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902章 嫌疑

第1902章 嫌疑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90

?這一回,長天連搖頭都懶得了。

寧小閑呼了口氣,決定將這團亂麻先拋到一邊,專心理清下一團:「好罷,接下來就要開始肅查寧遠商會了。」

定海珠是在寧遠商會丟的,逼迫於仲咸將珠子拿來發賣會參拍的那個傢伙,暗中又將它偷了回去,留下了定海珠收於寧遠商會的書面紀錄,以挑動東海神君和撼天神君這兩大神境之間的矛盾對立,自己卻揣了寶物就跑。

亦即是說,他能夠潛入庫房將寶物盜走。這份能耐真不是誰都能有的,尤其在寧遠商會。

接下來這大半天里,寧遠商會將定海珠收存至今的所有資料都找了出來,書面紀錄逐條核對,值守人員隔離審問,結果發現,定海珠入庫的幾天當中,沒有任何關於提取過這枚寶珠、甚至是動用到收藏寶珠的海納袋的相關紀錄。也就是說,偷竊者沒有走官方程序。

至於值守人員的口供,再容易核准不過了。寧小閑這一次讓塗盡放開手腳,直接從他們腦海中提取過往的記憶證據。

可惜的是,沒有哪個人說謊。最重要的是,他們的記憶都很流暢而且連貫,沒有被刪除的痕迹,這就洗去了被其他魂修附身過的嫌疑。

對於這個結果,寧小閑並不驚訝。

她第一次參加白玉京發賣會的時候,也是利用了天上居管理的空子,令得娟娘將盜走的十萬斤靈茶又雙手奉還。就算天上居規定了收據上要加蓋兩重印章,其中一道還必須是秘法加持的也沒用,依舊被她找到了漏洞攻進去。從那以後,中州各大商行管理自己的庫房就更加森嚴了,繁文縟規大增,為的就是增強庫存寶物的安全性。

而到了寧小閑這裡,因為隱流在東征廣成宮的過程中管理不善,險些被狸妖鬱江盜走了裝有龍象果和巨靈神炮的袋子,從那以後,火工營從上到下重新整頓一番,至今已經有相當完備的制度保障。

這一次寧遠商會籌備發賣會,選的地點在中京,選的時間在寧小閑大婚之前,當然是只許成功不許敗,因此安保工作森嚴無比。即以於仲咸為例,他送定海珠來寧遠商會鑒定完畢之後,是由他自己當著至少四人的面親手將寶貝放入特製的箱子,蓋好。隨後箱子上的陣法自行啟動,將其封印。

這些箱子都由隱流特派的陣法師製作,上頭的編號不同,一旦封箱後就會以淡光顯示出編碼。甚至管事都不知道自己會領到幾號箱子,杜絕了提前作弊的可能。

封箱之後,這隻箱子會由三名管事護送回庫房交接入庫。辦理入庫手續時,也必然有三名司庫在場。

在這之後,箱子會被推入相應的海納袋收妥,隨後這枚海納袋再被收入櫃中鎖好。柜上有三個鎖孔,只有當班的三名司庫同時插|入鑰匙轉動,才能打開。

這種規則的存在,正是為了防範魂修。寧小閑和塗盡、陰九幽時常打交道,深知這種修士在隱秘偷盜方面是如何得天獨厚。

無論是箱體還是柜子,都由千金堂特製,極其堅固,想用蠻力打開的,一定會吃上種種苦頭。

這些手續雖然繁瑣了些,卻能最大程度地保證物件的安全性。

當時東海神君來襲、寧羽去取定海珠的時候,海納袋還好端端地躺在柜子里,而柜子也沒有被蠻力破壞的痕迹。可見竊珠者也沒有使用暴力手段。

那麼,寶珠又怎會不翼而飛?

她來來回回排查了至少三次,只得出一個答案:

賊人能從寧遠商會的倉庫里偷走定海珠的機率,太低太低。倒不是她太自大,事實上所有的安保措施都一定會有漏洞。可是別忘了那隻箱子直到當著她和兩位神君的面打開來,封印都是完整無缺。

也就是說,定海珠在被於仲咸放入箱子之前,就已經消失不見了。這怎麼可能?

她看過蜃珠的影像,也聽過鑒定師的口述,當時於仲咸放好定海珠之後,按照寧遠商會的規矩,是要將箱子敞著蓋子轉上一周,讓在場所有人見證無誤,而後才落蓋封印。

是這時候被動了手腳?可是於仲鹹的道行有限,想在這上面耍花招的話,除非……

她將塗盡招了來,直接問他:「過去十天里,中京里可出現過其他魂修?」

說白了,所謂的其他魂修就是指陰九幽的分身。這人不說實話,誰也不知道他在外頭還有多少個分身正在遊盪。幸好魂修之間是可以互相感應的,範圍廣大,覆蓋整個中京並無問題。

聽得這問題,塗盡怔了一下才肯定道:「沒有。」

也不是陰九幽分身搗鬼么?看來線索又斷了。她才擰起秀眉,就聽塗盡停頓之後突然又道:「除了……」

「除了什麼?」他說話很少這樣吞吐不定。

「除了千金堂的堂主,公輸昭。」塗盡沉聲道,「過去這麼十天里,我在中京感應到的魂修,只有這麼一個。」

說到這裡,寧小閑和塗盡互望一眼,都是怵然動容。

是呵,他們和千金堂合作慣了,渾然忘了公輸昭也是個魂修!

他們對這傢伙的印象,還停留在精於煉製巧器,卻總記不得這傢伙也是陰九幽的分身之一,擁有本尊的大半本事。若說干起潛入、偷盜這等見不得人的勾當,原也是一把好手!

寧小閑吁出一口涼氣:「會是這傢伙做的么,理由何在?」千金堂和任何生意上的夥伴都是若即若離,公輸昭本人也一直很神秘。就連奉天府與他合作多次,依舊沒把他的老底換出來。

長天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帶著淡淡殺氣:「無需煩惱,一問便知。」

……

這一日下午,寧遠商會即以生意合作為由,邀公輸昭上門商談。

會客的地點,仍是平瀾居。

公輸昭施施然走進這裡,一抬眼見到坐在主位上徐徐飲茶的長天,不由得微愕。

再望見立在旁邊的寧小閑,以及兩人身後的塗盡,他突然嘆氣道:「神君尋我何事?」

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