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195章 遊說與心動

第2195章 遊說與心動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40

雖然一肚子火氣,卻也知道烏謬看似溫和,實則狠辣,自己若敢這樣任性,恐怕王叔立刻就會把城門堵上,把他來個五花大綁丟回王儲殿,那一路招搖示眾過去,不是比現在還要難看十倍?

所以他立刻將這幾人丟出去杖責十記,餘下的,也就吶吶不敢成言了。ran?en???.?r?a?n??e?n?`

這一夜就在他心急火燎中過去。

到了第二天傍晚,才有侍衛來報:「左參知慕積大人求見。」

心情不好,板著臉道:「不見。」他現在有氣沒地方出,然而慕積畢竟是王廷大臣,不是他的私僚,不能被他隨意打罵。

侍衛小心翼翼:「左參知大人說,他有一法可解殿下如今困境。」

嗖地一下抬頭:「有請!」

慕積跟在守衛後面,路過了堂皇富麗的各色建築,心底是讚嘆不已的。在寸土寸金的王都,這裡隨便舉出一座宮殿,就比他的住處大上五、六倍不止。這就是權勢帶來的好處,重泯說得沒錯,哪怕不掌權,王儲的地位與他小小的左參知相比,依舊是判若雲泥,只消沾上一點邊兒,就有受用不盡的好處。

所以見到的那一刻,他打起精神堆起笑,拱手道:「恭喜儲君殿下!」

這話既難聽又刺耳,一下子黑了臉,若不是看在他左右也是個參知,早著人將他打將出去。所以他當即一拂大袖:「送客!」轉頭要走。

慕積要來之前已經打好了腹稿,這時也不意外,哈哈笑道:「儲君殿下不想得良方了?」

不悅道:「有話直說,休要消遣我。」

逗老虎可不比逼貓狗,這要是把對方逼急了,是真能一口將他吞下肚去。慕積也不再拿喬了:「殿下手裡握著的,其實是千載難逢之機,何必棄之不用,反而要滿腹鬱郁?」

「何解?」昨日一堆心腹已經勸過他了,用的無非也是聯姻可以抬高地位、壯大實力之說,他連聽都覺得心煩。

「殿下煩惱的,無非是未來的太子妃……」未來的王妃顏值太低,帶出去不好見人,「太過樸素。可是天隙很快就要開啟,她的娘家人連監國大人都忌憚不已,乃是一國君王。娶了摩詰天的王女,監國大人以後對您就再不敢輕忽了。」

他那個強勢、傲慢、彷彿高高站在雲端的王叔,對他真會從此收斂,真正待他如王儲?明知道這是慕積說話的技巧,卻也有那麼一點兒心動。

「兩國聯姻為沙度烈帶來了長久的和平、豐厚的利益,這是過去多少萬年里從來沒人能夠辦到之事。您如果娶了陰家王女,這就是您開創性的貢獻,千古第一例的功績,任何人都不可忽視,任何人都不能剝奪。」慕積環顧左右,欲言又止。會意,將左右仆侍都揮退下去。

慕積這才開口,將音量壓到了最低,然而說出來的話卻教心花怒放:「數十年前,大監國同樣有過這樣的機會,可他為了一己之私而放棄。如今您為沙度烈帶來了和平的曙光,人們必然要將您二位放在一處相提並論,哪一位為國為家,哪一位縱己私慾,這不是高下立判?」

哼了一聲,面色卻緩和下來。

這一點審時度勢的眼色,慕積當然還是有的,心裡暗喜道:重泯分析得頭頭是道,王儲果然不服大監國。只要拿大監國出來說事,他就起了一爭高下之心。

悶悶道:「我結個婚,家國大義倒是顧得周全了,可是……?」好處全是別人的,他自己就賺夠面子,外帶收穫一個丑妻嗎?這樁買賣還是不划算。

「不僅如此。」慕積笑道,「您也能從中大大獲益。」

「哦?」打點精神,能夠權利雙收,這才是他想聽的。

「天隙洞開以後,您勢必要在南贍部洲佔有一席之地。可是您手裡現在有多少精兵良將?」

怵然,沉默不語。

慕積知道他必有此意,也必定不會將自己的底細全掏給王廷的左參知看,繼續道:「我聽說南贍部洲上的仙人也很強大,如果沒有高端戰力實難站穩腳跟,這時有一個繁榮昌盛的妻族可供互援,豈非是又一重保障?您對太子妃只需溫言軟語,哪個女子不心軟?都說胳膊肘往外彎,她一心向著您,您豈非同時擁有兩大王國的支持?」

要對那個醜八怪溫言軟語?皺了皺眉,心裡只覺嗝應。

慕積趕緊再加一把火:「我聽說王儲對付女人也很有一手?」

他冒了險,這話說得格外粗魯。臉上卻露出了自得的微笑:「當然。」

「既如此,殿下還有什麼好擔心的?」慕積再獻一策,「既然這婚事已經推不掉,殿下乾脆再主動些,親自前去迎娶太子妃,兩邊都給足了面子。」

迎娶么?沉吟。

慕積再度輕聲道:「我還有一話,須有結界。」

隨手放了個結界:「說吧。」

「我們推演天隙欠缺的那部分資料,摩詰天什麼時候交來呢?」

想了想:「王叔沒提,只說作為陰家王女的嫁妝。」

「既是嫁妝,就是出嫁以後才拿出來,沒有提前透露的道理。」慕積輕輕咳了一聲,「也就是說,只要太子妃願意,那份資料是先到您的手上。」話說到這裡就足夠,要是再點不透,他也沒有投靠這個王儲的必要了。

果然的眼睛漸漸亮了:「你、你是說……」到時候烏謬最想要的資料在他的手上!這才是他可以叫板監國大人的、最大也最足的資本!

慕積趕緊道:「我什麼也沒說,天色不早了,我先告退。」

他婉拒了王儲同進晚餐的邀請,匆匆離開。

此事基本算是成了,方才他手心裡其實捏了一把汗,不想過程如此順利。

慕積昂首挺胸,走路帶風。

他家巷子口外有個賣黃皮果和莓子的攤販,無精打彩地看了他一眼,再看看天色,很快收攤走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