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153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

第2153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40

說來也怪,明明這人才是階下囚,可是在他目光注視下,她卻緊張得魂體都有些鬆散了。

她當然不知道,如果未得寧小閑首肯,這牢房是誰也進出不得的。

明玉香慢慢飄近,見他果然一動不動,這才放心又往前靠近兩尺。

定伯遠肩膀一動,抬了抬手,結果鎖鏈感應到他的舉動,將他扣得更牢。

金屬晃動的噹啷一響,她當即受了驚嚇,向後飄飛出去數丈之遠。

明玉香的動作,像極了畏縮的小鼠。定伯遠將她錮在身邊多時,她一直冷淡而防備,他從未見她這副模樣,反倒覺得有些可愛,不由得輕聲道:「別怕,這些鎖鏈鎖住了我全身的力量,現在我與凡人也相差無幾。」

「當真?」她瞪大了眼望著他,似乎方才那只能言善道的爐子也說了同樣的話。

結果他才一點頭,臉上就是火辣辣的疼痛。

「啪」!她摑了他一耳光,打得又清脆、又響亮。

響聲在空曠的大獄中回蕩,將她自己也嚇了一跳。

不過她很快回過神來,又給了他正反十幾記耳光,一邊罵道:「這一記是替阿賢打的!」

「這一記是代瑞兒打的!」

「這一記是代渭南宗冤死的子弟打的!」

「這一記是代白柳山莊裡面被你殺掉的凡人打的!」

……

每一巴掌都是竭盡全力。

直到她終於扇完了最後一記耳光:「這一記……是代我自己打的!」

呆在第五層的窮奇感知到這一幕,不由得伸出小短手摸了摸自己的爐身,喃喃道:「看起來好疼呀。」

心頭惡氣稍出,明玉香這才捂著臉,放聲大哭。

這短短几個月來的驚恐、憤怒、仇恨、茫然、悲傷,大仇得報的喜悅、痛快,還有方才得知了真相的無奈、苦郁,交織在一起,幾乎要將她逼瘋了。

直到這時,她才能痛痛快快,全無負擔地發泄出來。

定伯遠力量被控,身體強度也只等同於凡人,挨了十幾巴掌以後,面龐又紅又腫,不復原來清雋。他臉上卻沒有半點怒氣,低聲道:「莫哭,有傷魂體。」

魂魄自然不會產生真正的眼淚。她如今淌下的淚水,都是自己的魂力,流得越多,對魂體損傷就越大。

聽了這幾個字,明玉香反而哭得更厲害了。她透過淚眼看他,發現他如今終於恢復了原先清冷疏遠的氣質。那是定仲賢還未被殺之前,她對這個大伯一貫以來的印象。

那截斷臂當真厲害,竟然令一位大仙人都變作六親不認的模樣。

定伯遠定定地望著她,溫聲道:「小玉,你喜歡的是定仲賢,還是當日春陽湖畔救起你的人?」

明玉香一噎,怒道:「事到如今,你還不死心?」

定伯遠想了想,自嘲一笑:「也是,你很快就要轉生了,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本不該再糾結於此。」

明玉香冷冷道:「你向玄天娘娘提出那條件,以為可以補償我和阿賢嗎?」

定伯遠低聲道:「我害了你性命,我就賠你一命;我殺了你丈夫,抱走了你的孩兒,我就賠你下輩子相夫教子,重享天倫。此生是我對不住你,幸好從今以後,你不會再記得我了。」

明玉香咽下一口氣,捏著拳頭道:「回去以後,渭南宗會將你怎樣?」

「輕則封印,重則抵命吧。」他說得淡漠,像是面臨未知命運的人根本不是自己,只有望向她的眼神依舊明亮,「小玉,你希望我被封印,還是更願我死去?」

明玉香驀地抬頭……

有料,有料啊!窮奇正聽得入神,冷不防寧小閑的聲音自魔眼響起:「偷聽了那麼久的牆角還聽不夠?煉丹去!」

圓滾滾的爐身都冒出水蒸汽了:「是,是,俺這就去!」怪了,女主人又不在獄裡,怎知它又在扒牆角?難道是將心比心?

話說回來,它怎麼覺得女主人特意要安排這兩人再見面呢?分明是苦大仇深的夙怨。

這就叫不是冤家不聚頭嗎?真不愧是它家的娘娘啊,惟恐天下不亂的主兒。

#####

白玉樓和王陽右在原地忐忑良久,不知玄天娘娘會怎麼處置自己。

可是等來等去,也沒見到她老人家再露面。

白玉樓大著膽子偷偷溜進了荒園,卻見花壇邊上空空如也,只有蟲鳴鳥語。

死的死,走的走,這些神仙都不見了。

兩人站在陽光明媚的世界裡,只覺得昨晚的風雨飄搖、驚心動魄,更像是大夢一場,醒來之後居然了無痕迹。

白玉樓望著王陽右苦笑一聲:「老哥,後面什麼打算?」

王陽右搖了搖頭:「不走商了。我的時間也不多,要找個地方過完剩下的時日,最好死前能留個種。」

白玉樓拍了拍他的肩膀,也不知該怎樣安慰他,過了好半晌才道:「老哥,我不明白,你這趟為什麼要回白柳山莊?」

仙人們是為了爭奪那截斷臂而來,定伯遠是為了尋找斷臂的控制之法,而王陽右明知道這裡鬧鬼,為什麼還非要回來不可?

「貪心,想多活些時候。」王陽右苦笑一聲,「我得了衰竭之症,藥石無效,大夫說我最多活不過一年了。但我記得阿牛當年說過,那截斷臂能滿足我們所有願望,我就、就想來試一試。」

原來他是為了續命而來。白玉樓搖了搖頭:「這裡可是大凶之地,連我都沒把握呢,你膽子可真不小。」

「我都快死了,還有什麼好怕的?」王陽右長長吁出一口氣,「我下定決心回來之前,還向神明祈問過,居然得了回應。神明說我此行兇多吉少,可我想想自己只有大半年好活了,可是如果成功拿到那截斷臂,說不定死蛇翻身,乾脆鋌而走險。」

走商本身就是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高風險職業,能幹這一行的從來不缺賭徒。王陽右也包括在內。

「得了回應?」白玉樓吃了一驚。這還是頭一次聽到神明回應凡人請求的呢,「你篤信的是哪一位神明?」

王陽右面色怪異:「玄天娘娘。」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