這妖女的一張嘴兒實在太毒。

郎青正色道:「無論貴派幕僚是如何消失,都與我等無關。」她如此說話,撼天神君都沒有作聲,顯然寧小閑所述就是他心中所想。那麼這樁麻煩卻是需要第一時間澄清的。

他和隱流井水不犯河水,根本不願無故樹此強敵。他也看出了寧小閑眼神的懷疑之意。若從時局來說,南贍部洲中部的混亂持續已久,無論是平民百姓還是多數宗派,都巴不得它能儘快結束。可是反過來說,從某些人的立場來說,或許他們希望戰爭能夠繼續下去,不要停止。

這一類人,就是西夜這樣的戰爭得益者。他們從這場戰爭中獲得的利益太豐厚,自然也希望能夠繼續得益。因此若說誰最有動機試圖阻撓十五宗密會的話,當前這一位就是了。

作為舉足輕重的一大勢力,隱流的代表若不能及時與會,十五宗密會的舉辦就要延期。

這種會議的舉辦,可不是互相通聯幾聲,約個會、見個面那麼簡單。那麼,西夜就又贏得了寶貴的時間,以便繼續擴大自己的戰果。

從這個角度來說,西夜倒是很合適的作案嫌疑人。郎青也是一宗之主,瞬間就將這其中的利害關係想個透徹,這才作出嚴正的聲明來。

寧小閑又笑了:「你確定?」這一回,卻是看了晏聆雪一眼。

晏聆雪睜圓了眼,心中大罵不止:這女人依舊惡毒至此,就用了這麼兩句話、兩個眼神,就來挑撥她和郎青的關係了。郎青要與她交往,自然要翻查她從前的事迹,也就不可能不知道她和寧小閑的過節。

郎青當然知道女人的仇恨也是可以恨屋及烏的,晏聆雪恨寧小閑入骨,就有可能連帶著也恨上了隱流。所以這一次隱流的幕僚失蹤,他就算能保證不是西夜所為,難道也可以保證天凌閣沒幹這一票嗎?畢竟晏聆雪和他只是走得近而已,還未到談婚論嫁的地步,還沒進他家門,他對晏聆雪可沒有什麼約束力。

---水雲有話說----

9月28日就開啟月票雙倍了,然而起點到現在還未通知具體開啟時間,攢票待投的親,請看28日早晨的更新提示再投票吧。感謝大家。

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