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865章 柳青岩的舉動(求月票)

第1865章 柳青岩的舉動(求月票)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4550

?

說到這裡,池行終於明白:「柳青岩知道這事之後,才是真正恨毒了柳家吧?」他可以體會柳青岩的心境。這少年先前在柳家的種種苦難,咬咬牙也就生受了,畢竟他也是柳氏的後人,柳天師家族唯一的乩童;可是這個小女嬰柳青芽的出生,卻是真真正正擊潰了柳青岩:她生來就可以溝通鬼神,為柳氏求福祈安,那麼柳青岩與柳家僅存的那一點點血脈、親情的紐帶,也終被破壞殆盡。

有了柳青芽,柳青岩就徹底沒有了存在的必要,那麼他這十多年來吃的苦、受過的白眼和欺凌,就變得完全無謂而可笑。

既然這個少年連自身存在的意義,最後都被柳家抹煞了,他又怎可能不對這個家族滿懷仇恨?

「可是他也知道,單憑一己之力對上柳天師家族,那是蚍蜉撼樹,所以他將主意打到了宗祠里。」寧小閑道,「鎮魔祠里鎮壓著柳家歷年來捉取的鬼怪,其中最厲害的一隻,就是羅喉。這怪物是被封印在煙雲缽當中的,柳氏其他子孫不具備與之對話的能力,偏偏柳青岩的天賦能力令他可以越過煙雲缽的阻礙,做到這一點。」

池行想了想:「柳青岩以放鬼出柙為條件,與羅喉定下契約?」

她面無表情:「大概是罷。我看羅喉大概還補好了他失散的一魂,因此他現在應是三魂七魄俱全,才能說話。」

池行當即皺眉:「這契約可是定出了岔子?否則羅喉為何執意要殺他?」寧小閑會派他參加十五宗密會,即是因為這人唇舌如刀,談判經驗也很豐富,這時立刻就猜到契約不妥。

柳青岩畢竟年紀太小,不明白契約中處處皆有陷阱,這一下就將自己也套進去了。羅喉被鎮壓二百餘年,早就恨柳氏一門入骨,當然不會給他指出契約中的錯誤,反正他也沒打算放過任何一個柳天師後人——包括柳青岩。

池行目光微動,突然道:「屬下斗膽,要請問大人可是真正的寧小閑?」

寧小閑好笑道:「你怕我是惡鬼變的不成?」

池行不語,就當是默認了。的確在這麼關鍵時刻出現的,既可能是寧小閑,也可能是惡鬼呢。

寧小閑不悅:「你誤了我大事,竟然還敢質疑我么?」

「不敢。」池行低頭,「敢問大人,天水城那裡情況如何?」

寧小閑板著臉:「不妙,打亂了原有的計劃。」

池行不語,心裡卻有愧疚。這時寧小閑已經走過了三條街道,拐進了一條胡同里。池行見她似是目的地明確,不由得問道:「我們此去何處?」

「這裡。」她站在一扇黑門前,伸手推門走了進去。池行緊隨其後。

這就是一所平凡無奇的民宅,院子很小很小,牆根兒長著一棵大棗樹,樹下一張石桌,最後只餘下曬兩篩穀子的空間了。

她不曾駐足,又推過一道門,直接走入了後廚。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這廚房裡面也是各樣物件齊全,刀還插在砧板上,屋角放著一小筐雞蛋,窗前掛著蒜串兒,灶旁的土陶罐里裝著白白的豬油……顯然二百多年前,這戶人家也算過得有滋有味兒。

池行不知寧小閑意圖,眼中露出詢問之色,結果她領著他走入後廳,站到土牆後頭道:「呆在這裡,等著,不要發出響動,直到你完成該做的事為止。」

牆上有個小小的破孔,像是經年累月腐蝕出來的。池行附過去一看,恰好能望見後廚里的景象。

寧小閑為什麼將他帶來這戶民宅,又要他站到後廳里?

他正想發問,可是一轉頭,身後空空如也。

寧小閑不見了,就和她出現時一樣突然。她說的「該做的事」,又指的是什麼?

這位女主人行事從來如此任性,池行只能苦笑。

然而主上的命令,他還是要照樣遵從的,這是他在軍中早就養成的性格。

池行果然站在這裡,半點兒聲響也未發出來。

時間一點一點流淌,這所民宅當中沒有任何異樣發生,無論是在後廳,還是在廚房裡。

好在修仙者的耐性遠超常人,寧小閑讓他干站著,他就不能閉目調息,只得在腦海中默默揣摩學過的術法口訣。

外面風平浪靜……了很久。

直到他默誦到第八十九個口訣時,外頭突然傳來「吱呀」一聲。

有人來了。

他精神頓時為之一振,中斷了念訣,屏息往牆孔中看去。

幾息之後,果然有個影子推開廚房的人,往裡面探頭探腦。光線雖然異常昏暗,然而池行的眼力依舊遠超凡人,再加上對這人又實在熟悉,因此一眼就將他認了出來:

柳青岩!

他遍尋不得的柳青岩,居然在這個時候偷偷溜到了民宅裡頭來。

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池行心裡大喜,正想繞出去將他殺了,可是腰還沒直起來,心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我尋他這麼多天無果,大人又是怎麼找到他的?」

若說寧小閑神通廣大,似也說得過去。她修為遠比他高深不知多少倍,再加上他比這世上任何人都清楚,這位主兒不知道干過多少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了,如今琢磨透一個小小人類少年的行蹤,有什麼稀奇?

可是他心底,始終是有一絲奇怪的疑慮,就好像這事情本不該如此。

所以他按捺住躁動,靜觀其變。

柳青岩的舉動卻很奇怪,他在屋中的陰影里靜靜站了一小會兒,直到確認周圍沒有任何異常,才走到水缸前,挽起袖子,把手伸了進去。

池行進來之前就注意到,藤編的雞蛋筐邊上佇著一隻粗陶大水缸。這大缸中水已滿了八分,廚房裡光線又暗,黑逡逡地看不清楚。可是不單是東明渠,恐怕全南贍部洲挨家挨戶的院落里、廚房裡都會擺一隻這樣的大水缸,給全家人供水吃用,又有什麼稀奇的?

從牆孔這個角度看過去,恰好能望見柳青岩在水缸里掏掏摸摸老半天,像是在尋找某物。可是最後縮拳回來,卻只是帶出一手水而已。他的臉上露出失望之色,又黯然嘆了口氣。

合著他潛到這裡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