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188章 接盤

第2188章 接盤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72

圍棋傳入天外世界也有悠長歷史,但是不太吃香,並不是全民喜愛的運動。她瞪了棋盤一眼,猶豫道:「知道規則。」

「那就是會玩了。」玉先生笑道,「他吃下多少玉膏都沒問題。這老頭子是個棋痴,你要能贏他,我保證你拿到的價格能再高兩成。」

曹牧瞪他一眼:「轉眼就將我賣了?」

「我陪你下棋下膩了。」曹牧鬍子都氣得飄起,玉先生又接下去道,「你不是怪我總贏,你輸得太痛快么?讓重溪給你一個機會,我也正好歇歇。」完,揉了揉臉,好似真有兩分倦意。

下棋?這真是她的弱項,真該喚長天來。寧閑沉吟好一會兒,才道:「曹老想贏還是想輸?」她滿心不願意下棋,可是既然已經站到了這裡……

這話出來,曹牧的臉就綠了,玉先生忍不住拍案大笑。

他這一聲長笑,聲震四野,音波遠遠地傳將出去,像是無止無境。

寧閑心中一懍:「這人好深厚的道行!先前的預估看來還是錯了。」

在玉先生暢快的笑聲中,曹牧拂袖不悅:「你要能贏我,價格立漲兩成!」他這麼大一把年紀是活到露脊狼身上去了嗎,絕不可能連個姑娘都贏不過。

上漲兩成,那每盒玉膏就能賣到一百二十墨玉了。寧閑欣然道了聲「好」,邁步到桌邊,細看殘局。

在她到來之前,曹、玉兩人已經下過一局了。她得長天熏陶,棋力雖然不深,起碼的格局還能看得出來。黑子老成持重,白子攻勢綿密,直到圖窮匕見時方現狠辣,一擊致命,兩人風格迥異。

玉先生手裡執著的是白子,曹牧也承認自己方才輸了,所以盤上的主攻方是玉先生?

寧閑暗暗吃驚,下棋最見品性,玉先生洒脫不羈,看起來像方外高士,下起棋來卻步步心機、殺伐狠厲,幾乎不遜於長天。這人的心性……

曹牧捋著自己的長須,打斷了她的思路:「姑娘,讓你先手。」

寧閑一笑,重新清理了棋盤,將黑子拿到自己面前:「好,承讓。」

兩人一來一往,開始落子。

玉先生自己揮手招了張錦凳坐到一邊觀戰,先是含笑不語,後來以手支頤,看得甚是關注。

這女子下起棋來,初時還未覺得有甚特別之處,甚至起手還有幾分稚嫩,可是越往後就越風生水起,連最先的幾步廢棋到最後居然都起了作用。

曹牧每見老朋友嘴巴一動,就知道他要話,當即喝止:「觀棋不語真君子!」

玉先生本想點醒他,這時也只好作罷。

大半個時辰後,兩人越下越慢,勝利的天秤卻傾斜得越明顯了。

若無意外,他至少輸上四到五子,這差距不算明顯,但的的確確敗局已定。曹牧扔下白子,長嘆道:「罷了,我認輸。姑娘,你學棋多久?」

三百多年啦,只是她棋藝其實還遠遠不如這個老頭子。寧閑嘿嘿一笑,正要開口,曹牧卻擺了擺手,一臉頹然:「算了,你還是莫要告訴我。」輸給玉先生還好,連個姑娘都贏不過,他也無話可了。

「運氣罷了。」寧閑一推桌子就要站起來,「我得去了。」天色漸黑,長天也該回來了。

曹牧的賭品卻好,取出自己的錢袋子,數出一塊墨晶、二百墨玉放到桌上。寧閑也提出一個儲物袋放入他掌中,曹牧一數,確是還有九盒玉膏。

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墨晶,只覺得黑黝黝地,色澤質地都很通徹,像黑水晶,只是有淡淡煞氣環繞。這點兒煞氣對她不構成威脅,寧閑隨手收了,轉頭就要告辭。

曹牧卻指著玉先生:「你和他來一局。」

玉先生笑罵道:「你到底是要我倆誰給你出氣?」

曹牧冷笑一聲:「我贏不了你,重溪可要加油。」最開始是玉先生挖坑給他跳,他不趁機打擊報復怎行?

這兩人是不是忘了徵詢她的意見?寧閑輕咳一聲:「還是您二位慢慢玩,我先行一步。」

她現在身懷巨款,一門兒心思只想溜走。曹牧卻道:「就著殘局下完,條件你開。」他一生淡泊,唯好此道,偏偏水平一般。

玉先生不滿道:「你都輸了,卻叫我接盤?」

條件由她開?「無論輸贏?」

「對。」

寧閑想了想:「我後頭要收些藥材,曹老便宜賣我?」這老頭子好像是開藥鋪子的,有幾味葯或許真可以找他買呢。

曹牧想也不想:「好,就這麼辦。」將玉先生推到了自己原來的位置上。

玉先生無法,只得坐下來執起白子。

他真正開始凝神思考,周身即泛起淡淡的肅殺之氣。寧閑就知道,這人絕沒有表面看上去那麼安全無害。

兩人這一次放子,又和方才寧閑與曹牧對弈截然不同。

剛才那一局還有幾分謙謙之意,可是玉先生接到手的殘局已經是江山破敗,不得不大刀闊斧,力圖絕地反擊,其凌厲狠辣,令曹牧在一邊也看得頭暈眼花,這才知道老友從前與自己對弈,實在是留了不知道多少手;反觀姑娘這裡,一上來確實有些措不及防,她不知玉先生狠辣至此,先被他以命搏命的打法搶回去大片地盤,連大龍都讓對方圍了。

曹牧知道自己每回到了這時,都是江河日下,要被殺得片甲不留。哪知道這姑娘沉吟半晌,忽然作出一個讓玉先生都吃驚不已的決定:

她直接將大龍棄了,令它倒在玉先生的屠刀之下。

可是這麼一來,她的棋路突然活泛,局面也豁然開朗。

曹牧擊掌大喝一聲:「精彩!」渾然忘了自己方才還喝斥玉先生「觀棋不語真君子」。

玉先生也自動容,喃喃道:「大龍也棄之?」

寧閑頭也不抬:「審時度勢,如何不可為之?」雖然是狐假虎威,聲勢卻造得很足。

玉先生想了想,不由得失笑,寧閑總覺得他好像在自嘲:「的是,如何不可為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