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858章 是人是鬼?

第1858章 是人是鬼?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823

酒樓里四人說過,這裡只剩他們和惡鬼了。如果這少年就是惡鬼,現在走入巷子的又是誰?他目光一瞥,望見地上少年臉色都變得惶急,似是當真驚恐。

時間緊迫,他來不及多想,提起少年一把躍上牆頭,幾個騰挪跳躍之後就身在數里之外了。他自踏上仙途之後,身手已比一般凡人要好上許多,飛檐走壁是基本功了。

池行一邊急奔,一邊道:「你若不是惡鬼,它又是怎麼找到我們的?」

這少年身體被縛,嘴巴還能動:「不是『我們』,而是你。」他糾正道,「在缽中城,惡鬼感應不到我的存在,它只能追蹤你。是你把它引過來的!」

池行從善如流:「哦?那我們要怎麼擺脫它?」

「你跑得再快也沒用。它能感應到這城裡任何一個人的位置,早晚都會追上來。除非——」

池行微微一笑:「除非放了你,是么?」

「我身上有遁蹤符,用上之後,你也可以從它感應中消失。你自己找罷,右邊腰帶里就有。」

池行停下來,在他身上掏摸起來,果然搜出一大堆黃色的符紙,上面圖案各異,顯然用途也不同。凡人們又說中了一點,這少年的確是天師後人,至少曾經是。「哪一樣是遁蹤符?」

「上面畫有雲彩的就是。」

池行翻了翻,果然找著了,只不過符紙上面的圖案太抽象,說「雲彩」實在有些勉強。他仔細看了幾眼,就拿起來拍在身上。

這少年譏笑道:「你竟然這麼放心便用了,不怕我動手腳?」

池行淡淡道:「這符紙上確有微弱的靈力波動。再說了,我自己也畫過幾張,與你的大同小異。」修仙者和天師所用的技法,有些是相通的。隱流軍中人才濟濟,有些同僚也教過他符術,一眼看出這遁蹤符不是假貨。

符紙貼上,他周身當即泛起一點青光,隨後符紙化作粉末,散落到地上去了。

這便是遁蹤的能力生效了。

池行提著柳青岩又奔過了七、條街,靜靜候了一會兒,確認無人追來,這才將他扔在地上:「若想申辯就抓緊時間,否則人頭落地。」

「酒樓那些人怎麼誑你的,說我是惡鬼?」少年扭了扭,讓自己躺得更舒服些,「說殺了我就能脫出缽中城?」

「是。」池行抱著膀子,「你倒很清楚。」

「每次他們對著我喊打喊殺,都是這套說辭,早聽厭了。」柳青岩不屑道,「都是被人當槍使的蠢蛋。」

「哦?你要如何證明?」

老實說,這問題太刁難人,就像路邊隨便抓個人來問:「你要怎麼證明,你是你?」

可是這少年偏偏就說:「能,你看我手掌。」

池行將他翻了個身,擰開手掌。光線雖暗,池行依舊能看到他掌心有一個暗紅色的符文。

這符文非常奇特,並不是以硃砂繪上去的,而是用類似於種痣的辦法直接將降魔靈文植入皮膚底下,以取代畫符施咒,這樣施放術法時省時省力,又能應對許多突髮狀況,是許多天師家族喜用的驅魔手段。但有一樣:種符必須在孩童幼年時進行,超過五歲之後就不得生效了。

這少年掌中不時有細細紅光閃過,在皮膚下沿著符文的筆劃流轉,這種獨特的方式顯然不好偽造。並且池行在妖王麾下已久,見多識廣,這時也勉強認出他掌心的字元乃是蠻文中的「降」字,當下更無疑意。要知道驅鬼降魔的手段源自擅馭僵鬼的蠻族,從而也部分流傳到人類手中,這麼世代傳承下來,衍生為新的體系,而掌握了這門特殊技巧的人群,也被稱作天師。

