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907章 求助

第1907章 求助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40

江心塔遺世孤立,四周環水,無橋棧可達,凡人惟有驅舟能至,因此這裡平素人際罕至,汩汩潮聲只有天地可賞。

然而在礁岩上開劈的石梯上,長天負手,正拾階而上。再一抬頭,已經有人候在這裡。

這是個身材中等的修士,一張國字臉原本也稱得上五官端正,可惜一道疤痕從左頰划到右嘴角,算是容貌全毀。時至今日,這道傷痕依舊入肉三分,幾乎將挺直的鼻樑剖作兩半。

這人咧嘴一笑:「撼天神君,好久不見。」疤痕橫跨了大半張臉,令他的任意表情都充滿了猙獰。

長天望了他一眼,皺眉:「你是誰?」這張臉很陌生。

「我叫冼賀。」疤臉一字一句道,「神君真是貴人多忘事,我臉上這道疤還是拜你所賜。」

「哦。」長天無謂道:「不記得了。」他見過的人太多,殺過和傷過的人也太多,就是記性再好,又怎可能一一記住這些敗將的面孔?

這疤臉也未被激怒,只凝聲道:「五年前,也是中京,長街血戰,冼某運氣不錯,沒有做了神君的劍下亡魂。」

是了,寧小閑當年殞在中京,他帶著數十隱衛殺出中京,匆匆趕來攔截的城防巡守有數百人,其中三名供奉修為最高。他殺了兩個,重傷一個。現在這人如此說道,那便是當年活下來的那一位了。

知悉他的身份,長天反而不解:「督務局竟然派你過來辦差?」督務局正有事相求,怎會派個心懷積怨的人來給他添堵?

「是。蓋因冼某對神君還是心存感激。」冼賀反而心平氣和一笑,指了指臉上的疤,「冼某在仙人境中期滯留了三百年之久。當日一戰,冼某心性修為大進,一舉邁入了後期。」不曾親身阻住巴蛇去路的人,根本不能體會到神境的可怖可畏,不能體會到螳臂當車的那一種絕望。在絕大的壓力下還能存活下來,道心就被打磨得更加堅定不移。

仙人境以上,每再邁出一步都是千辛萬苦,天賦、毅力、機緣缺一不可,甚至有時機緣還更重要些,因此他對長天不僅不痛恨,反倒有些感激了。

以仙人的癒合能力,他臉上還留著這道疤,就說明長天的神力還頑固留守在傷口當中,不曾根除。長天若有所思:「督務局何事尋我?」

對他這樣的大神,督務局平時採取的是不干涉、不過問、不聯絡的政策,簡單來說就是睜一眼閉一眼,默認他的存在前提是他別給中京事務添堵。現在突然遞函聯繫,原因用膝蓋都能想得到。

果然冼賀凝重道:「估計神君大人已經料到冼某的來意。中京城承平已久,四方均衡,不想卻被那一位攪壞了局面。」

「那一位」是誰,兩人都心知肚明。只不過督務局在這個地點約見長天,原本就只是一次隱密的會晤,不願為外人所知。虛泫本尊這時候就在中京城內,直呼其名諱很可能立刻就引其警覺。

長天低低「嗯」了一聲。

他面色淡然,冼賀再怎樣觀顏察色也無法從他表情中得到反饋,只得道:「那一位輕身犯法,此刻依舊逍遙城內。中京乃天下第一福地,守衡之勢決不能被打破,更不容有人凌駕於三十六宗之上。因此督務局希望,神君大人能夠出手維穩。」

虛泫到寧遠商會尋釁,兩大神境打上半天高,半個中京人都仰頭看到了。這一戰的影響極其惡劣。

天賜寶地向來以安全、平和、繁榮著稱,五年前巴蛇率隱衛衝出中京城,殺得十里長街的青石板都紅了,還能說是小範圍的動蕩。這一次卻在眾目睽睽下發生,數百萬民眾都是人證,那就連官方想粉飾太平都無法辦到。

神境帶給普通人的恐慌正在快速蔓延,督務局的權威也受到了挑戰。若要日後不受人質疑,只有將這顆眼中釘拔除。

可是能夠對付神境的,當然也只有神境了。

長天望他一眼:「他作何反應?」

這話問得沒頭沒尾,冼賀卻明白他的意思,輕咳一聲:「我們投拜帖過去,想與他一晤。結果帖子被隨手撕了,對方只說了兩字:不見。」一山還比一山高,這深海老怪物的脾氣,真是比撼天神君還糟糕。

看來虛泫對於督務局要求會晤的目的心知肚明,但是一點兒面子也不給。

督務局統理中京數千年,哪裡被這樣狠狠扇過臉?於是終歸下定決心,要請長天幫忙了。

長天嘴角微勾,悠悠道:「我若出手,恐怕就不止維穩了。」

他這話也是直白得很。神境出手,怎可能是小打小鬧?若是他真和虛泫戰將起來,恐怕半個中京都會被毀。這天府之地自建城以來從未經戰火洗禮,難道這一回要破紀錄?

這也是長天一直隱忍,沒有對虛泫出手的原因。督務局自然也知道,從過往戰績來看,巴蛇的脾氣向來不怎麼好,這一遭兒被東海神君欺上門卻沒有立刻反擊,只是因為時機地點都不對隱流和寧遠商會在中州、中京都有偌大的產業,他若是和虛泫動起手來,事後可做不到像這頭老沉淵那般抬腿就走的瀟洒勁兒。

現在督務局自行找上門來,可是要給他特開一個免責書?

冼賀趕緊道:「中京這麼個淺灘,可禁不起兩條大龍撲騰。督務局的意思,可否請您將他誘出中京,在外頭解決?」

只要不在中京拆房子殺人,這兩位到外頭放手大幹,督務局可管不著。

長天微哂:「你們的要求真不少。」

冼賀陪笑:「看他如此作為,神君這兩日想必也惱氣。督務局與隱流、與尊夫人又是一向關係良好,不若合作出手。您出了氣,我們也解決了麻煩。」

所謂的「解決」,當然不是殺掉虛泫,而是「請」這位桀驁的神境遵守中京的規矩。至於用什麼方法嘛,隨長天自選。未完待續。、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161028084806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