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973章 年夜飯

第1973章 年夜飯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35

比如此時桌上一定要有魚——今夜烹的是一盤頭尾兩翹的松鼠魚——意寓「年年有餘」;又要有一盤甜芋泥,因「芋」與「裕」諧音,這是嗜甜食的吃貨萬萬不能錯過的美味。?火然?文w?w?w?.?上好的芋泥一定要以這裡特產的大個檳榔芋蒸煮,其他地區出產的小芋頭根本仿製不出檳榔芋獨有的粉糯口感。這東西做出來柔嫩香甜,偏偏因為外淋一層豬油,燙而無煙,瑞瑞每到它上桌就要動筷子,至少被燙過兩回,次次都不長記性。

往年都是泥上撒些肉果、棗泥、桂花、花生仁、桂圓、蜜棗、青紅絲等八樣配料,五顏六色,謂之「八寶」。不過寧小閑既然回來,也就順手一改,用紅豆沙和芋泥調出了太極圖案,似兩條大魚顛卧盤中,又以青、紅櫻桃點綴出魚眼。

不得不提的是煎紅鱘。所謂「紅鱘」即是海里盛產的膏蟹,入冬之後就肥極一時,脂膏滿殼。佐料只要極其簡單的鹽、酒、糖,了不起再加一把薑片,卻能成就人間至味。烹制手法聽起來也不麻煩,無非座油放生薑片鋪底,再將對半切好的蟹切口朝下墊到薑片上,然後灑鹽糖酒,開始燜水煎制。可是偏偏每人做出來的煎蟹味道都是全然不同。

寧小閑將這道硬菜端上來時,首先給最小的那個夾了一塊。林瑞顧不得自己手嫩,伸著小爪子就去剝蟹,一揭開薑片,立刻就是奇香四溢,用手一掰,煎至金黃的焦殼底下露出來大塊雪白的蟹肉,緊實如蒜瓣,上面一抹紅玉,乃是肥得快要流脂的蟹膏。

錢少芬一邊剝蟹殼,一邊笑道:「幸好你回來了,我可從來煎不好這個,瑞瑞還以為今年吃不到這麼好的煎蟹了。」

林青洋把臉一沉:「怎麼說話的?就知道吃!」孩子剛回來,又是大過年的,就說這麼晦氣的話。

遭他一戧,錢少芬不敢說話了,瑞瑞也噤若寒蟬。

寧小閑笑了,打圓場道:「這有何難,回頭我多教舅媽幾遍,一定就會了。」

瑞瑞頓時舉雙手贊成:「好耶!」表姐要多教媽媽幾回,就意味著自己有多幾回煎蟹可以吃!

林青洋和錢少芬卻是面面相覷,都想著:「這話是什麼意思?」

寧小閑也不解釋,回廚房將煲好的豬肚雞湯拿了出來。

經過了三個小時的煲煮,豬肚和雞肉都被熬得酥爛,連老人都可以輕鬆吃下。葷食的甜美都進入了湯里,所以吃完了肉食之後,就可以開火燙些時蔬了。正因為有這一道湯在,年夜飯在當地才被稱作「圍爐」。

林青洋喝了一口,忍不住贊道:「好,你這回煲得真不錯。」

這話是對錢少芬說的,也算是彌補方才當著客人的面對老妻的喝斥了。結果錢少芬皮笑肉不笑:「不是我,是閑丫頭帶來的人蔘好。」

林青洋碰了個軟釘子,也不為意,舉杯去邀長天了。

此時春寒料峭,上了年紀的人也不願喝冰冷的酒水,因此舅媽很早就溫好了黃酒。酒是長天拿出來的,煮的時候加了兩根薑絲進去,醇香四溢。林青洋也有些酒量,抿一口就誇好,順便問寧小閑:「哪裡買來的黃酒,味道這樣正?」

黃酒的釀造原料很多,這一瓮酒里的稻米採用中州獨有的「酒米」,才能釀出來清甜如水偏又甘香芳馥的口感。只這一瓮,在中京要賣到五十兩銀子的高價。

寧小閑自然不能跟他實話實說,只得敷衍他道,這是回家途中找路邊的老農買的。她心裡明白,這是舅舅又在旁敲側擊了。

直到酒過三巡,林青洋也沒從長天口中得到什麼有用的訊息。這男人彬彬有禮,有問必答,態度雖好,卻不露半點口風,陪他喝了幾斤黃酒下肚依舊是面不改色,紅也不紅一點。

這個時候,林青洋也只能暗嘆自己老了,不中用了,連酒都喝不過晚輩後生。

寧小閑自然不知道他心事,只和舅媽、表弟聊問過去兩個月發生的事情,又說些小時候的趣聞。偶爾回看長天,這人泰然自若,在異鄉也滿滿的從容不迫。寧小閑知道,這裡的東西其實壓根兒不合他胃口,除了海貨之外,無論是肉食還是蔬果,食之都如同嚼蠟。這是因為本世界的靈氣已經枯竭,食物的真味早逝,只能靠烹飪手法勉強彌補,比不得南贍部洲上的食材鮮靈。

不知不沉,夜色就深了。

最後端上來的是一盤生燙珠蚶。這是海生的貝類,形如蓮子而扁,殼面似屋頂瓦壟,道道深溝排列得很有規律。這東西雖然小,又要自己手剝,可是拿來下酒的話,味道只能用「妙不可言」四字來形容。華夏各地開發出來的吃法眾多,而這裡因為鄰海的緣故,通常只用最簡單最新鮮的吃法——生燙。

莫看就是下水煮過,其實其中也有講究。首先必用熱水下鍋,裡面加黃酒、鹽和薑絲,下洗凈的珠蚶一燙而起。燙焯的時間是掐著秒算的,燙得太熟,則蚶殼裂開,肉呈蒼黃而乾癟無血,大失原味;如果燙得不夠火候,蚶殼不好掀揭,吃起來也略帶腥味;真正燙得恰到好處的,殼子輕易就能剝開,露出來裡面的血肉殷紅,輕輕一嘬就能將整包鮮漿吸進嘴裡,鮮而不腥,比什麼牛排好吃n倍。

因著血肉的顏色,這東西也在本地也被稱為「血蚶」。有些人吃這個,還要以姜酒醋佐之。

寧小閑知道長天不喜手剝,方才的蟹也是連碰都不碰,這時就順手剝了幾個,放到他碗里。

林青洋看在眼裡,臉色才從多雲轉陰,寧小閑就剝了兩個,也放進他碗中,笑嘻嘻道:「請用。」

小馬p精,還是這麼會看人下菜。他哼了一聲,心裡倒是舒坦多了。

飯畢,桌上的菜肴未盡。

按本地風俗,這一頓飯菜再好吃,盤中菜也必須剩個底兒,並且要留到午夜子時的鐘聲敲響,才能撤下去,以示來年還有餘。

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