這就證明了,柳青岩不僅是柳天師家族的傳人,並且也不曾為惡鬼附身。否則這於他無礙的符咒,對惡鬼來卻說不啻砒|霜,立刻就能對它造成巨大傷害。

對付某些古怪物事,天師倒比修仙者還要在行些,池行也知道自己站在是非之地上,有個熟悉情況的天師作幫手,總好過自己瞎子摸象,因此抬手收了捆仙索,任柳青岩站直了,才低聲道:「所謂的惡鬼,從哪裡來?」

柳青岩活動筋骨,伸展伸展已經被捆麻的四肢:

「柳家二百年前在帝流漿爆發前夕捉到一隻惡鬼,名為『羅喉』,其法力高深,渡化不得,我家先祖只好將它鎮入了家傳的寶物煙雲缽里,慢慢磨減它的道行。」若是寧小閑在這裡,當會知道柳氏先祖的做法和陰九幽如出一轍,都是將殺不掉的對手封印起來,令其得不到天地靈氣的滋養,只能平白消耗己身,最後在漫長的歲月中慢慢磨滅。

「這頭惡鬼被鎮入煙雲缽之前已有千年道行,最擅識心變形。據說當初我先祖為了拿下這頭鬼物,事先已作了萬全的準備,結果還損失了一百多名族人,可見其難纏。」柳青岩幽幽道,「我家拿下它之後,將之鎮在煙雲缽中,每月都要鞏固封印,令它無法逃出。可是十幾天前,這東西突然躥出來作亂,大肆殺戳。我家的長輩們勉力封印之,混亂中,煙雲缽不小心將我也吸了進來。」

他說得條理分明,三言兩語就交代了重點。「所以,我們在煙雲缽之中?」池行一下get到了要點:「那麼他們見到你吃人的景象……?」

「那不是我。」柳青岩反駁,「我方才已經說過,惡鬼能變化人形。它變作我的模樣去吃人,好讓所有人都以為我才是怪物,讓我變作眾矢之的,這樣所有人都會來追捕我,無意中就為它效力了。」他哼了一聲,「不得不說,這法子真不錯,我好幾次險些被這些凡人殺了。」

池行回憶方才酒樓四人所說的話,果然掉進這座東明渠鎮的人,最後都會意識到唯有殺了柳青岩才能逃出生天,現在看來,的確是有人暗中引導。他想了想:「這古怪地方,又是怎麼回事?」

「眼見為實,跟我來。」柳青岩反手在自己身上貼了個黃紙符,帶著池行在偏僻又彎曲的巷道里飛快前進。這符紙的效用大概是神行符一類,因為柳青岩的速度快得驚人,腳邊又隱約有清風縈繞,不似人類少年能夠達到的速度。

想來也是有了這類奇符的幫助,他先前才能躲開池行的追蹤。

這裡地形如蛛絲,池行根本記不清他穿過了多少條街巷,只知道每一條小路都如同主街,家家戶戶門緊閉,大紅燈籠高高掛,在這幽靜的雪夜裡回望來路,那許多搖曳在風中的燈籠都像惡鬼的眼睛,明明暗暗閃著猩紅的光。

池行當然不習慣被一個少年牽著鼻子走,這時望了望兩邊的景緻,突然捏著柳青岩肩膀道:「怎麼又回來了?」

雖然柳青岩選取了全新的線路,但池行抬頭仍能看見幾樣熟悉的景物,比如剛剛經過的饅頭鋪子,外牆上用黑炭歪歪扭扭寫著的也是「李記」,只不過他們這回走的是後門小巷,他自己順著大路踱過來的時候是望見了前方的門臉兒招牌。

果然再拐過兩條街,遠遠地又能望見杏春園酒樓氣派的屋頂了——這酒樓的高度在附近也是數一數二,隔著百來丈都清晰可見。

這少年繞了一圈,居然又帶他拐回原地。

-----水雲有話說------

本章約莫2500字,為日常更新+雨菲斯打賞和氏璧加更。9月最後一天啦,五體投地向大家求月票~昨兒迷迷糊糊睡著,今早爬起來一看,月票榜掉了2位啊,求親們幫水雲打榜!非常、非常、非常感謝!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