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064章 金枝玉葉

第2064章 金枝玉葉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66

雨區很小,幾乎只覆蓋了華木這一小塊地方,可是雨水卻很特別,像是熔化了的金水從天而降,每一滴都帶著黃金般耀眼的色澤打向碧葉、落在樹梢、淌過樹枝,匯向主幹……

觀劫的修士歡呼起來:「這是天道嘉獎!」

雷霆雨露,都是天恩。先前的雷劫,現在的金漿,都是天道所賜。渡劫成功就等若脫胎換骨,天道自然要給予成功者獎勵。劫數越高,難度越大,可是相應的獎勵也就越豐厚。玄天娘娘挑戰的是九重天劫,還是未削減版的,獲得的獎勵當然要豐盛得令人眼紅不已,才會出現這等異象。

只看那金漿的色澤,就知道這是帝流漿的強化版,靈氣已經濃厚得直接液化,其含量至少是帝流漿的數十倍也不止罷?

這樣多的金漿,都被她一人得了,修為無疑是要暴漲的。

高風險、高收益,這句話放在南贍部洲依舊不會有錯。

雨收,雲散,接著就是日出了。

東方早已破曉,陽光都快升到竿頭,只不過一直被厚厚的劫雲遮著。這一下雲破日出,金光從天而降,正好就籠在下方那一株綠木身上。

它的葉片還是青碧如洗,樹枝和樹榦卻被染成了金色,在陽光照耀下灼灼其華,散發出璀燦奪目的光芒。

這是世間最華美、最壯麗的顏色。

先前和師姐竊竊私語那女弟子早就轉身來看,這時情不自禁道:「金枝玉葉,好漂亮。」

可不就是金枝玉葉么,這樣一棵樹已經可以用美貌精緻來形容了。

天地間開始飄出陣陣仙樂,又有異香暗送,緲緲而來,散向四面八方,千里之內生靈聞之如飴、如醴,野獸變得身輕矯健,人類頭腦清明,通體舒泰,而修士和妖怪則是靈台空明,心中雜念也被清滌一空,原本晦澀不通之處,這時盡皆恍然。

這是天道慶賀玄天娘娘渡劫成功,而對旁觀的修仙者來說,這就是觀瞻大能渡劫,可以得到的另一項實實在在的連帶好處。

恩澤廣被。

曾經無數人認為她是紅顏禍水,不過是仗著撼天神君的寵|愛才敢恣意妄為、飛揚跋扈。如今連天道都為她正名,世上再無惑亂天下的妖女,只有渡過了九重劫、可與撼天神君比肩的玄天娘娘。

眾人都明白,天降金漿,只是上天降下的額外恩賜,還有渡劫成功的其他獎勵,大家就未必見得著了。她的這樣高,日後的仙途一定會比普通仙人走得更遠、更廣、更坦蕩。

天雷是劫數也是機遇,區別只在於渡劫者能不能活下來。任何人都恐懼的九重天劫,反倒成了她天大的福緣。然而只看方才的九重雷劫之可怖,又有多少人敢對她心生妒忌?

約莫一刻鐘左右,仙樂和暗香才漸漸散去,雲層早就散開,天空又是蔚藍一片。

姜子尚突然指著山谷道:「動了!」聲音驚惶。

其實嚴格來說,應該是山谷旁邊的群山動了。

起伏的山脈突然抬高、再抬高,像是一直舉到了天邊才停了下來。

此時他才看清,這哪裡是什麼山峰,分明是一條巨蛇頭頂上的尖角,而所謂的山脈,不這是它的身軀罷了。

這蛇龐大到遮天蔽日,連他站得這樣遠都能望見它身上的紋路。現在它仰著頭往遠方游去,不多時就消失在所有人的視野當中了。

在它原本盤踞之地,是一片寬闊的平原。

他就說嘛,自己三天前見過的景象根本不是群山,原來是被大蛇佔據了,遠遠看過去如深山而已。今日經過了天雷的驚嚇,他的神經早就麻木,這時也只是失聲道:「那是什麼!」人類對於巨獸,總是心存恐懼的,尤其它實在大得離譜。

「她的伴侶而已。」汨羅撇了撇嘴,這傢伙護妻心切,連她渡劫也要放在眼皮子底下盯著,也不知是要防宵小偷襲,還是打算危險時出手相救。按理說,天劫不允許旁人伸手,可是撼天神君心高氣傲,誰敢說他就一定會遵守天道的規矩?

這時巴蛇宏大的聲音迴響在天地之間:「吾妻已成功渡過九重天劫,感謝各位道友持駕,隱流在四方天城外天香墅設下薄宴,請諸位移步前往。」

駐守在山脈上的妖兵也整齊劃一,將武器往地上一捶,揚聲道:「請!」

這一聲悠悠傳出去,遠近可聞。

這也是近千年來修仙界的老規則了,天劫時不得有人相護,所以旁觀者都稱作「持駕」。渡劫者一旦成功升仙,就要宴請持駕的道友,請他們沾一沾自己的仙氣,也算作是對他人關心的酬謝。當然要赴宴的賓客都會備下禮物,不想送的現在就可以走了。

玄天娘娘成功渡過九重天劫這樣的大事件,在場觀看的門派幾乎不會有離開的。一則是方才劫後大家都受了些洗禮之恩,尤其對門中小輩的成長極有好處,這也就是沾上了人家渡劫的因果,怎好撒手就走?二則,玄天娘娘渡的可是原版的九重天劫,日後仙途真是不可限量,和這樣天道眼中的紅人兒走得近些,有益而無害。

就在同一時間,姜宅當中,汨羅先前派出去的那名屬下又回來了,恭謹地呈上一枚玉簡。

所謂名冊,不過是記錄在玉簡上而已。汨羅拿在手裡,神念探入其中,好一會兒才睜眼:「我方才的提議,你考慮得如何?」

方才的提議,其實就是招安。

姜命早有決議,望著那枚玉簡,又望了望自己的兒子:「你先帶他走吧。」

姜子尚大驚:「爹,我不要離開!」

汨羅微一側首,那手下就上前一步,將姜子尚控在手裡,轉身幾個起落就奔得不見了影子。

姜命的視線始終盯在兒子身上,直到望不見才悵然收回。

汨羅搖頭:「看來你意已決,可惜,可惜。」端看他的舉動,就知道姜命是不降了。可惜了這枚釘子,不能打進蠻族內部為他所用。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手機請訪問: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