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1988章 申屠

第1988章 申屠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4466

她猶豫地望了寧小閑一眼,見她沖自己微笑點頭,安慰一聲「別怕,不疼」。她自來信任外甥女,這才微微張嘴。

過不多時,她就覺得咽喉奇癢,似是有物要從中鑽出來,當即作勢欲嘔。寧小閑像是知道她的不適,伸手在她喉間一點,解除咽肌的痙攣,低聲道:「堅持住,別動別說話。」

又過幾息,錢少芬覺出舌上有物刺撓。她聽從寧小閑要求,動也不動一下,終於眼睜睜看著一樣東西自她嘴裡爬了出來。

這東西圓不溜丟,像個七星瓢蟲,連身形大小也和真瓢蟲差不多,只是背部鞘翅上的圖案不是可愛的斑點,反倒是個瘮人的骷髏頭。並且這東西時實時虛,有時形體宛然,有時完全虛化,只留一點點陰影在現世。

它一爬出原來的容身之所,就振翅往長天掌中飛去,表現得急不可耐。

當然它最後的下場是被長天一握拳就攥住了。

錢少芬眼巴巴望著,不過長天再攤開手掌的時候,掌心一片空蕩,連怨憎散帶小蟲都沒了影子。

寧小閑撫了撫她的肩膀:「舅媽,現在什麼感覺?」

錢少芬閉目,兩行眼淚流了下來,喃喃道:「似乎,似乎清晰了很多。」

這話說得無頭也無尾,但是寧小閑和長天卻都聽懂了。她的意思是,自己的心思像是重新通徹,連心中的喜、怒、哀、樂,乃至恐懼、害怕、遲疑這些負面情緒,都變得真實起來。

寧小閑笑道:「原來像隔著毛玻璃?」

「對,對,就是這種感覺!」錢少芬面露躑躅,「就好似我原來的痛苦和疑懼都被隔離出來,令我自己都感受不真切。這蟲兒一出來,各種情感又重新歸來。」只不過寧小閑安全又健康地站在她面前,她也將往事和盤托出,所以此刻心結解開,已經沒有原先那般飽受折磨了。現在困擾她的,只有眼前這理也理不清的一團詭異:「這到底怎麼回事!」

長天只說了兩個字:「申屠。」

錢少芬當然還是莫名其妙,不過寧小閑聽了這兩個字卻恍然大悟:「原來是『申屠』!」她轉向舅媽道,「申屠是一種寄居在人身體當中的小蟲,以人的七情|六欲為食。因為它的食物沒有實體,所以申屠幼年雖然還有實體,但越是長大,身形也越是轉虛,最後完成由實入虛的轉化。寄居在您身上這隻正在生長,所以身形一直在虛實之間變幻。」

錢少芬臉上變色:「我身上怎麼會無緣無故多出這個鬼東西?難道、難道是……」

「不錯。」寧小閑肯定了她的猜想,「那位『李師』讓你服下的紅葯,就是『申屠』的蟲卵。你要解驚止悸祛心結,這是正常藥物無法達到的效果,就算去找心理醫生,也要花費漫長時間。想在短時間內擺脫心魔困擾,只能藉助於這種旁門左道。」

錢少芬怔怔道:「那照這樣看來,李師的東西還是有作用了?」雖然是太噁心了些,畢竟哪個女人也沒法接受自己吞下去的東西是這麼噁心的蟲子。

寧小閑唉了一聲:「作用當然是有,只是凡事都要講個限度。嗎|啡可以用於臨床醫學,可是用得多了卻會藥物上癮。又好比借酒澆愁,一時是麻木了,醒後依然痛苦。申屠雖然可以吃掉您想擺脫的負面情緒,可是任它長久地生長下去,它的胃口會越來越大,到了最後……」

「到最後它變成貪得無厭,會將宿主所有的情緒都吃掉。到得那時,您對外界就完全無感了,不知喜怒哀樂,不知痛苦驚懼,不獨是負面情緒,就連作為人的歡樂也半絲兒感受不到,活得有如行屍走肉。」

錢少芬聽得周身冰涼:「這麼厲害?」

寧小閑輕嘆道:「有的人可以殺人不眨眼,有的人會棄親生骨肉於不顧,還有的人待其他人無比冷漠,這些可憐人當中,有些就是被申屠侵入了身體,吞噬了正常的情感所致。」她指了指桌上的小綠丸,「這葯吃多了,申屠就長得快,多虧那姓李的要離開咱縣了,否則您再多找他幾次,連舅舅都不想認了。」

其實「申屠」這種蟲子,和寄宿在人身上的三屍之一「彭質」是死敵。彭質會令人好作惡事,噉食物命,或者夢寐倒亂,一言以概之,就是七情泛濫、五欲熾旺,而「申屠」卻以人的情緒為食,這二者的性質實是相剋。

其實「三屍」的存在,很早以前就引人注意了。為了對付這種寄生於己身的陰神,有聰明人就想出了以「申屠」相剋的辦法,所以其實是有人主動將「申屠」宿養在自己身上的,只不過這種劍走偏鋒的法子和飲鳩止渴、養虎為患並沒什麼區別。

當然,寧小閑不會和錢少芬多提這些秘辛。

錢少芬想像自己與丈夫多年恩愛俱都不存的場景,不由得打了個寒噤:「那,那現在怎辦?」

寧小閑笑道:「不怎麼辦,這蟲還在幼年期,又被捉出來了,您好好睡一覺,明天一早就沒事了。」

她的話中自有令人信服的力量,錢少芬茫然「哦」了一聲,看看她,再看看長天,欲言又止。

長天向她點了點頭,轉身走出去。

錢少芬直到他腳步聲都聽不見了,才轉頭對寧小閑道:「閑丫頭,常先生他……」

寧小閑等著她的下文,不過錢少芬猶豫了一會兒,終於長嘆一聲,將話又咽了回去。若說她原來對長天是又敬又疑,敬他的財力,疑他的身份和心思,那麼現在多半已經轉變為又敬又畏了,這是人類面對未知和強大時,都會產生的情緒。

寧小閑卻不希望自己家人那麼懼怕他,捂嘴笑道:「他也就是比旁人多知道一點兒東西罷了。」抓著舅媽的手,溫言道,「舅媽,你心裡若還是難受得緊,就幫我個忙吧?」

錢少芬面對她的時候,總是心懷愧疚,聞言即道:「你說!」

「幫我在舅舅面前,多給長天美言幾句。」寧小閑笑嘻嘻道,「您的枕邊風最厲害,比我說一千道一萬都好使。」

對錢少芬來說,長天助她取出了秘蟲「申屠」,於她有恩,可是這男人的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