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190章 閉門羹

第2190章 閉門羹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46

她念出來的材料,本身都存在於天外世界,不怕穿幫。

玉先生默默記了,這時前方有個三、四歲大的孩童舉著糖果小跑,奔到近前時一個踉蹌,直撲在他鞋面上。

以那前撲的力度,恐怕會撞掉小牙。不過他還沒觸著玉先生,已經有一股柔和的力量將他托起,隨後玉先生將這孩子抱起,遞給了後面急步趕過來的小童母親。後者連連謝過,抱著兒子走了。

寧小閑在一邊看著,總覺得他此時格外和氣,下意識問道:「玉先生可有孩兒?」

他搖了搖頭。

正因如此,才特別喜歡吧。寧小閑笑道:「看來曹牧大巫醫的醫術,也不怎樣高明呢。」

「若是他聽到你的話,恐怕要氣得翹鬍子。」玉先生輕笑兩聲,「不過這與他醫術無關。我早年中了仇家的死咒,他詛咒我斷子絕孫。」

「呃,抱歉。」畢竟這對任何男人來說,都是傷痛,「曹大巫醫也解不掉?」

「那人斃命之前,以自己性命為代價發出了詛咒。」玉先生聲音里都沒一點兒波瀾,彷彿說的不是自己,「無人能解,至少到目前為止。」

那也即是說,他的仇人境界同樣強大。

玉先生見她面色,反倒笑道:「這也沒什麼,我聖族新生兒的數量逐年下降,普通蠻人也有我的煩惱。」

所以送子湯才流行,寧小閑嘿了一聲:「是,好像連監國都沒有孩兒。」算是以身作則了。

「是的。」玉先生瞥她一眼,「你也喜歡監國?」

「拉倒吧。」她伸手在面前拂了兩下,「花心蘿卜,招蜂引蝶,不喜。」像烏謬那樣的,像汨羅那樣的,擺在家裡都不安全,自帶桃花屬性,還是她家長天最讓人有安全感啊。

她面上那表情,好像是不屑。

不屑……

花心蘿卜是什麼意思?玉先生摸了摸鼻子。

兩人腳程不慢,這會兒已經走到了青苗巷,往黑漆漆的巷子里再走過五、六扇門,就到她和長天的住處了。

天上的烏雲終於散開,月光灑下來,在她家門拉出一條長長的影子。

影子的主人抱臂在前,斜倚在門邊,冷冷看著他們。

長天果然能聽到他們回來了。

他的身形修長、他的姿勢瀟洒,目光卻不友善。

「什麼時辰了?」他的聲音冷得像冰。

寧小閑縮了縮頭,雖然兩人這時候還處在冷戰期,但長天每次拉下臉,她都由衷害怕。

唉,她就是個沒膽鬼。寧小閑囁嚅道:「我,我談成了一筆生意,這位是玉先生……」

「進去。」

「……哦。」她轉頭看了玉先生一眼,不敢說話。後者目送她背影,發覺先前談笑風聲、機變多巧的小姑娘,這時乖得像剛過門兒的小媳婦,低著頭匆匆經過長天身邊,走進門裡去了。

長天微一側身,將他的視線阻斷。

兩個同樣高大的男人相互沉默。夜裡的冷風吹過,咻地一聲,透體的寒涼。

好一會兒,玉先生才道:「我是玉琳琅。」

他說了這幾個字就停下來等著,可是對方一點反應也沒有,似乎從沒聽說過這個名字。

玉先生只好接下去道:「令妹……」

話未說完,長天即出聲打斷:「離她遠點。」後退一步,砰地一聲關上了門。

閉門羹。

玉先生很有些驚愕,他都不記得自己上一次吃到閉門羹是什麼時候了。

他似是有些惱怒,不過望了大門幾眼,眉頭舒展,還是轉身走了。

跟這樣的小人物計較有什麼用?不過是自掉身價罷了。

他離自己的住處還有很長一段距離,此時夜色深沉,連鬧市的大路上都冷清下來。此時卻有一個聲音在他耳邊笑個不停:

「這對兄妹真有意思,妹妹只管你要一點香榭米的種子,哥哥直接讓你吃閉門羹。哈哈哈,都是奇人!」

笑聲中充滿了幸災樂禍,玉先生臉色沉了下來:「你就沒有別的事可忙?」

「你都能百忙之中撥空陪一個小姑娘回家,我還有什麼可忙的?」曹牧說到這裡,的確也有幾分好奇,「你從來喜歡千嬌百媚,這回難不成要換口味?」

「當然不是。」玉先生悠悠道,「我不喜欠人情不還。方才下棋,我得她之助,想通了一事,就護持她返回。如此,兩不虧欠。」

「哦?」曹牧很是驚奇,「是什麼?」

這一回,玉先生卻不答話了。曹牧捋了捋自己長須,然後想起玉先生看不見自己這個動作,才放下了手道:「對了,她拿出來的玉膏品質上乘,最重要的是收取的日期特別新鮮,最多不會超過三日。」

能拿出玉膏的人都不簡單,首先要有玉種,其次要有五色神石。在天外世界,同時擁有這兩樣的人,又有幾個?

「你想說,她能自己種玉?」玉先生反問他,「或許她有什麼特定法器或者神能,可以保持物件不腐不壞?」

「你調查過她的背景了。」這是肯定句,他聽到玉琳琅方才一口說出了小姑娘的住址。

「嗯。」

「她能擁有這種神器?」

「不像。」她的背景實在太渺小也單純,單純得一張紙、十句話就寫滿了,就和這世界上千千萬萬的普通蠻人一樣。「或許小人物也有奇遇?」

「一次奇遇,能賺一枚墨晶?」這世上多數蠻人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重溪不到三個時辰就賺著了。曹牧笑道,「這種奇遇,請給我來一打。」

「是了,我第一次見到她,是在龍牙堂。」

曹牧莫名其妙,不知他怎地突然說起這個:「然後?」

「查過她的背景才知,她是平民。」要查清重溪的身份,再簡單不過了。胖子說她的哥哥參與打擂,並且兩人看起來都很有自信能贏,那麼這兄長的名字很可能和重溪很像,並且一定有資料留在官方,一查便知道這兄妹倆的根底。

果然,她哥哥叫作重泯。

曹牧一下明白過來:「龍牙堂只有貴人能進。她一個平民小姑娘,怎麼能混進去?」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