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109章 第一樁命案

第2109章 第一樁命案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58

那是全桌上最醒目的東西,哪個看不著?

「大豬擺中間,雞魚各一邊,這在附近兩個大州里都是祭三牲的擺法。」他頓了一頓,「還有那幾頭做成了龜形的米粿。那東西味道不錯,不過最重要的是,它也是祭拜神靈所用的供品。」

王陽右的右手一下捏緊了腰間的武器,而後又緩緩鬆開:「歇一晚,明兒天不亮就走!」

所謂「犧牲」二字,最早就是由祭祀而來,是指祭上去的葷食供品。在尋常人家,「三牲」是送給神明和祖先享用的祭品,一般為豬、雞、魚三樣,身份顯赫的名門才會用上牛、羊、豬三種。而擺放的規矩,一般就是豬肉正中央,雞魚擺兩邊,其他果品甜糕依次,供得越豐厚,顯示主人家財力越強,祖先庇佑更多。

換言之,他們動了人家的祭品,這在南贍部洲哪個地方都是大忌。

王陽右深諳人性,進屋的瞬間就知道阻不住眾人吃喝了,這時也不去攔勸,只低聲吩咐幾個心腹道:「莫飲酒,瞪大了眼守夜,夜裡怕要出事。」

那幾人應了。

不過讓王陽右又緊張又安心的是,直到暮夜深沉,大宅中依舊沒有什麼異樣傳出。他已經差人在宅子里四處翻找了,可是別說秘道了,就連下水的管子都沒找到幾根。

這宅子里,是當真沒人。

時間一點一點推移,大家也漸漸吃飽喝足了。要不是外頭暴風雨沒有一點消減的趨勢,王陽右早就命手下收拾行裝再度上路了。

火塘里的柴火燒得很旺,嗶剝作響聲中,將整個屋子都烘得暖洋洋地。

從頭暖到腳又酒足飯飽,先前一路奔波的勞頓也就湧上心頭。即使是王陽右,這時也覺得眼皮沉重,打了個呵欠道:「都在這裡歇著打地鋪,除了分配去巡邏的,誰也不許離開這個屋子。」

雖說廂房裡有床,但對他這個決定倒是無人提出疑義。大家走商多年,也知道眼下局面特殊,處處小心為上。

四十個精壯男子都勞累多日,倒下就睡。過不多時,主屋內就酣聲響作一片。

王陽右自懷裡取出一隻小小的黃銅鈴鐺,用細線懸在窗下,這就是有名的「怨氣鈴」。人死後魂魄是要下地獄入輪迴的,還滯留在人間的鬼物,身上多多少少會帶有些怨氣。這隻鈴鐺經過了祭煉,但凡有鬼物靠近二十丈之內,它就會響鈴示警。

有了這東西,他也算是安心了些,這才和衣闔眼,握著武器慢慢地蜷在椅上睡了。

睡意一旦上來,就連窗外的狂風暴雨和閃雷,聽起來都像催眠曲。

……

這一覺實是黑甜無限,連半個夢都沒做到。

也不知過了多久,王陽右迷迷糊糊中突然聽到了清脆的響聲:

叮叮叮,叮叮叮!

這是……?他迷怔了半秒鐘,猛然站起,睡意全消,沉聲喝道:「敵襲!全員戒備!」

眾人都翻身躍了起來,哪怕睡眼惺忪,手裡也下意識地握緊了武器。

怨氣鈴,響了。

「守好門窗。」王陽右緊聲喝問,「外面什麼情況!」

巡邏的隊伍奔回來兩支,四人俱在,又過了幾息,再回來一人。王陽右一看,不由得蹙眉:「怎麼回事,你搭檔呢?」

按照隊里的規矩,巡邏的隊伍一定是兩人成組,互為守望關照,現在第三支隊伍卻缺了一個人。剩下那人答道:「他尋了個角落去解手,老王你就喚我們回來了。我到處也找不著他,只得先回來報備。」

王陽右一聽就跺腳:「壞事了。」點了四、五個人,回首對其他隊員道,「都在這裡等著,我去看個究竟!」

一行人依著這個探哨的指示,直往後院奔去。

宅子很大,眾人走得彎彎繞繞,直到探子說了聲「到了,就是這裡」。

這兒已在後院,乃是靠近馬廄的位置,平時是倉儲、貨運和飼養牲口的所在,一走近就有牲畜特有的騷氣撲鼻而來。

後院可沒什麼燈火了,黑暗裡只辨得出高高矮矮七八個倉房。

王陽右比了個手勢,手下就砰地打開一間倉房,同時所有人都往兩邊讓開,以防暗算。

然而,什麼都沒有發生。

王陽右這才點著油燈,拎進去看。這卻是個灰瓦土牆的糧倉,裡面糧食堆積成山。幾人四下走動,除了糧食,什麼也沒有。

這時有個夥計拿手到大瓮里掏了一把糧食出來,看了兩眼,拿到鼻端一嗅:「咦,居然是胚芽新米。」米尖上有細小胚芽,還有白色的糠粉。

眼下才進初秋,本地的地氣不好,糧食都要到秋季中旬才開始收成。這新米打哪兒來的?

不過這念頭也只在王陽右等人腦海中一閃而過,就消失無蹤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失蹤的同伴。

剩下的土屋,眾人也是挨個兒搜過去。終於,他們推開柴房的門,赫然見著柴禾堆上仰天躺著一人!

這人瘦得皮包骨頭,兩顴皮肉都癟下去,緊緊貼在骨頭上,一張臉皮好似風乾了數月。他已經死了,卻大張著嘴,眼中還凝結著最後的驚駭之色。

「張憨子?」車隊的成員不確定地輕喊一聲。張憨子塊頭很大,眼前這人的面貌雖然有幾分相像,但渾身瘦得沒有二兩肉,衣服底下都空空蕩蕩的。這真是他們走丟的同伴?

「是他。」王陽右面色凝重,從死者胸口拉出一條紅繩,繩上結著個木頭刻成的小魚。「這是張憨子的護身符。」

張憨子的護身符,是他老娘臨死前贈給兒子的,據說曾有高人施法,一直保佑他逢凶化吉,怎地這次不靈驗了?眾人面面相覷,只覺這燈火通明的大屋突然兇險四伏,不由得伸手去握自己的武器,彷彿這樣才能踏實些兒。

王陽右檢查了一下屍體:「全身上下沒有明顯傷口。看樣子,他是被吸幹了精氣而死的,就方才那十幾息的功夫。這裡的鬼物,凶厲得很!」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