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214章 偏頗還是公正?

第2214章 偏頗還是公正?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330

烏明就是印鑒處的主事官員,也是這次風波被捲入最深的一人。.這官兒平時只是個閑職,連進入廷議的資格都沒有。今日破格被召來,卻是膽顫心驚地候在下。這時聽到大監國召喚,他咽了一下口水才出列。

大監國的聲音平和中透出不容置疑的威嚴:「將此事始末說清。仔細些,不得遺漏任何細節。」

烏明應了聲「是」,果然一一道來,說得格外詳細。

其實烏凜原早在大半個月前就準備開張「飛毛腿」,連各個站點都已經談好。那樣鮮明的藍色招牌,還是遍布全城大街小巷,快活運怎麼會漏看?早將此事上報給啚炆,所以烏明很早就接到啚炆的招呼,讓他不得批准放新的影子鑒。

兩邊都向烏明施壓。

夾在這兩大巨頭之間,他連著好多天都食難下咽。他只是個小小的四級貴族,一個是王儲,一位是將軍,哪一邊兒他都開罪不起。

他甚至也找了其他官員詢問,得到的答案卻是:維持現狀。

烏明想起前輩們的告誡,也就將這事情拖了又拖,一直都沒有正面回復烏凜原。

不過約莫在七、八天前的夜裡,他心緒苦悶,和朋友飲酒時就多喝了幾壺,直到酩酊大醉才回去,不知怎地迷迷糊糊去了書房,居然將烏凜原遞交過來的申請影子鑒的文書給簽了。

這事情,其實他在第二天酒醒以後就忘得一乾二淨,直到昨日「飛毛腿」單騎突然開始出現在街頭,王儲怒火衝天的責令緊隨其後,他才一個激靈,終於記起!

烏謬微微一哂:「也就是說,你酒醉之後去批覆了文書?」

烏明喉間咕嚕一響,跪了下來:「請大監國責罰!」

沙度烈王廷早有嚴令,工作時不得飲酒。他這是酒醉後去工作,還要罪加一等。

「還有呢?」

「以上俱全……」

烏謬不等他說完,修長的手指在扶手上輕叩兩下:「你好好想清楚,果真再無隱瞞?」

這兩下輕響聲量不大,對烏明來說卻如晨鐘暮鼓,每一下都敲在心口上,激得氣血陣陣翻騰,好不難受。

他知道這是大監國的警告,同時也是怒的前兆,只得道:「王儲給我送過一厚禮。」

「厚禮?」聽到這兩個字,烏謬不咸不淡地多問一句。

「是。」烏明額上有冷汗滑落下來,可他甚至不敢去擦拭。官員之間互相收受,平時只能心照,現在他卻要在大庭廣眾底下說出來,以後官場上這一套他是玩不轉了,再也沒人肯和他走動。可是在大監國威勢之下,他哪敢不說?「十墨晶,還有,還有流金巷的宅子一套。」

「你收了?」

烏明低頭,再不敢言語。

大監國長長地嘆了口氣:「你是得了好處,倒教我難辦了。」揮了揮手,「玩忽職守,收受賄賂。著你立刻停職,官降兩級,所受賄賂上繳,下去吧。」

烏明鬆了口氣,趕緊退了下去。

大監國目光一掃啚炆,似笑非笑:「你不常在大都,這一套倒是玩得很利索。」

啚炆當場被人揭了創疤,也不由得訕訕,就聽烏謬接著道:「你還有錢、有宅,我也不跟你客氣。你送與印鑒處的小官不如送給我。」

啚炆低了低頭,自認倒霉。影子鑒至關重要,他才拿出了所得的十分之一行賄,沒想到烏明這樣不給力,自己險些丟官不說,連累他的錢和房產都被充公。

這時烏謬點了他和烏凜原兩人上來,以手點額道:「這下如何是好?」

於是王廷上開始有人出來,分別都替啚炆和烏凜原說好話。這卻不止銳金部和厚土部的人了,連原本另外幾部的貴族也都有出面。

說著說著,互相指責的苗頭又現。烏謬這才抬了抬手。

他一有動作,即將聲浪壓了下去。

大監國緩緩道:「烏凜原,你以為印鑒處是你家開的,影子鑒想刻就能刻?」

烏凜原立刻低下了頭。以他身份,申請影子鑒不是不可以,但有一整套審批程序要走,從提交申請到置辦下來,一個半月都算快的,這中間不曉得要少賺多少錢。再說官樣程序雖然如此,真正遵守的又有幾個?

可是大監國一拿到檯面上說,那就是烏凜原理虧。

啚炆臉上浮起了笑容。

烏謬目光在他身上一瞥,接著道:「可是驛站畢竟已經辦起,確有便民之利,因此不予取締,罰五十墨晶。」

啚炆猛一抬頭,失聲道:「可是,可是他……」

烏謬眼中神光開闔,沉聲道:「他怎樣?」

啚炆脹紅了臉:「可是他照搬我的快活運,他……」他就是再氣極敗壞,「搶我生意」這麼掉價的四個字終是沒說出口。

烏謬好笑道:「快活運的確有,卻不代表由你來管控整個大都的單騎業務!糧食百貨丹藥,各行各業都有競爭,怎地到你這裡就不可以了?」微微一頓,又接下去道,「快活運一個月內就興旺展至此,說明這是平民亟需。既如此,單騎方式租借的方式就該著力推廣,此為造福平民出行之便利,不是你一人斂財的工具!」

說到後面,言辭越嚴厲。

啚炆把後槽牙咬得咯吱作響,心裡自然極大忿恨,卻不知該從何反駁起,圍視左右,與他交好的幾個王公都垂不言,哪個也不敢給他出頭。

大監國一人之威,竟至於斯!

王廷上一時肅靜,沒人敢吱出半聲。

過了幾息,烏謬才放緩了聲調:「你貴為特木罕之子,更應有所覺悟!回去好好修整,快活運仍有可為。你可得我諾,三個月之內,不會有新的單騎業務與你二人相爭。」

慕積的轉述就到這裡。

寧小閑見他沒有下文:「沒了?」

「還要怎麼樣!」啚炆渾身怒氣蒸騰,一腳將黑櫸花架踢成了粉碎,大吼道,「他偏幫烏凜原,偏頗得這般明顯,真不將我放在眼裡!」

寧小閑看起來一臉失望:「那麼,此事由王法是制不得了?」

「王法」這兩字,被她咬得很重。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