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2256章 團聚(雙倍開啟,求月票!)

第2256章 團聚(雙倍開啟,求月票!)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8-03-25 00:36 | 本章字數:2253

他想必也是喜歡的,因為他是那麼勇猛。她見過無數女人在他身下承歡時的迷醉,卻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夠親身體驗。這具優美強健的男子身軀蠱|惑了她多少年,可她從來敬而遠之,謹守著主僕之間的鴻溝。沒料到這樣特殊的時間與地點,這樣奇特的一種情境下,她獻出了所有,卻也得到了所有。

烏謬突然捧著她的臉輕輕撫摩:「哭什麼?」聲音因為劇烈的動作而有些斷續。

娜仁這才發現自己鬢邊濕涼,不知何時居然淌下淚來。

「我與你……」她的聲音在他的動作中破碎,「我不是,為了沙度烈。」他的進攻太狠太兇猛,好像要生生將她撕作兩半,她快吃不住了。

他緊盯著她不放:「為了什麼?」

「為了你。」她把眼一閉,才能橫著心說出這句話,「只有你。」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她見到他的第一眼,心就再沒系去別處。她為他所作的一切,都不為沙度烈。

唇上忽然一暖,卻是烏謬突然低頭,咬住了她的唇。

他的動作放慢了,溫柔又磨人。她卻感覺到更加難耐。

夜還很長。

寧小閑回到自己的住處,手還未碰到門板,門扉突然打開。有一雙胳膊從裡面伸出來,猛地將她一把抱住。

她順從地攬住這人脖子,任他將自己抱進門,抱過前廳,抱進了小而溫馨的卧房當中,而後笑嘻嘻道:「我回來了。」

長天用實際行動表達了對她的歡迎。

最後寧小閑推開他的時候,臉蛋紅得像蘋果,唇也腫了。

兩人氣息都有些急促。

長天抵著她的額頭道:「又闖禍了不是?」他都無奈了,這丫頭身上到底帶了什麼光環,惹出來的麻煩連她這個九重劫仙自己都差點兒擺不平。飛艇爆炸這個消息傳來的瞬間,他驚得肝膽俱裂,而後才想起來兩人心血相連,她若有個三長兩短,他必定知曉。

真是關心則亂。

她望著自己郎君,雙眼和剛剛被吻過的紅唇一樣晶亮:「沒有,真沒有。這回是禍事自己來找我!」這個鍋,她才不背!「你那邊兒的迎親隊伍很順利?」

「是。」他撓了撓她的細腰,讓她咯咯笑著躲個不停,「去了摩詰天的首都,接了陰素棠再回來,中途連一波打劫的強盜都沒有。」無聊死了。

果然他那裡一帆風順,是因為她沒有陪同前往的緣故嗎?她嗤地一笑:「哪家不開眼的強盜,敢去搶摩詰天和沙度烈的隊伍?就連和他們最不對付的聖域,現在也不會幹出來這種事了。」

天隙快開了,蠻族的主要矛盾已經從內部戰鬥,轉向了即將發生的與南贍部洲本土居民的大戰,聖域若是襲擊了迎親隊伍,那就是打算同時向天外世界的兩個超級勢力宣戰。就算蠻祖再怎樣強大,面對兩國擁有的眾多神境,依舊不會這般輕舉妄動。

「好啦,我要問你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她斂起笑容,面容轉為嚴肅。

長天的眸中也閃過一絲淡淡的金光,等待她的提問。

「我想知道——」她一字一句道,

「陰素棠真地和傳說中的一樣丑?」

「……」這丫頭就沒個正經樣兒,連他都敢戲弄了。長天面無表情地把她翻了過來,在她臀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她疼得吱哇亂叫,他才回答這問題,「丑,果真是丑。」傳言並不是空穴來風,至少這次不是。

他抬了抬手,空氣中就快速浮現出女性的虛影。寧小閑能看出,他勾勒出來這女子身材尚可,也稱得上凹凸有致,可是那張臉……

唔,怎麼說呢,其實五官拆開來看,每一樣都生得很不錯,眼睛大而深邃,鼻子很挺,又有櫻桃小口,畢竟俊男美女輩出的摩詰天王室的基因擺在那裡。

可是將它們合在一起,就好像造物主在塑造這張人臉的時候喝醉了。

她的兩眼間距非常大。說得難聽點,中間隔了那麼高挺的鼻樑,寧小閑都懷疑她的左眼只能看到左邊的影像,右眼只能看到右邊的風景……就像絕大多數草食性生物一樣;她的嘴唇雖然飽滿而有弧度,怎奈人中太長,令她的面相看起來長而寡。

看到陰素棠的模樣,寧小閑都忍不住有些同情她了,當然更同情的還是要娶她的啚炆。估計王儲殿下見到自己未來新娘的瞬間,對大監國的恨意就又加深了一層吧?

那就是最好不過了。

「婚禮一個月後舉行。」長天淡淡道,「到時候摩詰天的重量級人物均會到場。」

也就是說,一個月後沙度烈王都更是卧虎藏龍。

寧小閑皺了皺眉:「我們要快些抽身離開。」王都里的大咖越多,他們所處的環境就越險惡,被發現的風險就越大,「對了,那事兒辦得如何?」話是這樣問,她對夫君向來很有信心。

果然長天輕輕撫著她的頂發,接下去的話就轉為了傳音:「拿到了。」

這個回答既清晰又明確,寧小閑頓時長長吁出一口氣來。

他們這趟天外世界之行,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探明時空裂隙的精確資料,以及蠻族在各個裂隙點的派兵情況,如此返回南贍部洲之後才能有的放矢,作針對性的防禦布置。現在這東西既然已經到手,天外世界之行就完滿了大半,現在主動權已經掌握在自己手裡,餘下時間要走要留,都是隨心所欲。

「你偷走了陰素棠的嫁妝?」她要是沒記錯,這份資料也是摩詰天三公主的嫁妝之一。

說得這麼難聽,長天長眉微皺:「不告而取才謂之偷。」

……有什麼區別?她嘿嘿一笑:「是極,我記得有個人說過,竊書不能算偷。」

長天在她額上打了個爆栗:「真覺得皮子癢了,要我幫你松一松?」

「不用不用,願聞詳解!」他有的是辦法令她生、令她死,令她生不如死。寧小閑當即乖乖趴伏在他懷裡,再不敢作怪。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