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925章 終現端倪

第1925章 終現端倪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4439

都伏末輕描淡寫道,「這卻又是很長的故事了,你若想聽,我改日再說與你知。」

寧小閑點了點頭。的確,現在最重要的是順藤摸瓜,把暗中動手腳的那個死對頭抓出來。都伏末就在神魔獄中,這些幾萬年前的舊聞隨時都可以聽取。「那亦即是說,聚寶尊昔年並未被砸破,反倒是隨著啚落部族的動蕩而流到這世上,最後落入了騙子手裡,這才有了千金堂分舵購入假貨一事。」

窮奇大聲道:「可是那騙子豈非也已失蹤不見?」

寧小閑聳了聳肩:「既然有人拿它來對付我,就說明這東西又易主了。」話剛說完,忍不住輕咳兩聲,雙頰飛紅。

都伏末這才細心打量她,見她唇色反而發白,微驚道:「你內腑受了傷?」

「受傷?」水晶球中的陰九幽輕哼一聲,「我看她多半是中了點兒毒,傷損了心脈。」

她的毒傷果然是蝕入心肌。這是神境期的沉淵傾情出品,換了別的修士十死無生,惟她身負乙木之力,才能以渡劫前期的修為硬捱到現在,表面看上去無異於常人,其實有苦自己知。只是她忍疼挨苦慣了,沒那麼嬌氣卧床不起。寧小閑放下手,贊他一句:「沒了身體的人,醫術倒是高明。」

陰九幽悠悠道:「你也莫得意。看你模樣,這毒一年半載都解不去。不,不對,恐怕還要更久些。」

寧小閑不理他的幸災樂禍,返身出了神魔獄,命人將平日里放在火雲廳的沙盤取來,而後道:「將沙盤打開,取南贍部洲全景。」

沙盤其實是個小小的陣法,只用一點神通,就可將山川地貌變得立體。她記得公輸昭當日所說,將那騙子商戶行走的方向在沙盤上依次點了出來。這人的騙子行逕最早是在治前州的安義鄉被揭露出來,隨後往東北而行,中途經過千金堂分舵所在的琵琶嶺,而最後一宗有案可查的詐騙,是在雲皋州境內的六螯城。

她沉吟道:「雲皋州么,這是哪個宗派的屬地?」

七仔恰好走進來,聽聞即道:「七絕劍派。」

七絕劍派?寧小閑想了半天才想起來,這宗派地處南贍部洲中南部,勢力不小,但不喜入世,與外界交流甚少,由於地理關係,也基本沒有捲入南北仙宗的戰爭當中。

隱流和這仙派當然也沒甚交集,莫不是現在請對方調查一番?畢竟地頭蛇掌握的情況更周全些。

總覺得這是大海撈針呢。哪怕她依託著隱流這樣的龐然大物,此刻也有些無從下手的感覺。

她這裡思忖,身畔卻響起花想容的聲音:「雲皋州確是隸屬七絕劍派不錯,卻也只是近些年的事兒。」

寧小閑心中一動,轉身道:「什麼?」

「七年前,我和弟弟曾經遊歷中南部,也到過雲皋州。那時它還不歸七絕劍派所有呢。」

寧小閑不覺豎耳細聽:「當時它的主人是?」

「濟世樓。」

這三字剛說完,花想容就見到女主人的秀眉高高挑起,眼中綻出了訝色來。

真是萬萬沒想到啊。

「濟世樓本也是南贍部洲中部頗有名氣的望族,五年前金家掌門人死在中京,濟世樓也被人連根拔起……」花想容說到這裡,突然醒悟過來,濟世樓當年不就是惹上了眼前這位主兒,才落得個家破人亡的下場么?金氏父女雖非寧小閑所殺,但泛大陸公認,其死因卻和寧小閑有千絲萬縷的關聯。

心跳驀然加快,疼痛頓生。寧小閑捂著胸口皺了皺眉,端起桌上的茶水一飲而盡:

「如果這人處心積慮要對付我,那麼有一件事兒,她可能早就想插手了。」

這個時候,由於寧小閑身體狀況的消息還被捂得嚴實,寧遠也暫駐於得願山莊,這時被她召過來道:「去,將當初那三十六家綉坊的名錄找出來。」

#####

中京內城,浣紗溪畔。

琥珀林並不是一家珠寶店,附近的鄰居都知道,這家店是做油料生意的。之所以取名「琥珀」,乃是意指它家出品的油料顏色金碧透明如琥珀,純凈不帶一點雜質。

按理說,中京的內城可不歡迎普通商戶,怎奈琥珀林經營的東西比較特殊,無論是平民百姓還是神仙老爺們,日常都要用到。

這就是油。

除了火麻油、亞麻籽油等頗受富戶喜愛的昂貴油料之外,這家店還專營一種特別的食用油,稱為「金蕁」。這種油料榨取自南贍部洲中部的某種植物的果實,色澤金黃,聞之有茶香撲鼻。要知道許多修仙者,如朝雲宗等人族修士奉行辟穀養身之策,不喜葷腥,金蕁油食之素馨,以之烹炒菜肴,除了增香添色之外,還有益體調氣的作用,因此除了修仙者青睞,連凡人富豪也願購入,中京內上檔次的酒樓、雅閣,多以它招待貴客。只是金蕁對環境要求很高,生長的地方又在仙派駐地當中,並不是人人都能採到的,這就變作了較為珍缺的資源。

琥珀林的生意也因此蒸蒸日上,來京不過三年時間,憑藉這獨一份兒的買賣已經在這商賈遍地、標號櫛比的中京城站穩了腳跟。

琥珀林的主人姓尤,是個散修,妻早年亡故,僅有一掌珠,平素養在深閨之中,很少拋頭露面,但有幸見過她真面目的寥寥幾人都道,那真叫一個國色天香,真能將滿中京的佳麗都比了下去。

這家主人的住處就在浣紗溪邊,也是敞亮的大宅,稱靜芳樓。原本尤記商行打響名號僅有幾年時間,在內城買不到這樣的房產,不過尤家不知道使了什麼手段,生是將這宅子給盤了下來。

這一日,就有丫環自外頭奔了進來,穿過秀氣雅緻的樓閣,穿過柳暗花明的迴廊,待得奔到琴室外頭的中庭,就聞一陣琴聲從中傳出。

她跟在小姐身邊多年,也聽她撫琴多年,這時就覺出主人的琴聲里透出來的緊張和期待,遠不比平時的壓郁煩悶。小姐這是怎麼了?聯想中京城內這幾日來的變故,小丫環懵懂中覺得有些怪異。

這時裡面琴聲忽止,一個嬌脆的聲音響起:「喘得跟牛似地。還站著作甚,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