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162章 找上門來

第2162章 找上門來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13

蒲善黑著臉道:「你懂什麼。我前些天接到消息,仄敏已經陞官兒了。六個月前與聖域的戰役,我們吃了大虧,折損不少戰將。他這趟去大都,就是接替戰死的梁右之職。現在局勢混亂,他將我們都殺了,拿著大筆財物剛好去大都賄賂長上。如果有人問責,他就讓我們來當替罪羊,說我們當中出了沙盜,殺掉了其他人。反正我們已經深入了寂靜海腹地,這鬼地方再沒有其他目擊證人了。就算有人查辦,最多告他失職,又怎麼能要他償命?」

如果仄敏真就是沙盜匪首,那麼他走馬上任大都,已經行將結束沙盜生涯了,難怪他要弄出個沙盜團伙已經被剿滅的噱頭來。否則他離開以後,沙盜也銷聲匿跡,日後難免有心人將這二者聯繫在一起。那麼今趟就是他金盆洗手前的最後一劫了,必定要整一票大的。

時空裂隙即將開啟,這時候全境的物資都要往裂隙附近輸送,以便大軍衝進南贍部洲以後還能得到有序接應。黑水城的送餉隊伍是這附近最大的一支,又恰逢沙盜被剿滅的消息傳出,所以來自其他城池和聚落的、大大小小的隊伍也靠攏過來,集結成這麼一支龐大的商隊,準備橫跨寂靜海。重泯、重溪兄妹就是其中一員,帶著自己部族進供的物資要往大都而去。

也就是說,這趟遇襲的話,就是被人一鍋端了,仄敏很可能賺得缽滿盆滿。反之,黑水城沒有及時納貢,就要受到來自王都的嚴責,最輕最輕的處罰也是要將所有指定的軍餉再配運一遍。天可憐見的,黑水城這次已經是出盡老底了,絕無可能再照單拿一份貢餉出來。

這是仄敏的絕戶計,比起沙盜搶劫路商還要兇殘狠毒得多了。蒲善後背直冒冷汗:「這要如何是好!」

他看向重泯,後者卻偏頭不應了。

他人微言輕,這本就不是他能解決的麻煩。

心腹道:「他自帶的手下有六百騎,機動力強。這回就算沒被他吞下,他帶著騎兵不時滋擾,也一樣能把我們耗死!」

這時重溪從哥哥身後露出腦袋來,不解道:「仄敏大人的力量很強大嗎?」

重泯將她按回自己身後,斥道:「閉上嘴,沒你說話的份兒。」

蒲善呼吸一頓,眼珠子轉了不知道多少圈,才咬牙道:「不就是六百人!擒賊要先……」說到這裡忽然醒悟過來有外人在場,不耐煩地向著重泯兄妹揮了揮手,「賞你們墨玉十塊,下去吧。」

那對兄妹走出大帳很遠,哥哥才去牽妹妹的手。她用力掙了兩下,正好前面有人走來,哥哥低聲笑道:「乖乖地,莫要讓人看出了端倪。」

她不得已讓他握著小手,臉色卻板得嚴緊:「沒我說話的份兒,嗯?」

他一本正經地傳音:「演戲么,總要敬業些兒,現在由得你隨意說可好?」

「這城主也蠢死了,非得我出聲提醒,才知道要先下手為強么?」她連連皺眉,「何必費這麼大勁兒和他虛以委蛇,直接攝了他的心神不就完了?」

「若是奪了他的心神,接下來和沙盜的戰鬥豈非也要我們來指揮?」他好笑道,「你是想指揮蠻人打沙盜,還是打算坐山觀虎鬥?」

「我不想出力。不過這城主好似沒甚能耐。希望我們在他身上耗費的時間是值得的。」說到這裡,她伸手在眼前搭了個涼棚,「人來了,這下有好戲看了。」

……

待到這對兄妹走出去,他才道:「不若先把仄敏騙來殺了,剩下的沒了主心骨,還不是任我們宰割?」

他的心腹緊聲道:「可是仄敏的修為已經到法顯期頂峰,我們十幾人都加在一起,也未必拿得下他……」由於押運的資材貴重,這一趟黑水城精銳盡出,可是要神不知鬼不覺地拿下仄敏,好像還差了那麼一點兒。

蒲善哼了一聲:「置些酒菜款待他,再喚我的妍姬出來,仄敏盯上她好久了。」

時不我待,他這裡當然立刻就運作開了。不過任務才分項布置好,外頭就傳來稟報聲:「仄敏大人到!」

這傢伙居然自己找上門來了?蒲善一驚,還未吭聲,仄敏就從門外大步走進來,笑道:「好香好香,多虧我踩著飯點來了。」

蒲善一瞥,望見他身後跟著十餘親隨,個個身強體健,目中精光閃爍,心道不妙。一個仄敏已經不好對付,再加上這十幾人,動起手來恐怕還是自己吃虧。

可是大好機會在前,若是就這樣放過了,等到這幫官匪發力動手,自己後面還有活路嗎?

蒲善這裡舉棋不定,仄敏已經大馬金刀地坐了下來,他也只得強捺愁意坐了下來。隊伍在沙漠中急行了快十天,好不容易歇息一晚,人家來訪也是正常禮儀,挑不出毛病。

不過聊了一小會兒,仄敏話鋒一轉:「聽說方才外頭有兩個小鬼,質疑沙盜沒被我端掉?」

蒲善心裡一緊。也不過是小半個時辰之前的事,居然就傳入了仄敏耳里,可見這傢伙對所有人監控之嚴,甚至知道那一對兄妹被請進了城主大人的臨時居所。到了現在,蒲善心裡最後一絲猶豫也冰消而去。

這時妍姬也應命而來,給兩位大人斟酒,並且自己先干為敬。仄敏看她的眼神依然情|色,但對她斟來的酒卻不飲,反而拿起她二度倒給自己那杯一飲而盡,大笑道:「美人唇脂,真香!」

酒和酒杯都是她自己飲過的,必無問題。

蒲善這時哪裡還不明白,仄敏一定不懷好意,並且已經有所懷疑。

再不動手,就來不及了。

他先是愕然,隨後笑道:「兩個孩子說胡話而已,誰會當真?沙盜頭子的腦袋懸在城門上,那是所有人都見到了。」

仄敏皮笑肉不笑:「哦,那他們?」

蒲善搖頭道:「我著人訓斥了他們一頓。督事要是想見,我把他們找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