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216章 大事不好

第2216章 大事不好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92

寧小閑要做的,只是保持王儲的錢袋子呈緩慢上漲的趨勢就好了。當然,啚炆也沒有傻到將財政大權都放給一個認識不到兩個月的小姑娘,她每作一個決定,都要經由啚炆自行決策,通過之後才能實施。

不過這就已經足夠,外人怎麼知道呢?

這天下午她正坐在龍牙堂喝茶吃點心,一口酥皮軟糕還沒咽下去,就看見慕積從樓下匆匆忙忙奔上來,逕直衝到她面前道:「大事不好了!」

慕積律己甚嚴,向來衣著得體、舉止從容,這一回臉色卻隱隱有些青白。寧小閑給他斟了杯茶:「莫急,請坐,慢慢道來。」

慕積顧不得形象,一口將茶水喝盡,急促道:「烏明死了!」

印鑒處的前主管官員,死了?

這果然就有些嚴重了:「怎麼死的?」

「暴斃家中。」慕積左右看了看,低聲道,「鎮武司正在派人驗屍和勘察現場,消息才剛傳出來。我估計不到兩天就要傳得滿城風雨了。」

寧小閑慢慢放下杯盞,嘆了口氣:「請告訴我,不是殿下動的手。」烏明前幾天還能活蹦亂跳地上朝,總不可能突然就得病死了吧?

慕積苦笑道:「我現在哪敢去問殿下?但,但十有八、九……」他對啚炆的脾氣也不是一無所知。

他沒說完,寧小閑也明白他的意思。兩人相視一眼,都覺得這事情輕易過不去了。烏明雖然被降了兩級,也不再執掌印鑒處,但他大小也是個官兒,王廷會放任兇手不管嗎、烏謬會放任兇手不管嗎?

慕積猶豫了一下才道:「重泯兄弟正在當差,我找不見他。重溪認為,這事兒後面會如何走向?」

寧小閑明白他的意思,徐徐抿茶一口:「慕積大人稍安勿躁,大監國還能傷了儲君殿下不成?」

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種事情在曲藝小品裡面聽一聽就好了,別當真。再說了,打狗還要看主人呢,何況啚炆畢竟是啚末的獨子,沙度烈的堂堂儲君。就算啚末與烏謬親如手足,也不代表烏謬真可以代兄弟教訓兒子。事實上,從烏謬過往的執政方式來看,這是他一直極力避免的情況。

所以他才時常將啚炆支到自己的封邑上去。

慕積呼出一口氣:「我知道,我擔心的是此事過後,大監國與儲君之間……」

寧小閑瞥他一眼,心知肚明。其實他擔心的大監國對啚炆失望太甚,而慕積卻和啚炆走得這樣近,會不會連累到今後的仕途。

她還需要這人留在啚炆身邊,因此輕聲道:「殿下不會一直留在大都的,現在是這樣,天隙開啟以後也是這樣。」

這也是啚炆不服烏謬管教的最大資本,他有人有錢有地,後面去了南贍部洲,找個地頭把旗子一插,就是個盤踞一方的山大王呵。

慕積想了想,安心多了。不過是兩年,就算王廷將他雪藏,他也不過是熬上兩年時間,就可以隨著儲君殿下到南贍部洲建功立業去了。

寧小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有人可比你煩惱多了。安心回去吧,此事沒有你我插手的份兒,只須靜觀就好。」

慕積點了點頭:「說的是,殿下現在大概焦頭爛額了。」

她就笑笑不說破,自己指的哪裡是啚炆?

#####

這天傍晚,大監國就將啚炆宣進了王廷盤問,顯然是等不到第二天廷議的時候了。

為此,長天一直留到當天深夜才回來。

他在王廷當差,得到的第一手消息真實可靠,當晚就算不是他值守,他也有法子打探到內幕,回來再一一轉述予寧小閑。

同接到烏明死訊的所有人一樣,大監國第一時間想到的作案人就是王儲殿下:只有他的動機最直接。

啚炆當然是拒不承認了,可是烏謬當即就冷笑著將一份驗屍報告砸在他臉上。

大監國一直是個優雅的、自控力極強的人,會作出這樣的舉動,只能說明他的確處於盛怒之中。

由於最高統治者表現出了格外的關注,驗屍報告就很仔細、很詳盡,足足有二十頁之多。裡頭將烏明身上每一處傷痕都作了標記和說明,連針頭大小的都不放過。

烏明身上有多處損傷,但真正是被鈍器擊打致死的,顱內有大出血。他的書房牆壁上也有一大灘血跡,他本人後顱上沾有白灰,顯然被擊傷以後還撞到牆壁,這才倒地而亡。

報告當中著重指出,烏明遇襲時應該舉手擋過,因為臂骨被敲出了裂痕。鑒於王都內的神境並沒有掃描見嫌犯行兇,可見兇手對於烏明宅子的結構異常熟悉,對於神境神念的掃描時間間隔也把握得非常精確,這才能在極短時間內進出自如,迅速殺人而不被當場逮個現形。

這種時候,啚炆當然只能一口咬定人不是他殺的。烏謬滿面怒氣突然消褪下去,甚至還笑了一笑。

他長得俊極,原本笑容可以顛倒眾生,但彼時見到這個微笑的人只覺得滿背上都是寒意。大監國的聲音也變回了原先的悠然:「也即是說,這事情和你一點關係也沒有了?」

「本就無關。」啚炆愕然,「這從何說起?」

「很好。」烏謬這才將一張卷宗扔到他面前。啚炆拿起來展開,手就抖了。

這是使用了神通覆在紙上的影像:血跡斑斑的牆根上,死者蘸著自己的血在地上寫了個「火」字,邊上還有一點。

他大概是沒來得及將最後幾筆寫完就咽了氣,不過任誰都能猜出來,他要寫的這個字一定是「炆」!

烏謬靜靜地望著他,目光如刀鋒:「你想告訴我,滿大都名字裡面帶個『炆』字的,都是殺害烏明的嫌疑人?」

啚炆額上的汗,終於淌了下來:「不,不是!這多半是有人嫁害……」

烏謬笑了:「烏明在印鑒處,這職位與人無爭無害,還有誰想殺掉他?」

啚炆不語。

烏謬又道:「你手下有三人,每月第七天都會去集正寮吃酒,因為這天是發下薪餉的日子。可是——」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