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889章 賀禮

第1889章 賀禮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06

兩人已經有兩年多未見面,塗盡本有些擔憂,畢竟未轉生之前的鳩摩可是個不甘寂寞的主兒。85novel.coM$棉、花『糖』小『說』現在見她吃味兒,他反倒放心了:「我和她前緣已斷、恩義兩清,還有甚可續?」赤霞有赤霞的機緣,他也尋到了自己想要的因果,道心從此澄明,可以一往無前矣。

鳩摩眨了眨大眼睛,一臉純潔無瑕:「你真不會再找她了?」

「不會。」

「那要是她來找你呢?」

「從此是陌路。」塗盡微汗,她這一套,是跟女主人學來的罷?

鳩摩歡喜得露出兩顆虎牙:「那時,你不會阻我殺個路人罷?」

「……不會。」塗盡咳了一聲,「你可以將劇毒收起來了,那東西對我沒用。」這妮子方才就悄悄放出了屬於毒鳳的手段。這種毒素無色無味,對植物無影響,卻能放倒修為深厚的大妖怪。若不是他身上始終揣著毒鳳內丹,此刻就早就渾身僵直地躺倒在地,一動不動了。誰說這丫頭沒心眼兒的?時隔兩年不見,屬於毒鳳的特質又回到她身上了。

「嘿嘿。」鳩摩笑嘻嘻地在他嘴角親了一口,毫無被揭穿的尷尬。

「另外,神君大人已經同意,將你許給了我。」

鳩摩一怔,接著大喜,摟緊了他憨聲憨氣道,「我想你了。」面上神情雖然稚氣,小手卻從他衣領中悄悄探了進去……

塗盡喉結上下動了動,聲音變得更沉:「莫急。85℃免費小說網」抱著她往林中深處走去。

那裡,原本只有鳥鳴啾啾。

#####

寧遠商會接下來的時間裡變得更加忙碌,因為恭祝撼天神君大婚的第一批賀禮陸續送到。

長天和寧小閑大婚的消息,是自去年底就已經發布了的。南贍部洲中部,尤其是中州地區的名門大宗、權貴望族近水樓台,所以禮物也是首先送到得願山莊。中京裡頭不乏凡人富豪,有這樣攀附神境的機會自然不能錯過,因此頭一批禮物儘管只有八十多份,卻依舊輕鬆堆滿了一座小樓,寧小閑推門走進去,只覺一陣珠光寶氣迎面撲來。

金山銀海啊!阿里巴巴當年在四十大盜的寶庫里,不外乎就是這種感覺吧?

嘿嘿,這種掉進財寶堆的感受,她在靈浮宮的寶庫里沒體驗到,倒在自家庫房領略了一把。長天見她笑得合不攏嘴,也只得搖了搖頭,道一聲:「財迷。」

名義上是八十份禮物,可是送禮本身就是一門學問。中京地區的民間嫁娶,最寒酸的也是一套四件。

什麼禮輕人意重,南贍部洲不實行這個。輪到神境大婚,四方來賀的禮物當然要挑金貴的送,最少一出手也是十八件,再重些的有三十六件。所以此刻擺在寧小閑面前的物什用「金山銀海」來形容,其實太low。這裡多的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好東西。她隨手拿起幾份禮帖,就看到了奉天府的、朝雲宗的……甚至還有乾清聖殿、廣成宮等等曾經的對頭。

她又翻過一張,呃,還有鏡海王府的。

皇甫銘曾經說過,「姐姐」結婚,他一定會備上厚禮。如今看來果不食言。鏡海王府曾經財大氣粗,他送來的禮物足足八十一件,奇珍異寶自不待言。皇甫銘本人又早去了天外世界,可見這批禮物是離開之前就備好的。寧小閑只是奇怪,鏡海王府都被懷柔上人給拆了,他這批手下又是藏在何處,從哪兒將禮物送來?

她的目光在帖子上停留的時間略久,即被長天感知。他劈手奪過來一看,長眉擰起,將帖子隨手扔了:「將皇甫家的賀禮鎖到庫房底部,再不許拿出。」沒將這些東西全部扔出去,還是看在喜事將近的份兒上。

神君有令,手下人趕緊喏一聲,上前搬走。

這傢伙的醋勁兒還是這麼大。寧小閑吐了吐舌頭,望見案上皇甫銘的賀禮被搬開後,露出來一掛珍珠。這條長長的鏈子上,每顆寶珠都有鴿蛋大小,流光溢彩。這等大小、色澤都是人間難覓,更難得的是幾十顆珠子幾乎同等大小,簡直難以用錢銀來衡量。寧小閑拿在手裡把玩了一會兒,不滿道:「誰送的這鏈子?好沒眼力價兒,根本戴不上脖子。」

辣么大的珍珠,一顆是罕見,十八顆是奇珍,可是串在一起沉甸甸地好有份量,哪個姑娘能戴?她若是套在脖子上,活腫脫就是沙僧現世。

寧羽聞言看了一眼,輕咳一聲,迅速低頭。只有長天似笑非笑:「這不是用來戴在脖子上的。」

寧小閑瞪大了眼:「那戴在哪?」

合著這兩人都清楚,就她不明白么?她抓著珠串翻來覆去,想看出一點名堂,長天一伸手將它撈過來收了,再一翻掌,東西已經沒了。

「喂,這是我先看上的!」仗著身高腿長人帥就能搶她東西哩?她不服。

旁邊寧羽忍不住「噗」地一聲,忍笑道:「姐姐,這只是陰陽宗送來的助興用的小玩意兒,無傷大雅。」

「助什麼興?」是她突然變笨了么,為何死活聽不懂?長天捏了捏她的肩膀道:「莫急,早晚給你。」

他雖然是招牌式的面無表情,眼中卻有金焰跳動。他捏得有些兒重了,寧小閑杏眼眨啊眨,下意識地覺出話中險惡,正要追問,長天已經轉移話題:「天色不早,你和寧羽不去商會了?」

「……」她懷疑地望著他,打定主意早晚要撬開他的嘴。

……

這天午後蟬聲嗡噪,倒是吵得人昏昏欲睡。

寧小閑在寧遠商會核查賬務,寧羽親手給她端了一碗蓮子銀耳羹進來:「姐姐可知,中京城裡的於仲咸突然死了?」

「誰?」這名字,聽都未曾聽過。她取了一勺來嘗,唔,冰涼爽口。

「於仲咸是散修,居於內城近二百年,道法平平,但是家中做香料生意很是紅火,像生意人倒多過像修士,也是寧遠商行的常客。這一次寧遠發賣會,他也拿了七、八件東西參拍,據說裡頭還真有好東西,算是鼎力支持了。」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