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983章 髒東西

第1983章 髒東西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14

有個熱情洋溢的、特別喜歡讓你撿她舊東西的親戚也是很煩人的,也怪不得錢少芬這時對翡翠套件尤WWW..lā

寧小閑抿嘴一笑:「您就當是借用吧,長天必不會介意。」伸手取了鐲子,替舅媽戴上,再讚歎一句,「真好看。」

這東西看著好看,戴上去更好看,錢少芬伸手撫了撫,真是不想再拿下來了。

林青洋知道她的心結,再看她這副模樣,心下也有些愧疚,只得低聲對長天道:「不好意思。」

長天一笑不語。

,

有道是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錢少芬既拿了他的東西,林青洋對長天的態度自然就和煦了很多。這時錢少芬輕咳一聲,指了指樓上:「丫頭,還不去換衣服,要穿這睡衣見客么?」

寧小閑笑嘻嘻地,拉著長天回樓上了。

才進了房間,他就反手鎖了門,將她按在門板上。她只覺眼前陰影籠罩,紅唇已經被他咬住了,細細咂吮。

這個吻悠長纏綿,倒彷彿兩人相戀不久,只是到了後頭,僅這麼唇舌相依,就勾起了滿腹綺念。

長天抵著她的額頭啞聲道:「這裡沒有客棧?」在這破樓里,什麼也做不了。

「有。」她被親得迷糊,腦袋居然還能自行運轉,「就是過年不開門。」縣城裡的旅館,過年期間還照常營業的不多。

「無妨。」這世上還有他進不去的地方?

「對了,我們……沒有身份證。」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亂語什麼。

「……」那又是什麼東西?他渾身都難受得緊,在她身上蹭幾下也消不了火,「最近的一家在哪?」

「往西走三百丈,大街上……」樓下突然有些響動,她答到這裡突然清醒,「咦,樓下好像有……」

「嗯。」長天也沉下了臉,因為明白暫時還不能離開,「有髒東西靠近了。」打亂他的好事,這東西真是罪該萬死!

這時候,林氏夫婦也出門去迎客人。錢少芬的姐姐長得白凈,保養得當,年過四旬但看起來只有三十齣頭,不過左手拐一個男孩,年齡尚幼,雖然打扮得整齊可愛,可是面色發青,身體瘦弱。

見到果然是錢少君母子到來,林青洋暗奇:「那丫頭眼力這般好使了?」從寧小閑發現錢少君,一直到對方敲門,間隔了幾十息,那幾乎是錢少君走到拐角外頭她就發現了。理論上來說,這真的不太可能,因為人的視線會被高牆遮擋。

不過畢竟只是件小事,這念頭也只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過。

這兩人才靠近林宅,男孩就彎腰咳嗽起來,聲如連珠,一下接一下,幾乎連氣都喘不上,面色更是泛起一陣陣潮紅。

錢少君自然慌了手腳,趕緊自手提包里取葯。林青洋見狀,自家裡取了杯溫水出來,讓孩子配服了藥物。

寧小閑憑窗而立,望見這對母子後先是秀眉一挑,見著她手裡的葯更是輕咦一聲,對長天道:「神君大人,先收了你的威風唄,不然這孩子還要吃苦。」

長天不答,渾身氣勢驀地一收,屬於巴蛇的神威頓時消失不見。

宅外的孩子這才咳聲漸緩,長長舒了一口氣。他咳了那麼久,眼淚都出來了,母親替他擦了臉,低聲道:「還能走嗎?」

孩子點了點頭,錢少君才帶著他進了林宅。

樓上寧小閑給長天解說道:「這是姨家的孩子,從小體弱,患有嚴重哮喘,四處尋醫問葯無果,好幾次險些沒了。」錢少君的日子過得舒坦,只有孩子的病情始終讓她憂心。她與丈夫只育有一子,這男孩就是她的命根子。寧小閑頓了一頓,「現在看來,還沒那麼簡單呢。」

錢少君進了林宅,先和妹妹、妹婿互相拜了年,隨後掏出個大紅包遞給林瑞。幾人寒喧了幾句,錢少芬問道:「姐夫呢?」

「昨晚回來陪我們娘倆吃了年夜飯,今兒一早就打飛的走了,說是有事兒。」錢少君嘆了口氣,「為了賺這兩毛錢,年都沒法好好過了。我還是羨慕你倆,清閑自在,總能長相廝守。」

樓上,寧小閑聽得撇了撇嘴。

錢少君話頭一轉,問妹妹:「你最近心情如何,可還是夜裡驚悸?」

驚悸?舅媽居然有夜裡驚悸的毛病?寧小閑微微皺眉,不過林青洋在旁邊也不吱聲,看樣子是知道妻子的毛病。

錢少芬笑了:「好多了,我聽你的話,也去找了李師,他的東西的確有效。」

林青洋聽到這裡卻不悅道:「這些神神叨叨的東西,你們少信為妙。」

錢少君嘿了一聲:「怎麼能說神神叨叨,小滔的病情就是他幫著抑住的。孩子都揀回一條命,我能不信嗎?」這孩子是她心尖尖上的肉,這且不說,有了小滔,她和丈夫的關係才能鞏固。

林青洋淡淡道:「既如此,他怎不幫你治好?」

錢少芬眼看丈夫和姐姐要吵起來,趕緊做和事佬:「誒,誒,也不是治不好,李師說了,需要一點時間。這病是經年累月積下來的,要治好,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奏效的。」

錢少君描得彎彎的一雙眉揚起來又低下去:「可不就是這個道理?可惜李師要走了,我今天還找他多配了兩包藥粉。」

錢少芬一怔:「要走了,為什麼?」

「不知道。」錢少君惆悵地嘆了一口氣,「我今天一大早去找他拿葯,看見他行色匆匆,像是準備搬走。我問他,他又否認。嘿嘿,怎麼瞞得過我的眼?他家都收拾得一乾二淨,拎包可以走人了。」她望向妹妹,「你要不要找他再拿點葯?」

「不用了,我心悸的毛病已經好了。」心病還得心藥醫,她現在舒坦多了。

「不找就不找吧,還能省點錢。既然這樣——」錢少君嗯了一聲,從懷裡掏出一串淺綠色的手珠,「這串葡萄石手珠是我從乾得寺求來的,有高人親自開光過,你拿去戴,能夠安神解驚。」

---水雲有話說--

11月份的最後十一小時了,求~月票,猛虎落地+平沙落雁式求票!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