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122章 內情

第2122章 內情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41

「阿牛立下這樣的大功,潘老爺當然要重賞自己的救命恩人,贈了他八百兩銀子,還有一套兩進的院子,讓他和自己的老娘住了進去。阿牛是為救潘老爺才斷臂變成了殘廢,潘員外也要令他有些謀生的手段,因此還買了些田地和漁塘給他,讓他放租出去,如此才有進項。」

阿牛不可能給潘員外做一輩子護院,潘員外此舉,等若是將他下半輩子都安頓好了,只要阿牛家不生意外,吃穿用度基本不愁。

「僕人忠心護主,主人知恩圖報,這在當地原本已經流傳為一段佳話。哪知到了來年二月初,也就是潘員外發瘋那一年,阿牛突然死了。」

……這的確也太突然了些。眾人都是若有所思。

「阿牛斷過一臂後,就算性情再憨直也因為自己變作了殘廢而終日鬱郁,很快就拿著潘員外給的撫恤銀去買醉,時常喝到半夜三更才回家。二月二龍抬頭那一天他照例去喝酒,第二天卻沒再出現。過了三個白天,大伙兒才在鎮上的溝渠邊上找到了他。阿牛全身都埋在雪裡,早凍成了冰棍。想來是那一晚喝得酩酊大醉,睡在雪地里凍死過去了。」

這事兒在北地很常見,醉漢冬日夜歸,酒勁兒一上來,通常隨地坐倒。這一倒,未必就能再起來了。所以清道夫白天起來掃雪掃出幾個死人,那都是再正常不過之事。

消息傳出來,大家都扼腕不已,潘員外更是請了仵作給阿牛驗屍,結果不出眾人所料,死者身上連個傷痕都沒有,顯然是沉睡中去了的。經過了這件事,潘員外也不再外出談洽了,一直留在白柳山莊中閉門不出,直到九月出了那場變故。」

佐天泉皺眉:「醉死一個護院,這事兒有什麼稀奇?」每天死掉的凡人,沒有上萬也有成千,好稀罕么?

白玉樓壓低了聲量:「有。我看那車夫還有些意猶未盡,遂連灌了他小半罈子老白乾,把他灌得舌頭都大了,這才說了件事情出來。原來當日潘員外和阿牛重傷歸來,是他去縣城接大夫來回。送醫回去的路上,他多嘴問了一句,大夫就告訴他,阿牛斷臂上的傷,不是動物咬壞的。」

青衣少女若有所思:「不是狼群咬斷了他的手臂?」

「不像。」潘員外有的是錢,受的又是那般重傷,因此請來的是方圓千里之內最有名的傷科大夫,診斷也很權威,「不是咬傷,也不是銳器所傷,倒像是……鈍傷,像是硬生生磨斷的。」

磨斷?大家面面相覷,都來了興趣。且不說磨斷一臂的疼痛比一刀斬還要劇烈和漫長十倍,就說「磨斷」這個動作,就要耗去大量時間。當時阿牛和潘員外被狼群追得快要跑斷了氣,那是爭分奪秒求生路,又怎會有時間停下來磨東西?

「再說後來有人問過阿牛,當日追逐他和主人的狼,到底有多少只。阿牛很自豪道,至少有三十隻之多。」就算他是個護院,沒讀書不識數,就算他像其他男人一樣愛吹牛,但當時的狀況必定也很危急,因為後來人們在野外發現,和他們同一個車隊的十幾匹騾子和牛馬,都在這一次狼禍中被吃了個精光。「就算他再怎樣勇猛,刨掉一個沒什麼戰鬥力的老頭子,他一個人對付三十匹餓狼,聽起來也不太可能呢。」

白素素以手支頤:「你是認為,他們另有奇遇?」

「不錯,潘老頭兩人必定還遇上了其他意外,這意外令他們從狼口中存活下來,卻又讓阿牛付出了一臂的代價。」白玉樓長長嘆了口氣,「可惜啊,兩個當事人都已經死了,我後面無論怎樣尋訪,也都查不到真相。」

眾人沉默,都明白他的話外之意。阿牛死後,潘員外不再外出,說不定潘老頭的發瘋,就與這一次意外有關也未可知?可是白玉樓說得沒錯,隨著這兩人的身亡,所有線索就全部中斷了。

白素素想了想:「阿牛的死,當真只是意外?」

「看上去是。」白玉樓小聲道,「我也懷疑過。可他若是被潘員外所殺,老頭子為什麼不早點下手,而要等上四個月?並且殺掉自己的救命恩人,相識了十幾年的老夥計,這於情於理都不合。」

秦漱玉已經聽得入神,這時不覺道:「說不定別人貪他錢財,將他推入溝渠?」

她時常沉默,這一開口,聲音就像桂花糖藕粥,又甜又糯。

美人的聲音,果然也是這樣悅耳。

「不無可能。」白玉樓咳了一聲,「可是他還有個六十歲的老娘在家,去搶她總比搶個壯年男子要容易得多。再說阿牛被找到以後,無論是身上還是家中的財物,俱未失竊。直到現在,潘員外贈予他的家產也依舊還在阿牛的娘親手裡,沒有被人謀走。」

身上財物仍在,那就不是謀財害命了。

所以這問題彎彎繞繞,還是教人百思不得其解。

大家都沉下心來思索,側廳中一時無人言語。

過了好一會兒,青衣少女才笑道:「暗中覬覦我們那物仍在蠢蠢欲動,早晚要露面行兇,我們不妨候在這裡,見招拆招就是。」眼珠子轉了轉,忽然問道,「此地偏僻,佐先生伉儷怎會到這裡來?」

想知道答案的人太多,都豎直了耳朵,哪料到佐天泉的回答簡單至極:「奉宗派之命,公幹。」

公事,哪裡能隨便透露?

白素素想了想:「這個方向,莫不是去渭南宗?」

佐天泉笑而不語。

白素素嘆了口氣:「沒想到連這附近也在打仗,我還道迭津州這樣鳥不生蛋的地方,沒人爭也沒人搶呢。」

佐天泉勾起一絲冷笑:「隱流和渭南宗爭鬥,可不是為了領地。」

「哦,我也只是道聽途說呢,畢竟這裡離樂音宮有十萬八千里遠。」白素素眨了眨眼,「那是為了什麼?」

佐天泉一字一句道:「渭南宗主定仲賢,被隱流暗殺!」

白素素大訝:「竟有這等內情!」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